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5章(2)

富貴等私人利益,還是為了國家利益,漢人命運,都勢必要改變大勢,既然要變,那就索性從最開始就變。

崇禎覺得擔不起的年號,就讓我朱由檢來擔當吧!

我的身後,是揚州十日,嘉定三屠的血淚冤魂,是億萬萬被打斷脊梁骨的漢人殷切的期盼,無論是最深沉的罪孽,還是最神聖的名號,我都一力擔之!!!

「就選乾聖!」朱由檢放下題本,擲地有聲道。

其聲音朗朗,咬字清晰,充滿了朝氣,在殿內特殊的結構下,讓暮氣沉沉的群臣徒地精神一振。

「是,殿下!」黃立極受此影響,也大聲應道,隨後身子一躬,退回朝班當中。

年號確定了,接下來就沒有朱由檢什麼事了。散朝後,他來到了文華殿。

乾清宮還停着天啟的靈柩,他現在暫住於此,當他剛到時,王體乾恰好帶着人在這裡整理文件,見他來了,連忙上前見禮。

「微臣參見殿下。」王體乾滿臉的笑容,「殿下要的奏章臣都找出來了,由於時間緊,只來得及召這兩年的,天啟五及之前的還在文淵閣。」

殿內放着幾個大箱子,就是王體乾所說的奏章。登基前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司禮監給出的時間,最快也要兩天的時間布置,因此登基時間定於十九日。

這兩日朱由檢就在文華殿等候,因為無聊,他就要王體乾把弄些題本文書,方便他了解時政。

王體乾露了個臉,也不多留,他是司禮監掌印,同時也是登基大典的負責人,要辦的事情很多,沒法一直在這裡陪着朱由檢。

朱由檢也不在意,讓王承恩把題本分類擺好,便在書案前坐下,慢慢的翻看這些題本。

這批東西里,有些是題本,有些是奏本,還有純文字記錄,似乎是因為考慮到閱讀方便,都用紅筆做了斷句和批註,讓他看起來並不吃力,只是因為閱讀習慣問題,朱由檢看古文需要先轉成白話文,才好理解裏面的含義,因此看的很慢。

但也正因為慢,他才能發現王體乾選擇這些文書,似乎蘊含著很特別的含義。

啪嗒!

朱由檢放下一本文書,再次拿起一本,卻不想一份摺疊的紙張掉了出來,落到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音。

「這是?」朱由檢拿出來一看,發現是張上好的硬紙,上面密密麻麻的用蠅頭小楷寫着很多名字。

他從頭到尾,一一瀏覽起來。

這些名字有的很熟悉,比如孫承宗、左光斗等,有的則是名聲很大,朱由檢見過,比如文震孟,江南四大才文徵明的後人,同時也是朱由檢的老師,給他上過課。

不過,名單上大部分對他來說都非常陌生,聽都沒聽過。捏着名單,慢慢的看着看着,朱由檢忽然發現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名字。

張國紀!

和皇后張嫣的父親一模一樣!

「有意思!」朱由檢眼睛眯起來,看向了門外。

王體乾,你…..是想提醒朕什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