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星鐵銀河 星鐵銀河第4章 斷頭飯來了?在線免費閱讀_安誥小說
◈ 星鐵銀河第3章 穿越還有後遺症?在線免費閱讀

星鐵銀河第4章 斷頭飯來了?在線免費閱讀

「完犢子了,居然把這一茬給忽略了。」徐憶無感覺自己的後背有些發涼,這是人有壓力的正常現象。

剛剛的扯謊只是他在壓力之下的臨時起意,在分開審問的情況下,那個同為穿越者的女孩是絕對不清楚他這邊的情況的。

而現在的情況卻是,這個國家的人大概率認為徐憶無和女孩是一夥的,而一旦他們兩人的「口供」出現較大程度的差異,那麼這裡的原住民們勢必會對二人加大懷疑,最起碼他倆想要獲取原住民信任的難度會提升許多,而這對於他這樣一個人生地不熟的穿越者來說是無法接受的。

「壞事了,一不小心弄巧成拙了……」徐憶無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額頭,感覺自己原本就在隱隱作痛的腦袋變得更痛了。

「難道只能寄希望於她剛好和我扯一樣的謊了嗎?」徐憶無揉着不斷傳遞痛感的太陽穴,有些不甘地低聲自語。

如果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失誤了也就失誤了,按照徐憶無一貫的風格也不會太過於在意,但眼下的情況卻容不得他一如既往,天知道開局的這點失誤會在後續引發怎樣的後果。

「開擺是不可能開擺的,至少穿越以後的這輩子是不可能開擺的。」忍着腦袋的疼痛,徐憶無低聲跟自己說了句話,然後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確認這份頭疼不會對自己的行動造成影響後,他緩步走到大門前。

徐憶無先是將耳朵貼在門上,確認門外沒有巡邏的聲音,接着他伸出手,在大門上輕輕撫摸了一下,確認這扇大門的材質是一種十分堅硬的木材,表面經過加工已經變得十分光滑,摸上去沒有任何粗糙感。

至於門的硬度,出於不想引起他人關注的顧慮,徐憶無並沒有進行暴力測試,但是估計以他的力量是沒可能暴力破門了。

「要是暴力破門有用,他們應該也不會像現在這樣,放心得把我一個人留在這裡。」

徐憶無將目光從門上收回,轉過身開始檢查房間內部,看看能否從裏面找出可以幫助自己離開的東西。

房間的牆壁是石質的,看起來十分厚實堅固,這種構造本應使房間內缺少光線而變得昏暗,但通過合理的設計,讓現在房間內部的光亮還算是充足。

值得一提的是在牆壁高一些的地方,還掛靠着幾支火把,應該是夜裡照明用的。

「很符合我對手工業時期生產水平落後的刻板印象。」徐憶無低聲念叨了一句,接着將目光轉移到室內的其他地方。

但遺憾的是,這裡作為一間審訊室,布置可以說是非常的簡陋,僅僅只有一張桌子和兩把椅子,以及放在桌子上的一盞簡易燭台。

徐憶無有些不死心地拿起了桌上的燭台,仔細地檢查了一番,然而除了確認這盞燭台使用的蠟燭與地球的別無二致外,再也沒有別的有用的發現。

「完全沒有可以用的上的東西……」徐憶無泄氣地坐回到屬於自己的那把椅子上,感覺自己的腦袋越發疼痛起來。

「我的腦袋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這麼痛?」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對勁的徐憶無用力揉着腦袋兩側,試圖用外部的疼痛抵抗來自內部的疼痛,可是事實證明這只是勞而無功。

眼下的困境和腦袋的疼痛讓徐憶無的心裏變得有些煩躁,他用右手緊抓着桌緣,盡量壓制住心中想要砸壞些什麼的衝動,快速調動起剩下的腦力思考起這個更加重要的問題。

「是穿越的後遺症,還是這具身體本身就潛藏着什麼問題?可是為什麼之前在樹林里的時候幾乎沒什麼感覺?」

來自頭部的疼痛越來越強烈,使得徐憶無愈加的心煩意亂起來,意識也開始變得有些恍惚。

不知過了多久,徐憶無隱約聽到了門鎖轉動的聲音。

「是幻覺嗎?」徐憶無的意識因為這個變故清醒了一些,他抬頭看向大門,確認的確是有人從外面開門以後,他快速恢復坐姿,裝出一副一切正常的樣子,以防外人察覺到他的異樣。

只不過徐憶無的眉頭還是無法剋制地微微皺起,畢竟他又不是影帝。

沒過一會兒,大門從外面打開,先前那個身材高大的審查人員緩步走了進來,看了看坐在椅子上的徐憶無,對他開口說道:「跟我來。」

審查人員的聲音和他的表情一樣,不平不淡,讓徐憶無難以從中觀察出對方的情緒。

不過此時的徐憶無也沒什麼精力去觀察審查人員的情緒了,他現在將近一半的精力用在了剋制頭痛上,剩下的一半還要用來掩飾自己的狀態。

真是見鬼,那個該死的頭是越來越痛了!

徐憶無站起身,仰視着身前的魁梧大漢:「要去哪?」

對於這個問題,審查人員並沒有回答,只是平淡地說道:「跟我來就好。」

面對現在這個情況,徐憶無既無心也無力進行反抗,只能幅度不大地點點頭,示意自己明白了。

看到徐憶無如此配合,審查人員卻不禁多看了他一眼,但依舊沒有多說什麼,轉過身便帶着徐憶無離開了這間規模不大的審訊室。

正午的陽光落到身上,讓徐憶無感覺身上的壓力稍微放鬆了些,連帶着腦袋的疼痛都好像變輕了些。

既然狀態略微轉好,徐憶無也是趕緊分出精力觀察起周圍的環境。

來的時候有被刻意蒙上眼睛,加上徐憶無本身就有些掉向(從來是靠太陽分辨東西,然後再補一套「上北下南左西右東」的口訣),所以這一路都沒收集到什麼有用的信息。

現在既然有這個機會了,即使狀態有些差,徐憶無也必須逼着自己觀察環境。

「但凡穿越前能有現在這個勁頭,我也犯不着擔心每次的期末考試了……」

徐憶無在心裏默默吐槽道,不過很快便有新發現轉移走了他的所有注意力——一面沉重的高牆。

那面牆距徐憶無當前的位置有相當一段距離,保守估計至少有五公里,而它的高度則起碼百米往上,至於長度則是無法估計,因為徐憶無走了幾分鐘,也沒能透過窗戶望到高牆的邊緣。

徐憶無腦海中浮現出一個猜想:或許這個國家就建立在一片圍牆之內。

「可是以這個國家目前表現出來的科技水平,真的可以建造出這麼高大的城牆嗎?

「不對,埃及金字塔就是古埃及人人建造的,那時候他們的科技水平還不如這裡的人呢,所以這裡的原住民是有能力建造出這樣規模的城牆的。

「可是即使有那個能力,但對這些原住民來說,工程所帶來的負擔也不是可以輕易承擔的,必然會帶來勞民傷財的後果。那麼他們又為什麼要頂着那樣的去修建城牆呢?」

毫無頭緒的徐憶無猶豫了一會兒,轉頭看向走在前面的審查人員問道:「那面牆是用來做什麼的?」

既然那面城牆如此高大醒目,讓人想不注意到都難,那麼有關於那面牆的消息想來也不會封鎖的太嚴。

審查人員微微側頭看了眼極遠處威嚴佇立的城牆,腳步沒有任何停頓,一邊向前走一邊開口回道:「那是我們的承重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