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身為銷冠,被老闆炒魷魚了免費 身為銷冠,被老闆炒魷魚了免費第5章_安誥小說
◈ 身為銷冠,被老闆炒魷魚了免費第4章

身為銷冠,被老闆炒魷魚了免費第5章

高懷煜用盡了渾身解數試圖勸我,可我就是死活不鬆口。
公司年會他不得不出場,最後實在沒辦法只好先把我送回了家。
他送我到家門口,幫我按開玄關的燈後就沒有更進一步。
多年相處的默契讓我知道,他在介意,也是下意識對我不滿。
他張開胳膊抱了抱我,腦袋倚靠在我的肩膀上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我爸他性格就是這樣,他認定的事情不管別人怎麼說,都沒有辦法改變的。」
「我想要說服他很難,我會努力試試看的,可是你就算再生氣,也不能拿公司的利益開玩笑呀?」
聞着他身上傳來煙味和冰冷的空氣混雜交織在一起的味道,聽到他的話,我下意識皺緊了眉毛。
我和高懷煜在一起八年,曾經彼此熟悉到對方身上的每一顆痣在哪裡都知道,可他此時此刻說出來的話卻讓我感覺無比陌生。
當一段感情中摻雜了利益的時候,這段感情就已經變了味道,不再純粹。
他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就已經從之前那個眼裡只有我的少年,變成了現在在感情與利益之間權衡利弊的成年人。
親兄弟都要明算賬,我和他連血親都算不上,只能單單靠着愛情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來維繫時,那些賬就變得格外難算起來。
我抿着嘴,張了張嘴想要說出『我想要你站在我這一邊』這樣的話,可到最後又變成了一句:「我知道了,我就是最近太累了,想要休息幾天。」
他如釋重負,眼底應付這些一地雞毛時的疲憊感一掃而空,在燈光下映照下又變得亮晶晶起來。
他又用力的抱了抱我,嘴唇輕輕在我臉頰上貼了貼,說道:「寶寶,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我先回去啦,明天再來陪你。」
我撐起笑容目送他消失在合上的電梯門中,他剛從我的視線中消失,我的嘴角就再也撐不住,垮了下來。
公司里沒有人知道我和高懷煜之間的關係。
大學快畢業那會,他就和我說他爸爸很看重他未來結婚對象的家世。
不求非得門當戶對,但一定不能門不當戶不對。
這句話雖然拗口,但是其中的意味卻不言而喻,比他家家世好的,就不用門當戶對,可沒他家家世好的,就算門不當戶不對了。
我的父母只是普通的工薪階層,工人和資本家並不能放在一起相提並論。
哪怕是芝麻粒一般大的公司,怎麼說都算是個老闆,而工人永遠都是工人,不可能搖身一變成為老闆。
很顯然,我和高懷煜就是那種門不當戶不對的。
所以他能想到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我進入他們家的公司,等我真正能挑起大梁的時候在告訴他爸爸,他爸爸沒準就會鬆口同意。
我以為現在的我已經足夠,可高懷煜總是說要再等等,可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說,他也不知道。
隱瞞許久的辦公室戀情與他父親的態度,就像一道看不見、摸不着的鴻溝,橫在我和高懷煜之間。
讓我一度無比憧憬的美好未來,突然在這一瞬間變得模糊不清,像是隔着重重散不開的濃霧。
我停播的第一天晚上,高董就坐不住了,他生平第一次屈尊紆貴給我打了電話。
電話響了好幾聲,我才接起來,電話那頭的他毫不客氣的開口說:「侯楚薇?
是誰允許你私自停播的?」
「你知不知道你私自停播會給公司帶來多大的損失?」
「如果你是因為年會的事情計較,那我可以告訴你,我只是在測試你的抗壓能力,你不需要太介意。」
這副命令和指使的口吻讓我覺得反感。
天下的老闆明明沒有經過統一的培訓,可說出來的話卻是如出一轍的相似。
到底是公司沒了我活不下去,還是我沒了公司活不下去呢?
我似乎和他一樣都想不明白這個問題,於是我說:「我最近身體不舒服,已經和小高總打過招呼了。」
「我什麼時候身體舒服了,什麼時候再開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