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到明末,我靠官二代身份狂賺目標 第9章_安誥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吳三桂說了一句:「用兒,你的回答解惑了為父這幾年的心結,原來你也並非無用之輩,應該算是可造之才。」

這話沒讓吳用激動,倒是讓他老娘激動得差點熱淚盈眶了。

吳三桂接着道:「雖然在外為父只有兩個兒子,但你畢竟是為父血脈,是吳家的種。這樣,你不用在巡防營了,去為父的前軍營。你二哥吳應麒就在哪裡,你去輔佐你二哥。」

不行,這決定不行,吳用不用去想就要拒絕。前軍營,那真是衝鋒陷陣的軍隊,死的人最多地方,他才不去送死。

「父親,孩兒可以不去嗎?」他立刻搶先一步回應,不然自己的老娘可能就要幫他答應下來了。

吳三桂問道:「為何不去?」

吳用道:「因為父王從小教孩兒,孩兒是無用之輩,特別是在大哥二哥面前,不能有任何非分之想,要是讓孩兒去輔佐二哥,那二哥會怎麼看我?孩兒繼續在巡防營,就守着一畝三分田,不爭不搶,不讓父親猜忌。」

周翠聽到這話後,差點就暈過去了,這兒子怎麼就這麼不靠譜。去了前鋒營,隨便當個官職,都是有兵權的人了,肯定比巡防營那地方好上百倍。

吳三桂對他的回答再次滿意,拍着他肩,笑道:「不錯,知足,你這樣的人活得會更長久。既然你不願意去,那你就在巡防營,為父就再給你一個任務,那就是擴建城防營。」

「擴招多少人啊?」吳用問道。

吳三桂比了一個三的手勢,道:「abc人,而且所有消費都由你一人承擔?」

「啊?」吳用聽到前面abc人還好,但聽到後面讓他一個人掏錢,他就不樂意了,而且也不合適吧?

吳三桂笑道:「你這些天從商販那裡拿到的銀子可不少,不要認為為父不知道。你既然能從商販手裡搶食,那肯定還有別的辦法從其他地方撈錢。」

吳用欲哭無淚,一副死爹死娘的表情,這老爹比他想的還要精明,一猜就是城防營裏面有他安排的人。

吳三桂看時辰差不多了,道:「好了,為父回去了,你自己想辦法。回來的時候,為父要看見一個真正的巡防營。」

「是,父王」吳用尊稱的改了,因為他心如死灰。

吳三桂在走的時候,忽然想到了什麼,然後回頭道:「為父差點忘記了,為父幫你尋了一門親事。沐府的沐婉清,等為父從京城回來,你就把她娶進門吧!」

「啊?成親?」吳用又被驚到了,這便宜老爹還給他找了一門親事,就不知道對方長得如何呢?長得漂亮還行,可長得不漂亮,那一定不能答應。

吳三桂離開了,而馬上老娘周翠就拿出了掃帚,怒氣沖沖道:「你這個敗家子,老娘給你鋪路,好不容易得到機會了,你這敗家子就推了,看老娘不打死你。」

吳用腳底抹油,趕緊的跑出去了,這老娘是真打得出手。

第二日,吳三桂就走了,帶着一隊親兵前往京城。對於他的安全,作為後世之人的吳用清楚,這次不會有任何危險。而且算算時間,那順治皇帝差不多也要嗝屁了。

而吳三桂一走,吳用他就放得開了,至於那便宜老爹給他安排的任務,把巡防營擴充到abc人,他是壓根沒打算完成任務。因為他知道,如果真完成了,以後事情會越來越多,他的撈錢事業就得黃,到時候吳三桂一反,他養老錢肯定還沒撈夠,豈不是下半輩子要過窮日子了。

