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身為銷冠,被老闆炒魷魚了免費第4章

身為銷冠,被老闆炒魷魚了免費第4章(2)

說他爸爸很看重他未來結婚對象的家世。
不求非得門當戶對,但一定不能門不當戶不對。
這句話雖然拗口,但是其中的意味卻不言而喻,比他家家世好的,就不用門當戶對,可沒他家家世好的,就算門不當戶不對了。
我的父母只是普通的工薪階層,工人和資本家並不能放在一起相提並論。
哪怕是芝麻粒一般大的公司,怎麼說都算是個老闆,而工人永遠都是工人,不可能搖身一變成為老闆。
很顯然,我和高懷煜就是那種門不當戶不對的。
所以他能想到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我進入他們家的公司,等我真正能挑起大梁的時候在告訴他爸爸,他爸爸沒準就會鬆口同意。
我以為現在的我已經足夠,可高懷煜總是說要再等等,可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說,他也不知道。
隱瞞許久的辦公室戀情與他父親的態度,就像一道看不見、摸不着的鴻溝,橫在我和高懷煜之間。
讓我一度無比憧憬的美好未來,突然在這一瞬間變得模糊不清,像是隔着重重散不開的濃霧。
我停播的第一天晚上,高董就坐不住了,他生平第一次屈尊紆貴給我打了電話。
電話響了好幾聲,我才接起來,電話那頭的他毫不客氣的開口說:「侯楚薇?
是誰允許你私自停播的?」
「你知不知道你私自停播會給公司帶來多大的損失?」
「如果你是因為年會的事情計較,那我可以告訴你,我只是在測試你的抗壓能力,你不需要太介意。」
這副命令和指使的口吻讓我覺得反感。
天下的老闆明明沒有經過統一的培訓,可說出來的話卻是如出一轍的相似。
到底是公司沒了我活不下去,還是我沒了公司活不下去呢?
我似乎和他一樣都想不明白這個問題,於是我說:「我最近身體不舒服,已經和小高總打過招呼了。」
「我什麼時候身體舒服了,什麼時候再開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