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他清冷撩人,嬌妻夜夜難眠優質小說 第2章_安誥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剛入夏,京城就已熱了起來。

姜家二房的院子早早熏了香,丫鬟白杏匆匆跨入院門,掀開門帘走了進來。

「姑娘可醒了?」

她聲音放得很輕,但還是驚擾了床帳後的人。

只見那白色紗帳掀起一角,伸出一隻圓潤白皙的小腳,朝着外面晃了晃。

白杏知道這是自家姑娘醒來了,遂上前撩開紗帳。

姜芙素手掩着唇打着哈欠,寢衣的領口微微敞開,露出一抹青色的小衣,鼓起的弧度饒是女子都忍不住吞一吞口水。

再看那張臉,尚且稚嫩的面容已初顯媚意,慵懶的姿態更是讓人禁不住酥到骨子裡。

白杏低下頭不敢多看,拿起衣服伺候她起身。

「姑娘這樣困,可是昨夜又做夢了?」

自從去年及笄,姑娘就夜夜驚夢,每次醒來身上都像水洗過一般,面容更是嬌媚的不成樣子。

姜芙的哈欠就這樣哽在喉中,昨夜的繾綣彷彿還在眼前,就連腰間都似殘留着男人掌心的灼熱。

她紅着臉含糊應了一聲,索性白杏急着給她穿衣,沒發現她的羞意。

「蕭家來人了,大太太讓您過去呢。」

小丫鬟的臉上是藏不住的喜意,「姑娘及笄已滿一年,蕭家這次來定是說大公子跟姑娘成親的事。」

她手巧,伺候姜芙穿完衣後,又給她挽了個仙螺髻,髮髻簪了支金釵,釵尾是只金雀咬着紅珠,下墜流蘇,動作間輕輕搖曳,越發襯得姜芙明媚動人。

白杏仔細給她上完妝,姜芙眯着眼困得都要睡過去,她眼尾用青黛稍稍勾勒,姑娘家的嬌憨掩去了些媚意。

看着她這副心大的模樣,白杏又好笑又心疼。

自家姑娘年僅五歲就失了雙親,大房親厚不足,除非年節平日見都不見姑娘一眼,姜老夫人更是個不管事的,院門一關自顧禮佛,哪管姑娘受了多少委屈。

白杏心裏堵着一口氣,還好姑娘自小就跟蕭家大公子定了親,蕭家風頭漸盛,等姑娘嫁進去,看誰還敢小看她。

白杏越想越是這個理,說起蕭家來語氣萬分親昵。

「我聽大房的王媽媽說,大公子已經在朝中擔了職務了,就算日後不承爵前途也是不可限量,而且蕭家還有三爺呢,大公子這位小叔叔可是了不得,年紀輕輕就掌管了金吾衛,可是天子座下第一人呢。」

