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到明末,我靠官二代身份狂賺目標 第2章_安誥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完了,這下真完了,穿越誰不好,偏偏穿越到吳三桂私生子身上。這下好了,想不死都難,等着被推出午門斬首。」

「別人穿越,那是秒天秒地,出門就是橫着走,我穿越過來就是等着被砍頭。我上輩子做牛做馬,好日子沒過一天,這輩子連活着的機會都沒有,我的命為什麼就這麼苦?」

「還有這名字,吳用,穿越過來連名字都是這麼爛,吳用等於無用,是一點活路都不給啊!」

「不行,必須得逃,不能等着被砍頭,以我在二十一世紀學到的知識,難道在這個時代還混不走?」

吳用要跑,簡單收拾行李,把看上去值錢的都帶走,因為不能在逃跑路上餓死了,重生一次的機會可不多,誰知道下一次重生會不會更倒霉,還不如抓住這次機會好好活着。

可是門外丫頭在這個時候對他喊道:「少爺,少爺,夫人說今晚老爺要過來看你,讓你準備一下,不要出去了。」

「知道了,你去回復我娘,我不出去鬼混了。」吳用大聲回道。

然後就聽見了腳步由近到遠,最後一點都聽不見聲音了。

「王八羔子才聽話,今晚上老子就跑,神仙也不要想留下老子在這裡等死。」然後他就推開窗戶,從這身體主人的記憶中知道,從這個窗戶跳出去後,再翻過對面的牆就能到街上,到時候他就徹底擺脫這必死的命運,想想都感覺好無奈。

只是當他跳出窗戶外後,兩個家丁就從房屋上跳下來,就好像早知道他會跑一樣。

「少爺,你這是要去哪?要我告訴夫人嗎?」家丁道。

他立刻就裝傻的笑,道:「本少爺只是覺得從這裡去茅房比較近,難道你們這是懷疑本少爺要出去嗎?」

家丁問道:「少爺去茅房為何還背着行李?」

他轉眼子一轉,回道:「這你們就不懂了,這不是行禮,這是本少爺在鍛煉自己,本少爺決定要認真練武,以後跟隨父親大人上戰場,殺敵立功。」

「哎!本少爺真是煞費苦心,連上茅房都要如此,你們都要……,你們幹嘛,幹嘛推我回去,你們關窗子幹嘛?怎麼還上鎖呢?」

家丁鎖上了窗戶,關上了門,喊道:「少爺,夫人說了,今夜老爺要來看你,你還是不要出門了。過了今夜,少爺就可以隨意進出府邸,少爺也不要為難我們這些家丁了。」

吳用徹底沒戲了,今日是真跑不出去了,難道真要等着被砍頭嗎?

幾個時辰後,終於熬到了天黑。在這個世界,傍晚過後,街上的人就會很少,除了那些花街小巷還是燈火通明,但那地方都不是正經人該去的地方。

吳用的形象早已經不是正經人了,不然他也不會被家丁看管在房間里,一直等到他的那個父親吳三桂到來。

「少爺,老爺來了,請你過去見他。」家丁打開了門。

吳用心裏面竟然開始緊張起來,因為從歷史角度去分析這個吳三桂,此人還真是轟轟烈烈的一生,不是在打仗就是在打仗的路上。至於後人對他的評價,基本就是負面的。

但是吳用知道,歷史都是勝利者在書寫,吳三桂這個人只是一個失敗者。如果他當初反清,把滿清真打出了關外,那歷史一定會正面書寫他,把他投靠滿清寫成與卧薪嘗膽故事一樣了。

吳用忐忑的走向了前廳,然後就看見了一位虎背熊腰的中年人坐在裏面,旁邊還有一位長得很普通的婦人。

「都來了,還不滾進來。」中年人忽然怒吼,嚇得吳用是趕緊跑了進去。

「孩兒拜見父親大人,拜見母親大人。」吳用跪下去了,他感受到了那中年人身上的氣場太大了,而且他內心中竟然有對這中年人與生俱來的畏懼。

當然,這中年人正是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吳三桂,前半身是明朝大將,後半身是清朝異姓王爺,最後反叛清朝自立為皇。

「吳用,這些日子你倒是獲得滋潤,白天睡覺晚上去青樓,比你老爹我都會享受生活。」吳三桂喝斥,而從他這些話里就知道,吳用的一言一行都在他眼中,從而可以想到,這府里幾乎都是他的眼睛。

