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3章(2)

要給女兒挑個更好的。

可京城除了王公貴族,哪個能比得過蕭家,姜瑤就這樣蹉跎了。

再說姜琳,她只比姜瑤小几個月,是姜大爺的妾室所出。

嚴氏善妒,姜家大爺後院只有這一個妾室,還是嚴氏的陪嫁侍女,所以姜琳從小就是姜瑤的小跟班,對她唯首是瞻。

聽到姜瑤的話,姜琳附和道,「蕭家三爺那樣的人物自然看不上姜芙,倒是二姐跟他很是相配。」

「琳兒莫要打趣我!」

姜瑤捂着臉嗔了姜琳一眼,可仔細看過去,她眼底卻是藏不住的勢在必得。

姜琳的話讓嚴氏也有些意動。

「琳兒說得沒錯,若瑤兒嫁給蕭荊,咱們姜家也能更進一步。」

以前姜芙跟蕭玉璋有婚約,嚴氏不敢想,現在蕭家退了親,她自然就沒了顧慮。

「謝家剛送來帖子,三日後舉辦賞荷宴,如今謝家簡在帝心,他辦宴會蕭家定會捧場,到時候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爭取讓蕭三爺看上你。」

說著,嚴氏從身邊婆子手裡拿出幾張名帖遞給姜瑤姐妹二人。

「怎麼是三張?」兩人都有些驚訝。

「謝家也請了姜芙。」嚴氏答道。

「請她做什麼?她剛被退親,名聲都壞完了,去謝家出醜嗎?」

姜瑤嘟着嘴很是不滿,她可不想被姜芙連累。

「這賞荷宴是謝大姑娘主辦的,你又不是沒聽說過她的名聲,最是個面面俱到的,既然邀請姜府的姑娘,自然不會漏了姜芙。

我兒放心,姜芙被蕭家厭棄,已不足為懼。」

知女莫若母,嚴氏自然知道姜瑤在想什麼。

姜芙那張媚色傾城的臉,任誰看了都會心動,不然她也不會關她十多年了,就怕蕭大公子見了動春心。

但如今親事已退,就算蕭大公子想反悔,世子夫人也會拚死攔着他。

畢竟這親事退的不光彩。

姜芙無依無靠,身後沒有助力,日後只能做妾,哪裡配做她女兒的阻力。

姜瑤被嚴氏說服,轉怒為喜,「娘說得對,她才不配我上心呢,去參加宴會也好,姜芙從未出門見過人,她那膽小如鼠的性子肯定會被人嫌棄。」

只要想到姜芙會在眾人面前出醜,姜瑤就興奮的不行。

這宴會,姜芙必須參加!

幾個裁縫娘子來了二房,給姜芙量體裁衣。

「王媽媽,這是要做什麼?」

二房還從未來過這麼多人,白杏有些警惕。

王媽媽輕蔑的哼了一聲,「太太心善,允四姑娘去參加謝家的宴會,這不,還讓人給四姑娘置辦新衣呢。」

「宴會?我家姑娘也能去?」

白杏又喜又憂,喜的是她家姑娘終於能出門,說不定這次出去還有機會去葯堂找大夫看看魘症。

但憂的是,自家姑娘剛被蕭家退親,外面的人不知道會怎麼說她呢,姑娘性子這樣軟,萬一被欺負了怎麼辦?

白杏又發愁了。

「我還能騙你不成,錦繡坊的衣服可不便宜,若不是為了去謝家,四姑娘可沒有機會穿這樣的好料子。」

王媽媽語氣譏諷,她抬着下巴趾高氣昂的看着一旁看書的小姑娘。

四姑娘美則美矣,可性子實在上不得檯面,日後也是個做妾的玩意兒。

她撇撇嘴,眼神越發鄙夷。

姜芙後知後覺抬起頭,知道這婆子是在嘲諷她,她倒不覺得難受,反正她們的輕視厭棄也不能讓她少塊肉。

姜芙揉揉脖子,將看了大半的書闔上,這是母親留給她的香譜,這些年她不知翻了多少遍,書上的香方都已經倒背如流,只是從沒上手做過。

她手癢的很。

賞荷宴姜芙不感興趣,但她想出門買香料。

想到這,姜芙心頭意動,對着白杏說道,「那就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