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他清冷撩人,嬌妻夜夜難眠優質小說 第7章_安誥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姜芙主僕待在角落裡,注意她的人並不多,尤其是謝嬋,跟林雪燕等人說話時,眼神時不時瞥向院門處。

「謝姐姐可是在看三爺來沒來?」

林雪燕是個藏不住話的,見謝嬋眼神縹緲,笑着打趣她。

謝嬋表情微凝,眼中閃過不快,但很快恢復如常,「自然要等人到齊了才能開宴。」

「是了,還是謝姐姐想得周到,就是不知三爺今日有沒有空,還有蕭玉璋,我都好幾日沒見他了。」

林雪燕嘟着嘴,她今日本還想着讓蕭玉璋看看姜芙有多醜呢,哪想到姜四長得這樣美,把一園子的貴女全比下去了,她這會兒也說不清到底想不想蕭玉璋來了。

「姑娘,三爺來了。」

謝嬋的婢女說了一聲,原本嘈雜的湖邊倏然安靜了下來。

此時姜瑤姜琳姐妹也走到了姜芙身邊。

蕭荊今日穿得依然是一身黑衣,他性子冷淡,又偏愛黑色,愈發顯得不易親近。

只是蕭荊的身份擺在這,多得是想要撲上去的貴女,更何況他長相丰神俊美,京城無人能出其右。

院門離湖中心有很長一段路,倒是姜芙角落偏僻挨着院門,蕭荊一進來她就看到了。

夢裡她敢膽大咬他,可到了現實中姜芙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她拉着白杏的袖子,竭力往她身後躲,盼着蕭荊別看到她。

可她不知,她太耀眼,蕭荊進門眼神就鎖定了她。

見到小姑娘怕極他的模樣,蕭荊的眉眼一下子就壓下來。

他生氣了!

蕭荊周身散發出冷氣,不僅姜芙發現了,姜瑤離得近,也立馬感受到了。

她興奮的攥緊拳頭,看着姜芙突然開口。

「四妹妹,你的帕子掉了。」

「我沒有……」

姜芙下意識反駁,她今日出門得急,根本沒來得及帶帕子。

只是抬頭看到姜瑤充滿惡意的眼神,還有周圍針落可聞的靜謐,她心頭一涼。

姜瑤是故意的。

今日來參加宴會的貴女哪個不是奔着蕭荊跟蕭玉璋來的,她的身份本就尷尬,姜瑤這樣一喊,倒像是她故意使小動作引起蕭荊注意一樣。

姜芙捏緊了白杏的袖子,眼圈氣得發紅。

她不是第一次被姜瑤欺負,可從未像今日這樣生氣過。

蕭荊是她心中的隱秘,他們在夢中做盡親密的事,可現實中也不過才見兩面而已。

姜芙怕他,想躲着他,根本不想與他扯上關係。

「不是我的帕子!」

小姑娘聲音里夾着哭腔,眼神卻極倔強,蕭荊冷硬的心忍不住顫了一下。

她這樣軟的性子,一定是受了大委屈,才會這樣生氣。

蕭荊轉身居高臨下睨了姜瑤一眼,將姜瑤臉上的得意嚇得瞬間消散。

「三爺……我……我看着帕子從她身上掉出來的。」

「二姑娘說謊!我家姑娘今日根本就沒帶帕子!」

白杏也氣急了,梗着脖子替姜芙辯駁。

姜瑤想出口罵她,但蕭荊的冷眼盯着,姜瑤聳了聳脖子有些心虛。

「反正就是從她身上掉下來的,不是她的是誰的。」

她聲音越來越小,周圍的貴女們也漸漸反應過來,這是姜瑤想要陷害姜芙呢。

這姜家還真是上不得檯面,一家人都能背刺。

不過看到姜芙嬌媚的臉,她們又將那幾分同情咽了下去。

這樣的容貌,不知蕭三爺會不會留意。

眾人屏着呼吸看向蕭荊,卻見蕭荊從姜瑤身上收回眼神,抬腿往湖中心走,看都沒看姜芙一眼。

滿園子的貴女都放下心來,她們就說,蕭家三爺向來不近女色,冷漠無情,怎麼會因為姜芙有幾分姿色就注意她。

只是眾人不知,蕭荊衣袖間的手已經緊緊攥住。

「小門小戶就是事多,謝姐姐你下次可別再請她們了,不夠丟人的。」

林雪燕一臉鄙夷,很是看不上姜家姐妹,完全忘了姜芙等人能來還是她攛掇的謝嬋下帖子。

謝嬋沒回話,只是那臉色並不好看。

還好接下來的宴會進行順利,蕭荊坐在主位,謝嬋坐在他身邊,兩人儼然一對璧人。

姜芙依然坐在角落裡,她耷拉着頭,神情鬱郁。

白杏知道自家姑娘被冤枉了不高興,遂變着花樣哄她。

「等回了府婢子給姑娘做桃花糕可好?」

她跟廚房的何媽媽關係不錯,可以偷偷用會小廚房,姑娘平日不開心的時候吃到點心就開心了。

姜芙絞了絞手指,勉強扯出點笑意,「嗯。」

姜瑤一直盯着這邊,見姜芙笑了,她差點把指甲掐斷。

剛才沒算計到她,還連累自己被蕭荊瞪了,姜瑤心中的嫉恨達到頂峰。

正好這會兒謝嬋起身,邀貴女們一同賞荷。

謝家的宅子極大,光這園心湖就佔了數十畝地。

說起來這本不是謝家的宅院,上一任主人是葉家。

葉老太醫跟謝老太爺同是先帝在時的太醫,只不過葉老太醫觸怒聖顏被滿門抄斬,此後葉家的宅子就歸給了謝家。

而葉老太醫死後,謝老太爺一路高升,憑藉一手妙手回春的醫術在京城人人敬重。

謝嬋跟蕭荊介紹着湖中的荷花,蕭荊時不時應一聲,態度冷淡。

他這會兒正惦記着小姑娘,她膽子那樣小,也不知剛才哭了沒有。

「這株並蒂蓮已經開了百年,聽祖父說先帝就極喜歡,每逢花開都會來看一眼……」

眾人走到那株並蒂蓮處,謝嬋溫聲說著。

並蒂蓮就在姜芙旁邊,謝嬋說時她也下意識抬頭看了一眼。

姜瑤見她離湖邊極近,眼神亮了亮。

她們這邊是個死角,旁邊又有姜琳擋着,再加上眾人的目光都在謝嬋那,根本沒人注意到這邊。

姜瑤伸手猛地推了姜芙一把,小姑娘身子搖晃,不受控制的落入湖水中。

「嘭!」

「落水了,我家姑娘落水了!」

白杏聲音驚惶,打斷了園子里的安靜。

這湖水極深,姜芙不會鳧水,腥涼的湖水灌入口鼻,她揮着手胡亂掙扎着,身子不斷往下沉。

謝嬋眼中浮現一抹怒氣,自己好不容易能和蕭荊說上話,卻被這姜四打斷好幾回,她壓着怒火,沉聲喚侍衛,「快救人!」

可還不等侍衛過來,她身邊的人就果斷跳下去,一個猛子扎進了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