「大哥,最近幾家商販不願意交錢呢?」陳浪跑到吳用身邊說道。

「是不是他們找到靠山呢?」吳用猜測道。

陳浪點頭,回道:「是的,還是那知府。而且知府還說了,商販的事以後用不着巡防營管轄了。」

吳用道:「這知府可以管我們呢?」

陳浪道:「大哥,王府今早就下達了公文,說商販以後不歸城防營管了。城裡的事都是知府說了算。」

「卧槽」吳用罵了一聲,道:「這知府背景深啊,能拿到王府的公文。」

陳浪道:「我聽家裏面人說,這知府與二公子有點關係。現在王爺走了,二公子幾乎替代了王爺的位置,所以知府能拿到公文。」

吳用聽後,只感覺一個頭兩個大。他現在最不願意與那個吳應麒發生糾葛,記憶中這個二哥是最看不起他的人,他這輩子去過三次王府,三次都被這二哥羞辱過。

「呵呵!這群商販以為找到了靠山,卻不知給自己惹上了多大麻煩。」下一刻,吳用他自己就笑起來了。

陳浪問道:「大哥,你笑什麼?兄弟們現在都沒了好處,都一個個着急得很。」

吳用道:「王爺的這二公子我算是有點了解他,他的貪婪比我們任何一人都貪,要是讓他知道,街上的商販每十天都會送五百兩銀子給我們後,你想他會做出什麼事來?」

陳浪道:「大哥,商販每次送我們這麼多嗎?我怎麼不知道?」

吳用道:「你當然不知道,因為這都是我亂說的。我目的就是要讓二公子知曉,商販可以拿出更多的銀子給他。」

陳浪馬上就明白了,道:「大哥,你這招也太狠了,這不是把那些商販往死路上逼嗎?」

吳用聽後,想想也是,自己與那些商販無冤無仇,這樣搞他們是不是太無恥呢?自己怎麼就變得這麼壞呢?

「不對,不是我壞,是我穿越過來後,繼承了這身體前主人的影響,所以才變得如此。對,就是這樣,一定是這樣,我其實是一個好人。」吳用自己對自己說,給自己的貪婪找了一個很好的借口。

「陳浪,你就按我的意思去傳,到時候我們見機行事。」他要求道。

陳浪點頭,然後就去傳播謠言了。

於是,昆明城內,各種謠言四起,商販們聽後一個個嚇得面如死灰,本來他們正常做買賣,自從那個新上任的巡防營百戶出現後,他們的買賣就開始承受各種壓力,這是要逼他們賣家當走人啊!

而謠言這個東西真是一把利劍,那二公子聽了後,當真就相信了。所以立刻讓知府去收更多的銀子,不給就不許開店,這比吳用都要狠多了。

商販們心裏後悔啊,早知道一開始就不去求知府老爺,直接送銀子給巡防營,不至於現在進退都無路。

接下來,整個昆明城商家不敢開門,販夫走卒更是消失在大街上,平日里繁華的街道,一下子就變得冷冷清清,宛如一座死城。

吳用帶着人在街上走動,他也沒想到自己因為一時貪婪,把城中的商販都嚇跑了,這還了的,吳三桂回來肯定要發怒。

「吳用,二公子在前面等你。」這個時候,一位士兵跑來對他道。

吳用皺了皺眉頭,該來的還是要來,把這個二世祖惹來了。

下一刻,他就前往吳應麒所在的酒樓。

吳應麒,吳三桂的二兒子,深得吳三桂喜愛。所以,吳三桂離開昆明城後,昆明城大大小小的事都交給了他,也算是對他的歷練,更讓很多人看出,吳應麒繼承吳三桂位置可能性更大。

「見過二公子。」吳用在吳應麒面前跪下了,因為在外,吳三桂只有兩個兒子,其中並沒有吳用,所以他在見到二哥時,只能跪下來以下屬的身份面對。

吳應麒長得與吳三桂很像,不只是長相,身材也極度相似。只是與吳三桂比起來,少了一些滄桑與殺氣。

吳應麒沒有讓吳用站起來,讓他繼續跪着說話。

「你倒是挺聰明的,把商販趕走了,你知道你犯了大罪嗎?」

吳應麒直接就把帽子扣在吳用頭上,明明是他加錢把商販趕走了,非要說是吳用。當然,吳用在裏面的角色也很重要。

吳用道:「二公子,商販自己走的,我可沒有趕走他們。而且自從知府大人接手商販之前,商販們都沒有任何跡象要關門。這事還得從知府大人哪裡說起,與我更沒有關係了。」

吳應麒直接把手中的茶杯仍在吳用面前,道:「還敢狡辯,不是你在被背後耍心眼,事情會變成這樣嗎?」

那知府也在這裡,他立刻道:「二公子說你的錯,那就是你的錯,二公子說什麼都是對的。」

吳應麒接著說道:「本公子的要求很簡單,商販必須回來,而每月上繳的銀子也不能少。」

啊?這也太狠了吧?

吳用聽後,直接回道:「二公子,屬下無法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