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到明末,我靠官二代身份狂賺目標 第5章_安誥小說
◈ 第4章

第5章

這女人為什麼不去搶?不對,她本來就是搶錢的。

吳用都想掀桌子了,開口就要一千兩銀子,把他賣了也沒用。

「姑娘,我家中就有一點小錢,幾十兩銀子可以,但上了百兩銀子,是真沒有。就是把我殺了也沒用。」吳用回道。

女人繼續小聲附耳道:「那公子願不願意與奴家共謀一次,事成了,別說是一千兩銀子,就是兩千兩銀子都是公子的。」

還有這樣的好事?真有兩千兩銀子,他以後跑路的本錢就有了,到時候遠走高飛,天高皇帝遠,他這輩子就可以實現財富自由了。

「謀劃什麼?先說好,冒險的事我可不做,我是求財不是送命。」吳用回道。

女人道:「放心,對公子你來說就是小事。而且這事成了,公子是名利雙收。」

隨後,女人就說了自己的謀劃。

原來,南明皇帝跑到昆明來的時候,收集了大量金銀珠寶準備繼續抗清。可是當吳三桂殺來的時候,南明皇帝知道大勢已去。就讓人把金銀珠寶送出城,但是一些護送的太監為了私利,偷偷藏了一部分在昆明城內。