她說得眉飛色舞,好似那蕭家已經是囊中之物,殊不知姜芙眯矇著眼,一句也沒聽進去。

昨夜她被那夢裡人翻來覆去的折騰,天亮才睡熟,這會兒腦子正混沌得很,半邊身子壓在白杏身上,渾似那沒骨頭的人兒一樣。

白杏說得口都幹了,但也知曉自家姑娘的性子,嘆了口氣扶住她。

「姑娘沒有助力,日後嫁進蕭家定要籠絡住大公子的心才行。」

「一定要嫁人嗎?」

姜芙換了個舒服的姿勢,突然開口。

她早晨醒來喜歡喝一盞蜜水,這會兒嗓音也如那蜜一般,甜得入耳。

白杏的心一下就軟了,「自然是要嫁人的,不然姑娘日後孤苦無依,難道要去道觀里當姑子?」

姜芙嘟囔了一句,「當姑子也沒什麼不好。」

她每晚做那樣荒唐的夢,成親才要糟。

只是這話跟白杏也不能說。

倒是白杏見她這幅嬌憨可愛的模樣放下了心,自家姑娘媚色傾城,性子又嬌憨可人,只要那蕭大公子不瞎,定會喜歡她。

白杏滿懷信心扶着姜芙進了大房的院子,卻被姜大太太口中的消息砸得眼暈。

「蕭……蕭家要退親?怎麼會?」

姜大太太嚴氏睨了堂中人一眼,此時姜芙已經站直了身子,低垂着頭手指絞着衣帶,不知在想什麼,但看模樣是極可憐的。

嚴氏心裏此時暢快的很,二房這個孤女生得比大房的姑娘好看就罷了,攀的親事也惹人羨,還好那蕭家明智跟她退了親。

只是姜芙被退親,姜家其她姑娘的名聲也要受影響,尤其是她的親生女兒姜瑤已經到了說親的年紀。

想到這,嚴氏又看她不順眼了。

姜芙對嚴氏的心思一無所知,她這會兒困意消了,肚子就餓了,腦子裡醬水鴨、蜜汁肘子、板栗雞的亂想一通。

這些好菜只有過年過節的時候她才能吃上,所以每次餓極時腦子就忍不住想。

蕭大公子於她而言還不如盤蜜汁肘子吸引人,退親自然在她心中掀不起波瀾。

白杏的話嚴氏沒搭理,倒是她旁邊的婆子接過了話頭。

這人看着眼生,出口才知身份。

「我家老太太從立春就纏綿病榻,京城的大夫不知看了多少,就連宮裡的太醫都請遍了,可一直沒好,上月世子夫人請了泓濟寺的圓光大師,這一看可不得了……」

她說話抑揚頓挫,跟說書一樣,就連白杏都被她勾住了情緒。

可婆子悄悄看向堂中,小姑娘依然低着頭,一個眼神都沒分給她。

婆子深吸一口氣,打的腹稿差點忘記,頂着白杏和嚴氏的目光將剩下的話說完。

「原來啊,我家大公子跟姜四姑娘八字不合,硬要結親恐怕會危害親人,我家大公子是個孝順的,聽到大師的話不顧世人非議要來退親,這事本是蕭家做得不對,但老太太年事已高,蕭家上下不敢怠慢,只能對不住姜四姑娘。

不過世子夫人說了,當初蕭家下的聘禮姜家不必退,除此之外,蕭家再賠償姜四姑娘二成,姜四姑娘意下如何?」

婆子的話看似是商量,實則已經下了決定,跟蕭家比起來,姜家這個忠勇伯府已經是沒落貴族,蕭家願意賠償已經是給足了面子。

嚴氏心中惱火,面上卻不敢說什麼,只藏着火氣怒瞪着姜芙。

姜芙這會兒才回過神,剛才她差點就想起板栗雞的味道了。

「哦,那就退吧。」

小姑娘甜膩的嗓音說著輕飄飄的話,好似說吃飯那樣簡單,將婆子剩下的威脅警告都堵在了口中。

婆子憋紅了臉,好半天才喘過氣來,她肥厚的手掌壓着胸口,沉聲道,「那麻煩姜四姑娘將信物換回來,我家三爺已經在貴府花廳里等着了。」

蕭家這幅迫不及待退親的模樣讓嚴氏側目,若是她的瑤兒,她拼儘力氣也要鬧上一場。

可如今退親的是姜芙,嚴氏氣歸氣,更多的是看熱鬧的心思。

「去吧。」

姜芙屈膝行禮,搭着白杏的手走了出去。

花廳離這不遠,周圍都是大房的人,白杏心裏再氣也不敢這會兒說話給自家姑娘惹麻煩。

她氣鼓鼓的,一路無話,姜芙想着退完親就去吃午膳,腳步走得很快,幾步路就到了花廳。

今日天氣正好,薔薇月季開得絢爛,鋪滿了整片花牆。

花廳中立着一個身形頎長的男人,他腳踩金色祥雲紋靴,黑色的官服襯得他氣勢威嚴,還未見其貌,就隱隱感受到寒氣。

男人聽到動靜轉過身來,逆着光姜芙看清他的相貌。

只見他斜眉入鬢,眸如電閃,丰神俊美的臉上透着冷意,雙手垂在身側,右手還夾着塊白玉細細摩挲。

姜芙盯着那雙手,腿軟的厲害,昨夜他也是這樣摩挲着她的腰腹,讓她在夢裡哭了半宿。

姜芙捏着白杏的手,不敢再踏進去。

造孽啊,她夢中的男人,怎麼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