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他清冷撩人,嬌妻夜夜難眠優質小說 第3章_安誥小說
◈ 第2章

第3章

蕭荊早已等得不耐煩。

今日退親本不該他來,蕭玉璋不知從哪聽來的傳言,說姜四姑娘貌丑不堪,性子懦弱上不得檯面,死纏爛打要退親。

可真到要退親送還信物的時候,他又不敢來了。

花廳外的月季開得絢爛,不少從牆外探出頭來,花香膩人,蕭荊心頭越發煩躁。

只是那絲煩躁在看到姜芙後驟然變成驚詫。

蕭荊有個秘密,自從一年前他及冠後就夜夜夢到一個小姑娘。

小姑娘面容嬌媚,性子嬌憨,在夢中任他欺負。

他從不是重欲的人,甚至厭惡女色,可碰到她卻全然破了戒。

只是他私下尋遍京城,並未尋到人,就在蕭荊已經接受小姑娘是夢中神女的時候,她出現了。

原來她一直藏在姜府的後院,還是他侄子的未婚妻。

蕭荊捏緊指尖的白玉,輕抬腳步走到她面前。

「姜四姑娘?」

「……嗯。」

男人的聲音落在耳邊,姜芙知道自己躲不過去,低着頭輕輕應了一聲。

她今日穿了件煙粉色的齊胸襦裙,胸前勒得鼓鼓的,蕭荊收回眼,落在她臉上。

見慣了小姑娘素麵嬌嫩的模樣,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她上妝。

青眉如黛,眼波含情,櫻唇被貝齒咬着落下兩道痕迹。

蕭荊腳步微動,指尖驀然攥緊,他竟想上前將小姑娘的唇掰開,將自己的手指覆上去。

「信物可帶了?」

「帶了的。」

姜芙沒聽出他聲音中的壓抑,只覺得面前的男人冷得厲害,抖着手從領口扯出一塊白玉。

白軟輕顫,蕭荊眸底墨色暗涌,須臾間又被他重重壓下。

「給。」

蕭荊伸出手,小姑娘嬌嫩的柔荑落在他掌心,蕭荊心頭一動,捏住了她指尖。

姜芙猛然抬起頭,水潤杏眼含着驚惶。

他就這樣可怕?

蕭荊不耐看到她慌亂無措的模樣,眉心皺緊,臉色看着更冷了。

姜芙身子抖了抖,春/夢對象是未婚夫小叔就已經足夠可怕,他脾氣還這樣壞,若知道自己夜夜意/淫他,會不會氣得想掐死她。

姜芙要嚇哭了。

哎,到底是年紀小,膽子也小。

掌心的溫度提醒蕭荊,眼前的小姑娘不是他夢中的人,他鬆開手,將另一塊玉放在她手中,「此後蕭玉璋與姜四姑娘,再無關係。」

花廳里吹進來一縷風,男人早已消失在門外,主僕兩人站了許久,等外面人都散開,白杏才敢大聲說話。

「呼!這蕭家三爺可真嚇人!」

姜芙贊同的點頭,金釵上的流蘇晃啊晃,釵尾的雀兒都像活過來一樣。

只是一瞬她就苦了臉。

「我……我腿麻了。」

剛才面對蕭荊她嚇破膽,動都不敢動,雙腿酸軟無力。

白杏連忙攙住她,「我扶着姑娘。」

她並不覺得自家姑娘害怕是什麼難堪的事,蕭家三爺和傳聞中一樣,冷麵無情能止小兒啼哭,姑娘不怕才奇怪。

更何況蕭家派他來退親,簡直就是在打姑娘的臉。

姑娘在姜府的日子本就艱難,日後可要怎麼辦。

白杏愁的嘴巴發苦,「要不再去求求大太太……」

姜芙知道白杏要說什麼,截過了她的話茬。

「求她做什麼,親事是蕭家要退的,大伯母也沒有辦法,而且退親也挺好的。」

若是等她嫁進去,洞房夜夢到其他男人,那男人還是丈夫的小叔,只是想想她就覺得要死了。

或是避開了最糟的情況,姜芙的心胸豁然開朗,身上也有了力氣,就又覺得肚子餓了。

「今日午膳吃什麼?昨日那道芙蓉魚片不錯,也不知今日有沒有。」

「啊?」

白杏還沉浸在姑娘被退親的悲痛中,她家姑娘心是真大,這種情況都沒忘記吃。

白杏擦了擦眼角的濕潤,「我待會兒去廚房看看。」

「嗯,要早點去,不然又要吃剩飯了。」

「婢子曉得的。」

……

蕭荊回到府中,還沒踏進三房的院子就被蕭玉璋攔住了去路。

兩人雖說是叔侄,其實年紀只差了四歲,可這性子卻是天差地別。

蕭荊沉穩不似同齡人,而蕭玉璋又過分跳脫,此時他朝着蕭荊擠眉弄眼抓耳撓腮。

「小叔可見到那姜四了,是不是和傳聞中一樣,相貌醜陋膽小如鼠?」

蕭荊以前並不覺得這個侄子活潑跳脫有什麼錯,但此時看他卻有些不順眼。

「像什麼樣子!」

「小叔您還沒回我呢。」

平日蕭玉璋最怕自己小叔,但這會兒好奇戰勝了恐懼,纏着他非要求個結果。

蕭荊眼尾壓了壓,沒讓蕭玉璋看清他眸底的情緒。

「嗯。」

她容貌不醜,但膽子確是小,自己倒也沒騙人。

「哼!我就知道,還好退了親,不然就要娶這醜八怪了,多謝小叔替我走這一趟。」

「不用。」

蕭玉璋覺得今日自家小叔難得好說話,心中的感激就更深了。

「小叔,姜四的信物呢?」

「斷了。」

沒等他說完,蕭荊就攤開掌心,白玉從中間斷成兩半。

蕭玉璋垮下臉,「怎麼會?」

不過他很快就恢復了笑意,「算了,反正都退親了,這信物也沒用了,小叔扔了吧。」

擺脫了跟姜芙的親事,蕭玉璋儼然像卸下了一個重擔,整個人都變得意氣風發。

蕭荊聞言並未說話,只是那掌心又重新合上。

白玉被小姑娘隨身佩戴,上面還殘留着小姑娘的溫香,他不自覺攥緊。

……

姜芙被退親,在姜家的待遇就更差了。

還好二房的院子只有她和白杏,關起門來旁人的話也傳不到她耳中。

只要能吃飽飯,姜芙並不在意旁人說她什麼。

夏夜涼爽,她看了會書就到了睡覺的時辰。

姜芙抱着被子在床上翻來覆去的滾,白杏端來一碗安神湯,見她這樣臉上儘是擔憂。

「姑娘夜夜驚夢的毛病合該讓大夫來看看的。」

之前還盼着姑娘嫁到蕭家能請大夫,現在退了親她的打算就落空了。

姜芙現在聽不得這個夢字,接過白杏手中的安神湯幾口喝完。

「不是什麼大毛病,或許日後就好了。」

「要真這樣就好了。」

姜芙心大,白杏卻不敢懈怠,她看着姜芙將安神湯喝完,又給她掖了掖被角,安撫道。

「姑娘早點睡,睡熟了就不做夢了。」

「嗯。」

安神湯的藥效上來,很快姜芙的眼皮子就開始打架。

可是今晚,她還是做夢了。

夢裡的場景是姜府的花廳,她依然是白日那身裝扮,只是整個人趴在蕭荊的懷裡,手心還覆在他的胸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