「孩兒叫吳用,吳用就是無用,如果孩兒每日勤奮好學,豈不是對不起父親給孩兒取的這名字。」吳用回道。

一時間,屋子裡安靜得可怕,連呼吸都不敢大出。

下一刻,那婦人立刻跪下來,祈求道:「老爺,這孩子一定是酒還沒醒。還請饒恕他,不要責罰他,是奴婢沒有管教好。」

這跪下來的婦人正是吳用生母,十六年前她只不過是吳三桂身邊的丫鬟,因為吳三桂的一次酒醉,讓她懷了身孕,最後生下了吳用。這才讓她可以浮雲之上,成為了吳三桂眾多女人中特殊一位。

為什麼特殊,因為吳三桂明面上只有吳應熊與吳應麒兩個兒子,所以吳用的出現讓他們母子在吳三桂眼中不同於別人,生活用度上都是身邊一般女人比不了的。

「哈哈……」吳三桂忽然大笑起來,然後他對吳用道:「你的兩個哥哥,一個叫吳應熊,一個叫吳應麒,他們的名字都是我親自取的,就是讓他們像熊與麒麟一樣。至於你,叫吳用,就是讓你天生就沒什麼用處。」

吳用聽後,故作驚訝,然後平靜道:「父親既然讓我無用,那我就必須無用,不然怎麼對得起父親的一片好意了。」

吳三桂問道:「你知道這事後竟然不生氣,還說這是我的好意,那你就說說為什麼是好意?」

吳用想了想,回道:「孩兒大膽猜測,吳用聽上去就是無用,好似這個人沒有一點用。但是,這不就可以讓孩兒可以無憂無慮的玩樂,不用去爭什麼東西。父親給我,我就拿着,父親不給我,我就不去想。一輩子就這樣過了,這不就是父親對孩兒的好意嗎?」

「哈哈……」吳三桂大笑,看得出他對吳用的回答很滿意,或許當初給吳用取這個名字,也就是這個意思。

但是,旁邊的婦人雖然低着頭,但她此刻臉色猙獰,對吳用的回答是非常不滿意的,甚至是感到憤怒。

吳三桂笑完後,打開了旁邊一個小盒子,盒子里都是金條,雖然不多,但絕對是一筆巨款了。

「吳用,這些金條給你了。你就好好做你的少爺,別的事不要問不要想。我吳三桂在外就兩個兒子,一個是吳應熊,一個叫吳應麒。只要你記住剛剛的話,無論是你兩個哥哪一個替代為父,你這一輩子都可以衣食無憂。」

吳三桂的話明顯就把吳用排除在繼承人外了,換做是別的人,可能已經氣得咬牙切齒。

但吳用就不一樣了,他高興得快要跳起來了。用他的話說:你們一家人都要死翹翹了,傻子才去爭一個砍頭的位置,老子要瀟洒走一生。

接下來的時間,吳三桂就讓婦人準備吃食。

吃過後,吳三桂並沒有留宿,因為他幾乎不在這裡留宿,所以他吃過後就直接離開了。

「給我滾進來。」

吳用看見這個老爹走了,還挺高興的,但後面傳來了婦人怒吼的聲音。

他這才從記憶中想起,這位婦人可不是一位安分的女人,一直以來都想上位,住進真正的王府,而不是外面這個看似還不錯的小院子。所以,她就把希望寄托在吳用身上,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母憑子貴,讓自己真正住在平西王府內。

聽上去還有點那麼望子成龍的意思!

「哎!這個老娘有點難搞。」吳用哀嘆一聲後就走進去了。

婦人名叫周翠,聽名字就不是大戶人家的女兒。此時的她一臉怒意,旁邊還有破碎的茶杯。

「你就這麼沒出息,叫你吳用,你還真就無用了。」婦人怒斥。

吳用雙手一攤,回道:「那我又能怎麼辦?難道真要去爭個名分,多累啊!現在有吃有喝,還有人伺候着,神仙的日子不過,去爭什麼名分,完全沒這個必要。」

「大膽,你敢這麼對娘說話。」婦人盛怒。

吳用想起來了,穿越前的那個吳用是很怕這個娘的,因為這娘對他太強勢了,而且一直教育他要去爭世子的位置。所以,以前的吳用從來不敢頂嘴。

婦人大口喘氣,連帶着胸部也是快速上下起伏,可見被氣得真不輕。

「老娘跟你說過,自古以來勝者為王,不要認為現在日子安穩了,等你的那兩個哥坐上了王爺的位置,你就等着吃西北風,到時候老娘也只能跟着你去街上乞討。」

這婦人就好像着魔了一樣,一心只想上位,說著各種大道理,雖然這些道理從歷史的角度去分析也沒有錯。

吳用是一隻耳朵進一隻耳朵出,反正他打定主意了,在便宜老爹沒造反前,他就好好做一個富二代。造反後,腳底抹油就跑,世界那麼大,他要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