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東莞:再遇初戀免費閱讀 第12章_安誥小說
◈ 第9章

第12章

「兄弟,放心,我不會找你後賬,說了交朋友,就是朋友。不信現在我帶你去我們住的地方。」江湖油子,馬上猜出了肖凡的顧慮。

「不去了,我還是在附近看看。」肖凡還是不想去,畢竟不熟。

「兄弟,你這樣就是不江湖了,走,去我那裡,中午我請客。」說完,黃耀東拉着肖凡要走。

掰開黃耀東的手,「等我找到工作,再聚。」

黃耀東看肖凡堅持,也沒在勉強,坐到龍寶鞋廠門口的士多店,兩支煙的功夫,昨天還拳腳相加的兩人,成為了朋友,黃耀東留下自己的傳呼,分手道別。

中午十二點,肖凡準點等在了正龍鞋廠門外。

應小霞七點半起床,趕到工廠,食堂早餐也已經結束。走進辦公室,古麗娟狡詐的笑了一下,走到她身邊問道:「昨天晚上你不是要回宿舍嗎?老實交代?」

「過了時間,沒回到廠,就在你租屋睡的!」

看到古麗娟審問,想起昨天那些親密,應小霞的臉瞬間羞得緋紅,有些心虛。

看到應小霞的臉緋紅,有戀愛同居經驗,古麗娟肯定了昨晚有故事發生,「啊?他真把你上了啊?」在她心裏,一直覺得應小霞是一個靦腆自律的女孩,不應該和認識一天的男人上床。

「哪有那麼快啊,只是擁抱睡了,沒有發生那事。」應小霞嬌羞的回復。

古麗娟不相信孤男寡女睡在一起,沒有發生。

「小騙子,都睡一起了,還能不發生,那就只能說明他功能有問題。」

「真沒有,他只是親了,抱了我,其他真沒發生。最後治安隊查房,查房走後,就抱着睡覺了,我發誓。」

看到古麗娟一直糾纏,雖然害羞,但畢定是閨蜜,什麼都聊,說完還舉起左手,做出發誓的手勢。

看到應小霞的表情,古麗娟相信了他。

下班,應小霞走出工廠,就看到肖凡已經在等他了。

親熱的挽着肖凡,兩人親昵的走到橋頭市場,肖凡正在試穿衣服。

「彭劍,你怎麼也在這裡啊?」

身後傳來黃耀東的聲音。

看到黃耀東,應小霞的眼神瞬間冷漠下來,臉已變色,看着肖凡,「你們認識?」她認出這個粗壯男人就是昨天搶劫自己的男人。

看到應小霞的表情,肖凡知道要壞事,趕緊解釋,「我是上午去找工作遇到他,才認識的。」

「天下哪有這麼巧的事情?昨天我被搶,你來救,今天你們就成為朋友了?」應小霞語氣越加冷漠起來。

「你在懷疑我?」看到應小霞的反應,感覺自尊受到傷害,肖凡看着應小霞,臉上有些憤怒。

「是!」感覺受了欺騙,應小霞看着肖凡,眼神堅定地說道。

「你不相信我?人就在眼前,你可以問他啊?」

「兄弟媳婦,我們真是今天上午遇到,才認識的!」黃耀東也趕緊解釋。

對黃耀東本身充滿仇恨,應小霞無視黃耀東,咬牙切齒的看着肖凡,「你告訴我你叫肖凡,現在他叫你彭劍,沒有想到你是這樣的人,你就是個騙子,算我眼瞎。」說完,哭着向第二工業區跑去。

愛人懷疑,年輕氣盛,肖凡感覺自己的人格和自尊受到**,看着應小霞遠去的背影,自言自語「不信拉倒。」

越想心越亂,剛認識的女友不信任,這段時間工作受挫的壓力,這一刻,肖凡唯一的想法,逃離東莞。

「謝謝你幫我解釋,你回去吧!」緩了一下情緒,肖凡對黃耀東說,轉身走出了市場。

走到國道邊,掏出兜里的錢,昨天剩30元,昨晚處理傷口,上藥包紮8元,買了一包羊城2.5元,現在身上只有19.5元了。

肖凡看着手裡零散的幾張人民幣,低聲嘆息,「來也難,想走更難。」

19.5元不夠路費,工作沒着落,借謝燕的錢還沒還,陌生的廣東,只認識謝燕,也只能再找她借,作出決定,氣憤,失落,沮喪,還有對剛經營一天的愛情眷戀,肖凡背上背包,沿國道往白沙方向走去。

決定借錢去新疆,沿國道往白沙方向返回,路過工廠,肖凡還在做最後努力,走走停停,下午三點多,走到溪頭國聯玩具廠旁,看到一家簡易棚搭建的餐廳,招聘雜工:男性。

走進餐廳,兩個男人正在一張餐桌上下棋。

看到有人走近,年約三十歲的男人抬頭熱情問道:「用餐嗎?」

「老闆,這裡還要人嗎?」肖凡指了指貼在外面的招工啟事。

「你是哪裡人,會切菜嗎?」男子看了肖凡。

「四川人,剛從家出來,不會切菜,出力的事情,都可以做。」肖凡摸了摸腦袋回復道。

觀察到肖凡背上有包,確定是找工作,「我這裡招雜工,就是掃地,洗碗,收拾清潔這些雜事,工資一月一百元,包吃不包住,一月休息兩天,工資壓一個月。」

有工資比流浪好,提供吃更不錯,但沒地方住是大問題,不可能晚上還去山上住吧?聽說不包住,肖凡有些為難,站着沒說話。

「你不願意做?還是有別的要求?」

肖凡看了看老闆,「我剛到這裡,沒有地方住有點麻煩。」

老闆想了想,「這個閣樓就放了點東西,如果你願意,收拾一下,自帶床褥,就在閣樓睡,只是熱天鐵皮閣樓沒法住人,到時候你自己想辦法。」

想到不用露宿街頭,還有工資,肖凡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餐廳是簡易的鐵皮搭建,沿路兩邊而建,連成兩排,延綿幾百米,上百家店鋪,面向幾萬人的國聯玩具車。

餐廳的左邊是一家賣水果的,老闆是潮州人,18歲,大家都叫他小伍,右邊也是一家餐廳,老闆一名40歲左右的廣東人梅州人,水果店再靠左是一家髮廊,老闆是本地人,大家叫他峰哥。

面試肖凡的,就是他的老闆,海口人,姓黨,30歲,他是老闆也是廚司。和他一起下棋的是他的老鄉,老蔡,給老闆打下手配菜。餐廳沒有掛招牌,有一個寫有海南餐廳的燈箱。營業就把燈箱放在餐廳門前的馬路邊,收檔把燈箱拿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