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到明末,我靠官二代身份狂賺目標 第10章_安誥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吳應麒怒喝:「你說什麼?你敢違逆本公子的話?」

知府也在旁邊添油加醋,道:「二公子,本官就說此人桀驁不馴,不如直接免了他的百戶,把他放逐邊界去。」

知府這人還真是落井下石,看來他對吳用之前頂撞過他的事一直耿耿於懷,一直想找機會報復。

吳應麒還真對吳用動了殺心,可是他知道還真不能把吳用怎麼樣了。只因為在吳三桂離開的時候,叮囑過他對這個弟弟可以關照一點。還說吳用也不是無用之輩,或許以後還用得上他。

而吳用之所以敢這樣反駁吳應麒,也是賭對方不敢真把他殺了。而且他理由很充分,吳三桂這個人對手足之間還是很看重的。雖然吳三桂對外一直不承認吳用的存在,可隔一段時間也會來看吳用一次,說明他並不那麼絕情。

吳用跪在地上,只要自己不刺激對方太多,應該不會讓自己太陷入危境吧?

吳應麒沉默後,哼道:「吳用,就看在我們名字中都有一個字一樣,本公子就給你一個機會,把商販都叫回來。至於他們上繳多少,你來做決定,但是無論收多少,本公子都要佔七成。剩下來的就是你自己的,你明白本公子的意思嗎?」

吳用當然明白,這吳應麒是拿他沒有辦法,殺不能殺,懲罰也沒必要,而且師出無名。所以就想出這個辦法,一損俱損,吳用收得多,那吳應麒也收得多,反之都少。

「二公子,屬下明白了,定不讓公子失望。」吳用回道。

「你可以離開了。」吳應麒揮手道。

吳用是趕緊的離開,他可不想在這裡多待一秒鐘。

「二公子,這人也太沒把你放在眼裡了,乾脆就直接發配了,留在昆明城也只礙了二公子的眼。」知府依然不想放棄報復吳用的機會。

吳應麒直接一個巴掌打過去,打得這知府立刻跪在地上磕頭求饒。

吳應麒道:「什麼時候本公子做事需要你來指指點點了,不要認為本公子不知道,你從中抽了多少銀子。而且從開始到現在,都是你在給本公子出主意,這一切難道與你沒有關係。本公子不管你與吳用有什麼恩怨,但不要利用本公子,那是你們自己的事,明白了嗎?」

知府嚇得臉色都白了,全身哆嗦起來,道:「不敢,不敢了,二公子饒命,二公子饒命……」

吳應麒道:「不是看你還有點用,本公子早就把你頭砍下來,還敢利用本公子。」

知府話都不敢說了。

吳應麒繼續道:「最近天地會的人好像從我們這裡消失了,但本公子不認為他們會真離開,身為知府你的注意力都應該盯着這。」

知府道:「明白,下官明白了,下官一定把天地會找出來。」

吳應麒甩手就離開了。

知府坐在地上,不要說滿頭大汗了,他全身都被嚇得出汗,因為他可是知道這吳應麒殺人不眨眼,一不高興就要殺人。但他不明白,這麼隨意殺人的二公子,為什麼不殺了那吳用?難道真如二公子說的那樣,因為兩人名字都有一個『吳』字,所以才僥倖活命?

吳用離開酒樓後,他就想跑了,然後來到了他偷偷買的小院子里。可是當他準備把財寶挖出來的時候,他腦子慢慢清醒過來了。

「現在外面那麼亂,我帶着這麼大箱子出去,很容易被打劫,我又沒什麼武力,那就完蛋了。」他坐在地上說道,而且越想越是這麼一回事,太危險了。明末清初就是最混亂的時期,而且這裡還說雲南,各種地方勢力盤踞。

