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東莞:再遇初戀免費閱讀 第3章_安誥小說
◈ 第2章

第3章

緊跟人流,費力的擠出車站,站在火車站廣場上,終於踏入傳說中遍地都是黃金的廣東,肖凡深呼吸了一口,大聲嘶吼道,「廣東,老子淘金來了。」以此宣洩着旅途的尷尬和對家人的愧疚。

旁邊的路人聽到這鬼哭狼嚎的聲音,還以為廣州精神病醫院大門塌了,偷跑出來的神經病,趕緊繞道走開。

看着車站廣場上嚷嚷的人群,許多人席地而躺,就地在車站廣場睡覺。

一路顛簸實在太累,肖凡也尋到一個相對寬敞的地方,枕着唯一的行囊、一個背包,躺了下來,手捂住褲襠,那裡藏着僅存的四張十元大鈔,進入了夢鄉。

「深圳、東莞、佛山,珠海……」上車就走,上車就走。

「雲吞,米粉,豆漿,油條。」

「香煙、啤酒,礦泉水……」

天剛蒙蒙亮,火車站對面流花汽車站,發往各地班車的駕駛員、售票員、車站廣播員,努力放大音量攬客了,各類小販也在兩個車站之間穿梭着,努力的叫賣着。

肖凡被喧嘩聲音吵醒,感覺褲襠涼嗖嗖的,睜開眼,自己的背包不見了,起身看到褲子襠口被人用刀片橫向划了一條十幾公分的口子,鳥兒毛都已經露出了部分,褲衩「保險袋」里的「巨款」不翼而飛。

唯一幸運的鳥兒完好無損,毛有沒有被割掉幾根,已經無關緊要了。

搜遍全身,只剩下睡覺時,貼地面的褲兜里還有兩元,還有一張借來打工用的身份證。

廣州到東莞汽車票五元,東莞轉車去目的地虎門白沙車費兩元,肖凡握着兩元錢,欲哭無淚。

火車站廣場上人來人往,廣場外車水馬龍,流花汽車站可售票窗口買票,也可以上車時買票直接上車,沒有固定發車時間,擠滿一車,站都沒位置了就發車。即將出發的班車門前也排起長隊等待上車。

為了不讓劃破的褲襠走光,肖凡提着褲管,讓褲子的皺褶遮住襠口的口子,走到一輛發往東莞,即將驗票的車前,心虛的排在最後。

輪到肖凡時,車內已經擠滿了人,唯唯諾諾的遞上兩元,卑微的問道:「我的錢被偷了,只剩2元了,能搭個便車嗎?」

車前售票男子聽說只有兩元,朝他揮揮手,操着蹩腳的廣東普通話,鄙視的說道:「2元坐什麼車?票價5元,不講價,沒錢起開。」

車廂里,擁擠的旅客急迫發著牢騷。

「人都擠不下了,到底走不走哦!」

肖凡努力的解釋,「錢真被偷了,行李也被偷了,連褲子也被划了。」說完還不嫌羞辱的放下褲管,露出褲襠前的口子以示真誠。

「起開,起開,別擋住車門」

旅客的催促,售票員不耐煩的擺擺手,擠上車,關上車門,汽車開走了。

火車餐太貴,昨天晚上肖凡都沒吃晚飯,臨近中午,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說話已沒多大力氣,還在各個車輛之間穿行努力着,希望手上僅存2元,能坐上去東莞的班車。

這時,已經上車的旅客中,走下來一位身高165以上,眉毛修長,雙眼皮,瓜子臉,臉上掛有兩個漂亮的酒窩,嘴唇線特別明顯,頭髮紮成馬尾,素顏純天然,陽光活潑的漂亮女孩。

了解到肖凡的情況,替他補上三元。

肖凡終於坐上了開往東莞的班車。

汽車從流花車站出發,路過天河區、進入107國道廣州黃浦區路段,一排排新建或在建的工廠,從廣州到東莞、深圳國道沿線,都能看到工廠邊熙熙攘攘的人群,一片繁榮的景象,107國道還是沒鋪水泥土路。

汽車一路走走停停,路邊招手就停,有人下也停,沒有站台和任何規範。

中途車裡旅客不多時,司機給點錢把乘客批發給下一班車,前面一班車人少,會把車裡的人批發給後面的車。車裡一直保持人滿為患,倒轉7.8次,這樣倒車現象稱為賣豬仔,下午6點多,終於到達東莞市汽車總站。

下車後,肖凡找到幫助自己女孩,微微鞠躬感謝,介紹了自己名字,同時希望她留下姓名,地址,表示有錢了寄給她。

女孩大方的擺擺手,「我叫應小霞,漂泊都不容易,舉手之勞,不必掛記,錢就不用還了,祝你平安。」說完揮揮手,登上東莞到厚街的班車。

應小霞微笑的揮手,發往厚街班車駛離東莞總站已經走遠,肖凡還目不轉睛的盯着,嘴角的哈喇子都快流出來了。

徹底身無分發,走出東莞車站,向路人諮詢,才知道這裡到目的地虎門白沙,還有三十公里。

肖凡問清道路,稍作休息,飢餓的提着褲管,沿107國道,向虎門白沙方向步行前往。

凌晨三點,終於走到東莞虎門鎮(那時也叫太平鎮)白沙村東泰鞋廠,東泰廠就在國道邊,廠門關閉,路上早已沒有行人,偶爾只有幾輛汽車駛過。

餓得眼冒金花,肖凡疲憊的靠着東泰廠圍牆邊,虛脫的暈過去了。

第二天下午時分,東泰廠守大門的保安大哥才發現有人暈倒在廠圍牆邊,看暈倒的肖凡可憐,拿來一瓶礦泉水,喚醒了他,了解事情原委,大方的給他買來一個快餐。

飯後已經下午兩點多了,工廠上班,廠門口聚集着許多人,經了解,才知道多數人為東泰鞋廠大門貼的那張招針車熟手崗位而來。

下午6點,廠門打開,人山人海的人從廠里湧出,匯合到廠外的人群中,有親友相見的喜悅,戀人的親昵,商販吶喊的叫賣,下午沒被應聘上滿臉失落的,還有選擇最佳位子看帥哥靚女的,孤單,一對,一群,一堆堆人群,廠門口喧嘩起來。

經保安大哥幫助,如願見到了謝燕,劉叔隔房妹妹的女兒,比肖凡大一歲,身高160左右,披肩長發,單眼皮,但眼睛不小,粉嘟嘟的臉,櫻桃小嘴,小家碧玉的女孩,她已經到廣東一年了。

看到肖凡落魄的樣子,謝燕有些尷尬的說道:「肖凡,不好意思,你來得太忽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