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2章(2)

嫁進去,洞房夜夢到其他男人,那男人還是丈夫的小叔,只是想想她就覺得要死了。

或是避開了最糟的情況,姜芙的心胸豁然開朗,身上也有了力氣,就又覺得肚子餓了。

「今日午膳吃什麼?昨日那道芙蓉魚片不錯,也不知今日有沒有。」

「啊?」

白杏還沉浸在姑娘被退親的悲痛中,她家姑娘心是真大,這種情況都沒忘記吃。

白杏擦了擦眼角的濕潤,「我待會兒去廚房看看。」

「嗯,要早點去,不然又要吃剩飯了。」

「婢子曉得的。」

……

蕭荊回到府中,還沒踏進三房的院子就被蕭玉璋攔住了去路。

兩人雖說是叔侄,其實年紀只差了四歲,可這性子卻是天差地別。

蕭荊沉穩不似同齡人,而蕭玉璋又過分跳脫,此時他朝着蕭荊擠眉弄眼抓耳撓腮。

「小叔可見到那姜四了,是不是和傳聞中一樣,相貌醜陋膽小如鼠?」

蕭荊以前並不覺得這個侄子活潑跳脫有什麼錯,但此時看他卻有些不順眼。

「像什麼樣子!」

「小叔您還沒回我呢。」

平日蕭玉璋最怕自己小叔,但這會兒好奇戰勝了恐懼,纏着他非要求個結果。

蕭荊眼尾壓了壓,沒讓蕭玉璋看清他眸底的情緒。

「嗯。」

她容貌不醜,但膽子確是小,自己倒也沒騙人。

「哼!我就知道,還好退了親,不然就要娶這醜八怪了,多謝小叔替我走這一趟。」

「不用。」

蕭玉璋覺得今日自家小叔難得好說話,心中的感激就更深了。

「小叔,姜四的信物呢?」

「斷了。」

沒等他說完,蕭荊就攤開掌心,白玉從中間斷成兩半。

蕭玉璋垮下臉,「怎麼會?」

不過他很快就恢復了笑意,「算了,反正都退親了,這信物也沒用了,小叔扔了吧。」

擺脫了跟姜芙的親事,蕭玉璋儼然像卸下了一個重擔,整個人都變得意氣風發。

蕭荊聞言並未說話,只是那掌心又重新合上。

白玉被小姑娘隨身佩戴,上面還殘留着小姑娘的溫香,他不自覺攥緊。

……

姜芙被退親,在姜家的待遇就更差了。

還好二房的院子只有她和白杏,關起門來旁人的話也傳不到她耳中。

只要能吃飽飯,姜芙並不在意旁人說她什麼。

夏夜涼爽,她看了會書就到了睡覺的時辰。

姜芙抱着被子在床上翻來覆去的滾,白杏端來一碗安神湯,見她這樣臉上儘是擔憂。

「姑娘夜夜驚夢的毛病合該讓大夫來看看的。」

之前還盼着姑娘嫁到蕭家能請大夫,現在退了親她的打算就落空了。

姜芙現在聽不得這個夢字,接過白杏手中的安神湯幾口喝完。

「不是什麼大毛病,或許日後就好了。」

「要真這樣就好了。」

姜芙心大,白杏卻不敢懈怠,她看着姜芙將安神湯喝完,又給她掖了掖被角,安撫道。

「姑娘早點睡,睡熟了就不做夢了。」

「嗯。」

安神湯的藥效上來,很快姜芙的眼皮子就開始打架。

可是今晚,她還是做夢了。

夢裡的場景是姜府的花廳,她依然是白日那身裝扮,只是整個人趴在蕭荊的懷裡,手心還覆在他的胸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