「算了,再忍一下。而且我應該培養一下自己的人了,這樣離開也不至於束手束腳。對,去培養自己的人,比如死士之類的。」他開始盤算着自己短期內的目標。

經過一整天的思考,他確定了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以來的三個小目標。

第一,建立自己的勢力,不需要太多,但必須忠心耿耿。

第二,就是必須有持續收入,而不是長期去偷蒙拐騙。

第三,探知這個時代,而不局限於中國版圖。

確定了目標後,他的幹勁就十足了。

第二日,他早早就來到了奴隸市場。在亂世,奴隸市場是非常賺錢的行業。而他來這裡的原因自然不是來賺錢的,反而是來花錢,他要買人。

他放眼望去,奴隸市場內竟然大部分都是女人。然後看了看買家,一半是青樓,一半是大戶人家。青樓買女人,當然是為了讓女人給他們賺錢。大戶人家買女人,是滿足家裏面女婢的需求,其次還能有的時候填充自己的『後宮』。

反正,在亂世,奴隸市場的女人是又便宜又多。

吳用當然不會去競價女人,他要的是男人,強壯的男人。所以他就來到了賣男人的區域,相比賣女人的區域,這裡就好像被遺忘的角落。

「這裡的人怎麼賣?」吳用問這裡的奴隸販子。

奴隸販子直接比了一個五的手勢,道:「五十個銅錢一個,隨便挑。」

五十個銅錢,對於奴隸而言,還真是很便宜了。與旁邊女人比起來,那就便宜得已經沒底線了。一個女人,就是長得再丑,也要一兩銀子一個。

「哎,男人真不值錢。無論是現在還是以後,女人永遠是值錢的,比如後世一個女人嫁人,彩禮都得幾萬起步。」吳用心裏嘀咕道。

既然是隨便挑,他當然要挑幾個好的。但是年齡一定不要太大,因為他是為幾年後自己跑做準備,年齡大了就不是他們帶着自己跑,而是自己帶着他們跑。

「這個,這個,還有這個,他們五個,我要了。」吳用道。

奴隸販子看了後,自己都有搞不明白,問道:「你確定這五人?」

吳用點頭道:「確定,你怎麼這麼問我?」

奴隸販子道:「這五人這麼瘦,你買回去幹嘛?又不能幹活,還得養他們。」

吳用道:「買回去就只能幹活嗎?」

奴隸販子更好奇,道:「那買回去幹嘛?」

吳用懶得解釋了,反正也解釋不清楚。道:「你賣我就是了,問這麼多幹嘛,怕我拿不出錢嗎?」

奴隸販子聽後也是,他只是賣人,別人做什麼關他什麼事,道:「行,公子,這五人就是你的了。」

吳用付了錢,帶着這五個人就離開了。

對於他的行為,很多人當然不理解,因為男人中還有不少能幹活的,可他偏偏買五個最瘦的人。

而吳用選擇的標準就是這五人年齡與他差不多,其次他們看上去瘦,但骨頭可不小,是後期營養不良造成的。如果給他們足夠的食物,他們一定會變得非常強壯。

一會後,他就把人帶到了他的私人小院,這裡有十餘間房間,足以安頓他們了。

「這裡以後就是你們的家,你們五人暫時只能住在一間房子里。想要獨立擁有一間房,那就要看你們的表現了。」吳用對他們五人道。

他們五人點頭,此刻都很懵,也很害怕,對於吳用的話,他們一點反應都沒有。

吳用說完後,就拿出了早已經準備好的饅頭,足足二十多個。

「吃吧,都是你們的。」他把饅頭放在地上。

五人見後,全都沖了過來,可見他們真的好餓,一人一手拿着饅頭就啃,吃完一個接着一個。五個人,硬生生把二十多個饅頭都吃光了。

「你們吃飯倒是挺快的,但我還沒說完,我這裡還有兩隻燒雞,你們不想吃嗎?」吳用笑嘻嘻道。

五人見到燒雞,那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以前,他們能吃飽飯就不錯了。而肉對他們來說,就只是奢望,甚至都不願意去想這輩子還能吃上肉。

吳用道:「燒雞可以給你們,但你們要說話啊!從帶你們回來,你們一個個都跟啞巴一樣,難道都不會說話嗎?」

然後其中一人開口了,道:「我叫陳州,父親是明朝的將軍,現在淪為奴隸,我恨透了滿清,他們殺了我全家。」

這陳州越說越憤怒,兩眼都紅了。

吳用聽後,倒也沒什麼反應,因為哪個奴隸背後沒點慘痛的經歷,不然也不會淪落到被人販賣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