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正版被流放後,全國都在求我回都當皇帝 第8章_安誥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呵呵,起來吧!府主把我當成上賓,何罪之有,倒是本宮,不請自來,壞了府主興緻,」

「豈敢豈敢,殿下能來我長流府,全府那是蓬蓽生輝,榮幸之至。」

吳強心裏把楚辭罵了個遍,讓自己當場出醜,要是有機會,他巴不得把楚辭這個廢物千刀萬剮。

「呵呵,是嗎?」楚辭看着吳強,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把吳強看到毛骨悚然。

「這他媽是廢物皇子嗎?怎麼老子感覺他就是皇帝。」

吳強心裏五味雜陳,早知道,他就不給楚辭閉門羹了。

「是是是,殿下能來長流府,乃我吳某人的榮幸,也是長流府的榮幸。」

吳強悄悄擦了擦手心的汗,一本正經的道。

「哈哈哈,好,我就喜歡府主你坦誠的樣子。」

楚辭看了看下方的眾人,點了點頭道。

「嘿嘿嘿,嘿嘿嘿,眾人都勉強的配合著笑了笑。」

「既然你們都那麼熱情,那我就有話直說了。」

眾人聞言,面面相覷,不知道這個廢物皇子又要做什麼幺蛾子。

楚辭才不管這些人反應,看向吳強道:

「吳府主,不知道現在長流府的死囚還有多少?」

吳強一愣,看着楚辭似笑非笑的面容,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他急忙看向一旁的文士。

「殿下,現在長流府的死囚,只有五千餘人,由於每天都有增加,所以沒有具體準確的數字。」

文士也沒多想,直接說出了大概的數字。

由於登記目錄都是十天一統,然後才送往主府,所以他也並不知道具體數字。

「好!」

楚辭大叫一聲,把眾人看得那是一愣一愣的。

「所有的死囚我都要帶着一起北上,前往北冥。府主,按照帝國律法,皇子是有資格處理死囚的,不知道對不對?」

吳強冷汗直流,帝國是有這麼一條律法,但是有個前提條件,必須得到陛下的認可,而且皇子還必須給每個死囚十兩白銀的保釋金,才能帶走。

當然,如果是幾十上百人還好,他們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楚辭要帶走所有的死囚,這可是幾千人,不是一個小數目,他一個小小的府主還擔當不起。

「殿下明鑒,一下帶走這麼多死囚,小人不敢做主啊!必須要有陛下的聖旨才行。」

「嗯,可以,你就派人去帝都去問問我父皇好了。」

楚辭也不為難他,這麼大的事,要是府主都能私自做主的話,那這個府主得有多大的權利,要知道,整個帝國的死囚都會押解到長流府,等候秋後問斬。

「謝殿下,小人這就叫人前往帝都。」

吳強滿心無奈,他真想陛下一怒之下,宰了這個王八蛋。

「嗯,很好,你做事我放心,不過還有一點,你也知道,本宮很窮,你看,除了一個駕車的車夫,連一個下人都沒有,所以如果父皇同意了,你就懇求本宮父皇把保釋金也勉了吧!」

吳強聽了這話,臉色頓時一凝,一股煞氣瞬間上頭,讓整個大殿的空氣都為之一滯。

他哪敢要求楚帝做事,這傢伙明顯就是想白嫖,這麼多的白銀,到頭來還不是要自家掏腰包?

吳強神情一凝,心裏頓時起了殺人之心,皇子又怎麼樣,自己暗地裡培養的人可不少,殺一個沒有任何實力的皇子,還不是手到擒來,而且,事後還根本查不到自己頭上來。

「不敢不敢,保釋金這點小事還輪不到陛下出口,殿下您放心,我們長流府會幫殿下解決這點小事的。」

文士也感覺到了吳強的殺氣 ,急忙接過話茬,躬身行禮道。

吳強抬頭看向文士,眼中殺意仍然濃烈。

文士微不可聞的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哈哈, 好!我就說嘛,府主果然不是一般人,大氣,本殿下記下了,以後要是有機會來北冥,我必定掃榻相迎。」楚辭哈哈大笑起來。

吳強像吃了蒼蠅般難受,又看了看文士一眼,起身道:「一定一定。」

不過心裏卻不斷誹謗,老子才不會去北冥,北冥是什麼地方,他一個府主,除非犯事了,才有可能去,這特么不是在咒自己嗎?

一日後,帝都傳來消息,同意了五皇子楚辭的要求,並且責令長流府儘快完成交接,讓五皇子早日成行,並且通告所有州府,如有故意拖慢五皇子行程的,嚴懲不貸。

一時間,風雲雷動,整個朝堂都在揣測楚帝的用意。

「殿下,這是長流府所有死囚的資料,加上今天剛剛到的,一共五千一百三四十人,請您過目。」

吳強算是看明白了,廢物皇子再怎麼不討喜,那也是皇帝的兒子,他們這些為帝國賣命的人,不管多風光,在帝王眼裡,那也是一坨可有可無的屎。

「母后,不知您深夜叫兒臣來是……」

大楚紫林宮,二皇子楚越站在一名宮裝美婦面前,畢恭畢敬的行禮道。

她乃大楚帝國皇后林洛雪,也是二皇子楚越的生母,雖年近四旬,卻仍然國色天香,氣質超群。

「皇兒,母后曾多次教育過你,做事不能操之過急,要循環漸進,可是你卻讓母后一次次的失望。」

林洛雪淡淡的看着楚越,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

楚越聽見楚後這麼一說,身體不由得一陣哆嗦。

「母后,兒臣一直牢記您的教誨,不敢有半點逾越,請母后明察。」

「是嗎?」

楚後盯着有些發顫的楚越,聲音有些冰冷地道。

「兒臣……兒臣……兒臣有罪,請母后責罰。」

楚越砰的一聲,重重的跪了下去。

「哼!」

一聲冷哼,讓跪下的楚越又是一顫。

「別以為你做的那些破事母后不知道,要不是母后幫你清理掉痕迹,恐怕你父皇早就知道了,你還能舒舒服服的待在帝都學習治理朝政?」

「兒臣知罪,母后教訓得是。」

「既然那個廢物對你的地位沒有半點威脅,為什麼還想直接害死人家?」楚後有些恨鐵不成鋼。

「母后,兒臣主要是想嫁禍給小七小六,讓他們失去爭奪皇位的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