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星鐵銀河 星鐵銀河第8章 宛若兩個世界在線免費閱讀_安誥小說
◈ 星鐵銀河第7章 高牆教會在線免費閱讀

星鐵銀河第8章 宛若兩個世界在線免費閱讀

「大人工作,小孩上學?」徐憶無突然有種矛盾的怪異感:他總感覺這種設定放在異世界穿越題材裏面,有些現實得不太現實。

他有些遲疑地向老人追問道:「可是您不是這裡的王嗎,您親自出行難道不應該身後跟着兩排保鏢,道路兩旁圍滿了民眾嗎?」

老人停下腳步,轉過身來,用一副略顯詫異的表情看着徐憶無,語氣中不乏好奇地反問道:「你為什麼會這樣想?」

還未等徐憶無給出回答,老人又露出了明悟的表情,自己回答了自己剛才的問題:「原來在你們的星球,統治者外出是一件這麼浪費資源又充滿麻煩的事嗎?」

徐憶無感覺這位異世界星球的王與他之前產生了一些微妙的誤會,趕忙搖頭解釋起來:「不不不,您誤會了,呃,該怎麼說呢……」

一時之間徐憶無竟然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才算足夠清晰有效,而就在他還在尋找合適的、不會被屏蔽查封的合適解釋時,一直沉默寡言的神官格瑞特居然開口了:「在因特雷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責任,一切都是為了存續。」

這是什麼意思?徐憶無一臉茫然地看向那位身材高大魁梧的神官,眼角餘光發現身旁的常樂鈺也同樣是一臉的茫然。

雖然沒聽懂神官話里的真意,但是至少徐憶無不需要再耗費心力去給老人剛才的問題尋找解釋了。

「話說回來,請問頗瑞泰可神官,您信奉的是什麼教啊?」常樂鈺趁勢乾脆轉移了話題。

王看了眼神官,微不可察地向他點了點頭,隨即轉身繼續給幾人帶路。

「我所在的教會名為高牆,而我們所信奉的神明名為高牆之神、存護之神、存續之神,承重牆便是在神的授意下建造的。」神官格瑞特簡潔地陳述道。

徐憶無和常樂鈺聞言都抬頭看向遠處宏偉堅實的高大城牆。

「如此高大的牆壁,以這裡目前表現出來的科技水平,確實是很難建造出來的,有很大可能是接受了外人的幫助。而且在這種環境里成長起來的人,也的確很容易對這種自己尚未可及的存在形成原始崇拜。不說別的,只是看着這百米高牆,我心裏都莫名有種畏嘆感,更別提這裡的民眾了。」徐憶無在心裏一邊分析一邊吐槽。

似乎是看到神官態度還算友善,也似乎是出於好奇,徐憶無看到常樂鈺繼續向神官提問道:「頗瑞泰可神官,那您見過您信仰的那位神明嗎?」

聽到這個問題,徐憶無心中不由得生出一絲輕視,他並不認為那位有着許多名號的神明是真實存在的,更不認為這位頗瑞泰可神官會見過那位所謂的高牆之神。

只是他有些好奇,常樂鈺到底是出於怎麼樣的原因,才會向神官提出這樣一個問題,難不成她也是個虔誠的宗教信徒?

格瑞特神官沉默了一會兒,說出了一個完全在徐憶無意料之中的回復:「我並沒有親眼見過神明。」

怎麼可能會有人親眼見過神明嘛。徐憶無在心中輕笑一聲。

可是神官接下來的話卻是完全在徐憶無的意料之外:「但是在我成為神官的那一天,我清楚地感受到神明將目光投向了我,隨着那道目光一同來的,還有一股神明賜予我的力量,而這也是我可以擔任神官的真正原因。」

這話聽的徐憶無一臉懵逼:?_?

這都是啥玩意?神明的目光那種可能是主觀錯覺的東西也就算了,神明賜予的力量又是咋回事,是讓這位頗瑞泰可神官長的比其他人更高更壯嗎?

徐憶無一直以來接受的教育以及從小到大的經歷讓他本能地覺得這位神官說的是假話,但是一來他沒有證據,二來這裡是人家的地盤,三來他這個身材連當地一個普通人都打不過,所以他最終還是選擇了沉默,不去出言反駁神明存在的觀點。

而常樂鈺似乎對於神官的話僅僅是有些好奇,而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的懷疑。

將這一切盡收眼底的徐憶無不禁又多了一份疑惑,他不知道為什麼女孩會接受的這麼快、這麼輕鬆,但是眼下並不是一個向對方提問的好時候,於是他只好將這份疑惑也按捺下,期待這場會面結束後能有與常樂鈺單獨相處的時間。

接下來的時間裏,徐憶無在自己以及常樂鈺向王與神官的提問中大概整理出了因特雷斯的地理和人文結構。

這是一個佔地面積很小的國家,總共可能只有不到60平方千米,而且明確可知這個國家的邊境圍繞着高達百米的承重牆。

而在這個無論是制度還是科技水平都比較落後的國家裡,實行的是君主制,那位老人便是這裡的最高統治者,也是唯一的王。

但也許是地域狹小,而且人口也就只有不到5000人的緣故,這裡的行政架構也相對比較簡單(礙於本書只是本隨便寫寫的網文,相關的專業知識不夠豐富,這部分就不硬扯了)。

值得一提的是,這裡的人無一例外,都是高牆教會的教徒,都信仰那位所謂的高牆之神。而且這並不是那種「反正不要錢,多少信一點」的世俗信仰,而是十分虔誠的、視之如父的信仰。而且更重要的是,即使是身為王的老人也同樣信仰高牆之神。

不過根據神官的說法,只有身為神官的格瑞特·頗瑞泰可才擁有神明賜予的力量。

「這就很有意思了,連君王都信仰教會……這種情況放在中世紀,君王可是要被教皇在風雪裡罰站的。」徐憶無不由自主地回憶起了高中歷史課本上的那張插圖,同時不禁對眼前一高一矮的兩道身影以及他們背後所代表着的世俗與宗教的關係產生了許多的疑惑與好奇。

雖然這裡並不是地球中世紀的歐洲,但是社會運行的邏輯卻是大同小異的,可是就目前的情況看來,站在宗教頂端的神官格瑞特卻並沒有表現出一絲一毫將王取而代之的想法。要知道,以他神官的身份,以及高牆教會在這個國家的影響力,想要顛覆世俗君王自己取而代之簡直是易如反掌。

「難道這位神官真的沒有一丁點世俗的慾望?」徐憶無心中暗暗腹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