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正版被流放後,全國都在求我回都當皇帝 第7章_安誥小說
◈ 第6章

第7章

經過五六日的行程,楚辭和老者所駕馬車終於抵達「長流府」。

楚辭下了馬車,看着前方如同堡壘一般長流府,心裏暗暗咋舌。

如此堅城,要是攻城戰,沒有於對方十倍的兵力,可能很難拿下。

楚辭之所以就一輛馬車就敢北上,完全有他的計劃,他知道,在沒有確保自己人身安全以前,他比任何時候都安全,楚帝不會放任他不管,除非出了北侖,到達北冥,不然一路上他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而那兩千奴隸漢子,楚辭僱傭了帝都的一家鏢局,押解二萬石糧食按照常規路線直接去了北侖,而他,前方的長流府才是他此行的目的地。

「府主,五皇子已經到了城外。」

長流府城主府內,一名將軍模樣的男子正在一名中年人身前,躬身說道。

中年人皺了皺眉頭,朝此人擺了擺手道:「嗯,你先退下吧!」

「是,府主。」

打發走將軍,中年男人看向旁邊的一名文士。

「無為先生,你看五皇子來此所為何事?他北上北冥,來我長流府可是繞道得很。」

文士皺了皺眉頭,來回走了幾步,他們已經早知道五殿下北上的第一站就是沖他們長流府來的,只是他們也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五殿下為何到此?

「大人,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倒也不必擔心,既然殿下來此,我們應該出城迎接才是。」

「哼!他來就來了,一個廢皇子而已,不用大費周章,隨他折騰吧!要不是帝都那邊傳來消息,我真想找幾個人教訓教訓那個所謂的五殿下。」

中年男子眼神犀利,完全不把所謂的五皇子看在眼裡。

文士無奈的搖了搖頭。

楚辭兩人來到長流府城門下,看着緊閉的大門,他臉上不由得升起一絲玩味的笑容。

帝國皇子到達府城,地方官卻緊閉大門,不出來迎接,這可是犯了忌諱,輕者那是藐視皇族,重者那可是造反,株連九族的大罪。

「來者何人,重監之地,切勿靠近,現在立刻後退離開,不然,殺無赦。」

城樓上,一排軍士已經拉開了弓弩,對準了一箭之外的楚辭。

「帝國五皇子在此,不趕緊打開府門迎接,還利箭相向,怎麼,長流府要造反嗎?」

楚辭不慌不忙的淡淡說道,他知道弓弩的射程,也不怕被人放了黑箭。

聽見楚辭的回話,城樓上軍士頓時慌亂起來,他們接到府主命令,想用強硬手段嚇退來人,卻不知道來人竟是帝國皇子。

劍指皇子,那可是大不敬之罪,可是要掉腦袋的。

「將軍?」

眾軍士一致看向旁邊的一位將領,不知道如何。

「收箭,速速通報府主,請府主決斷。」

將軍也早知道來人是皇子,雖然是皇子,但只是一個廢皇子而已,也沒什麼好怕的,不過對方既然已經挑明身份,他也不敢再做任何出格的事,不然,哪怕天皇老子來了,也保不了他。

「哼,他說他是皇子就是皇子?而且現在城門已關,沒有驗明身份,誰也不能進城。」

長流府內,中年府主態度強硬,一點沒有顧及到對方皇子的身份。

「府主不可。」

文士急忙叫住準備出去的軍士道:「你先在外等等。」

「帝國皇子到訪,那可是代表皇家顏面,身份地位放在哪裡,我們即使千不願,也得以禮相待,不然,皇家隨便一個理由,我們都承擔不起的。」

頓了頓,文士又繼續說道: 「在他沒挑明身份前,我們還可以不聞不問,但是現在他已經亮出身份,我們再不聞不問的話,那就是在挑釁皇家威嚴。」

「如果陛下追究起來,輕者丟掉官爵,嚴重的甚至會安上造反的帽子,株連九族。」

「嗯!」

中年府主眉頭一跳,瞬間他就明白了其中的利害關係。

「暗龍騎那個廢物都敢賣,這完全就是破罐子破摔啊!要是他在長流府做點什麼,那倒霉的肯定是他們自己。」

「快,快隨我出城迎接殿下。」

中年府主聲音剛出口,人已經快到了門口。

文士微微一愣,讚賞的點了點頭,也跟着府主朝外走去。

楚辭也不急着叫門,他已經亮出身份,至於這府里的官員怎麼做,他只要拭目以待就行,子彈嘛!得讓他飛一會。

楚辭回到了馬車上,開始閉目養神起來,老者站在馬車旁邊,打量着長流府,顯得很是淡定。

「吱嘎……」

不到一刻鐘的時間,長流府的城門緩緩打開

楚辭緊閉的雙眼這時也睜開了來。

不一會,一隊人馬出了城門,徑直朝楚辭這邊沖了過來。

站在馬車旁邊的老者神情自若,轉過頭看了看睜開眼的楚辭,又看向了奔馳而來的人馬。

「長流府主事吳強參見五皇子殿下,小人接駕來遲,請殿下責罰。」

中年府主在離楚辭的馬車還有二十米的地方停了下來,下了馬,直接帶着一群人跪下向楚辭行禮。

楚辭看了看跪下的一行人,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進城!」

楚辭淡淡地道。

「是,殿下。」

吳強一行人起身,讓開了道路。

老者上了車,駕着楚辭的小馬車就朝城門口走去,吳強一行人趕緊跟上。

此時的中年府主吳強和那位文士走在隊伍最前面,緩緩的跟着楚辭的馬車,他雖然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可狠辣的眼神里卻不斷透出殺機。

文士彷彿感覺到了什麼,拉了拉他的袖袍,輕輕的搖了搖頭。

來到主府,楚辭高坐首位,駕車老者站在楚辭身後。

楚辭打量着下方的一群人。

府主吳強大約三十來歲,身體強壯,面容猙獰,不怒自威,可此時卻滿臉笑容,說不出的滑稽。

坐在他旁邊的是一位文士,在城門口的時候楚辭見過。此人倒是文質彬彬,顯得很是睿智。

其他座位上的都是一些將領和地方官員。

「能得府主待見,本殿下可是深感榮幸啊!」楚辭淡淡的對着吳強道。

聽見此話,吳強渾身一顫,撲通一聲,趕緊跪了下來。

「小人不敢!請殿下責罰!」

他也看出來了,這個廢物就是來找茬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