而這些金銀珠寶下落被天地會的人知道了,畢竟天地會的人很多都是南明皇朝遺留下來的遺孤,他們對南明很多事都有記錄。

天地會的人大張旗鼓來尋金銀珠寶,顯然不可能,這樣做只能便宜了坐鎮昆明的吳三桂。所以就有了偷偷尋寶,偷偷把金銀珠寶運走的計劃。

吳用,城防營隊長,這身份去執行收繳財寶的任務,那是最合適的人了。畢竟誰會懷疑城防營,把財寶運走也不會被盤查。

而吳用在聽了後,這買賣雖然冒險,但感覺可行。就算被發現了,又不是偷自己家的錢,大不了錢財沒收。那個吳三桂也不可能殺自己的兒子,最多也是罵幾句話。

成功了的話,自己這一生就不用奮鬥了,單車變摩托,完全沒有成本的買賣。

「姑娘,這麼重要的事,你為什麼告訴我?不怕我獨吞了嗎?」這一點,他也是比較在意,畢竟這秘密完全不用告訴他。

女人笑道:「本姑娘知道你怕死,而且這事傳出去,恐怕你一個銅板都拿不到。」

吳用想了想,也是這個理。自己獨吞那是天天提心弔膽,向上請功,好像也沒這個必要。

「姑娘,你要我做什麼?我完全配合,但事成後,我至少要一千兩黃金。」吳用對女人要求道。

女人笑道:「公子,你的胃口可真大。但是奴家答應你就是了,除了一千兩黃金,別的東西不能動。不然,天地會上上下下的人都會瘋狂追殺你。」

吳用拍着胸口道:「這你放心,我吳用人品保證,不會貪多一文錢。但是,如果你們只是利用本公子撈錢,本公子也會立刻稟報王爺。本公子得不到,你們也不要想要。」

女人笑道:「成交。」

吳用既然決定要干一票大的,那麼他就必須要做好一切準備,首先是自己的人。他一個人肯定做不了大事,萬一天地會的人背信棄義,殺人越貨,他死得就太冤了。

於是,他要把現在手下的這些兵痞子徹底收服,為他做事,以防不備。

從快活樓出來,吳用對他們道:「哥幾個,最近大哥我遇上了一些麻煩,有一戶有錢人與我有過節,大哥我想懲治一下這戶人家。」

「大哥,說這些就太生疏了,我們現在是過命的矯情。你的事,就是大夥的事,你儘管開口,在昆明這個地界,我們城防營還是有點權力的。」

「對,對,大哥說,我們幫你出氣。

這十來個兵痞子倒也有些義氣,不是只喝酒不干事的主。

「行,到時候大哥我通知你們一聲,今晚就回去吧!」吳用說完後,就與他們一同回兵營了,畢竟他們的身份晚上是不能回家過夜的。

過了一日,天地會這邊終於是傳來了消息,就在今夜行動。讓吳用帶人去城東一大戶人家,把這戶人家全都抓起來。

吳用收到消息後,立刻就動身了,帶着十幾個兵痞子,一下就衝到了這戶人家家裏面。

「有人報信,你們私通天地會。把他們都給我抓起來,押出去。」吳用有模有樣,指揮着手下人就是抓人,很快就把這戶人家裡里外外的人都抓出府門了。

這就是天地會計劃的第一步,把人從府院中趕出來。然後他們自己的人就會進去,把金銀珠寶全都搬走。

「大哥,後門要不要去看一下,我發現好幾個人影在移動?」吳用手下的一個兵發現了後院人影后問道。

吳用當然會拒絕,道:「不用了,又不是太晚,街上的人那麼多,人影多也是正常,我們只是來抓人的,又不是來看家護院的。就算他們家真丟了什麼東西,也是他們自己的事」

「大哥說的對,管那麼多閑事幹嘛。」並回應道。

這個時候,一隊巡防隊從這裡路過,帶頭的竟然是活鬼將軍。

「你們在幹嘛?」活鬼將軍對着吳用他們喝斥道。

吳用心想:「運氣真差,遇上這麼一個鬼了。」然後走上前,笑道:「將軍,我們在執行公務,這家人剛剛查出了天地會信物,所以就拿下他們了,還沒來得及去上報這件事。」

活鬼將軍聽後,立刻就來了興趣,伸手示意把天地會信物交給他。

吳用手中還真有這樣的信物,是從天地會那個女人手裡要的。原因是就怕出現現在的突然事件,自己好歹要一個名義去抓人。

活鬼將軍看了這信物後,道:「果然是天地會。」然後對吳用道:「做的好。」

然後他猛的發現吳用,道:「竟然是你,你進城防營呢?」

原來這活鬼將軍沒有第一時間認出吳用,畢竟天黑,只有火把照明,很難看清人臉。

吳用道:「將軍,是的,家中託了點關係,逼我進這營。」

然後表現得很無辜,讓這活鬼將軍認為他確實是被迫的。

活鬼將軍冷笑,道:「行了,在城防營就好好待着,有什麼消息就來告訴我。今天做得不錯,你抓的人我帶走了。」

吳用倒也無所謂,他抓的人也會放走,他只是給天地會的人拖延時間搬運財寶。

「那我們就撤了,將軍慢走,恭送將軍。」吳用還給這活鬼行禮,把自己身份是壓得很低了。

於是,活鬼將軍就把人帶走了。

「大哥,那我們呢?去快活樓繼續喝。」周圍兵痞子道。

吳用道:「那還用說嗎?這家人以前多看不起我,今天哥幾個可幫我把這口氣出了,今晚上吃多少喝多少用多少,都算在大哥賬上。」

「謝謝大哥」兵痞子們大笑。

可是吳用還說:「但在這之前,我得去一個地方,你們也跟我來。先不要說話,聽我的口令。」

這些兵痞子完全被他征服了,他說什麼就聽什麼,也不會去想他在打算算盤,一股腦就跟着走。

城門這裡,一隊馬車行駛過來。

這隊馬車就是天地會的人,他們已經拿到了金銀珠寶,正準備連夜運出城。當然,城門這裡他們也打點好了關係,雖然已經關城門了,他們依然可以出去。

只見城門緩緩開啟,可就在這個時候,吳用出現了,只見他帶着兵痞子直接殺來,擋在了城門口。

天地會這邊立刻警惕起來,而且人人臉色嚴肅,隨時都有開乾的可能,但是他們都知道,在這裡開干對他們非常不利。

「姑娘,就這麼走了,是不是忘記一件事呢?」吳用對着馬車上一位穿着樸素的女人喊道。

這女人正是快活樓的那妖艷女人,只是現在喬裝後,變得有點認不出來了。

女人見到是他,笑道:「公子,怎麼就追上奴家了。」

吳用靠近,小聲道:「就知道你們不靠譜,還好我打聽清楚今晚上你們走的那個城門,不然我就虧大了。」

女人面露威色,盯着吳用。說來,她是真小看了這個公子了,自己也只是利用他一次,從沒想過真給一千兩黃金。

「公子,何必大動干戈,這裡有一百兩銀子,也不少了,和氣生財。」女人把一個包袱給了過來。

打法叫花子嗎?一百兩銀子就想走,門都沒有。

吳用哼道:「姑娘看來是不打算善後了,那我也沒必要給姑娘面子了。」

「來人啊,把他們都扣押起來。」吳用大聲喝道。

於是,十幾個兵痞子拔出刀。

城門這邊,雖然天地會收買了一些人,但這些人可不敢與城防營這些軍二代對峙,所以都不會上前阻止。

天地會這邊,確實緊張起來了,一旦打起來,無論輸贏,車上的金銀珠寶就不要想出城了。

「公子,你這樣對你可沒好處。到時候我們一口咬定你與我們是一夥的,菜市場砍頭台也有你一個位置。」女人威脅道。

吳用聽後,直接一句話懟回來:「我好怕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