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4章(2)

情況看來很不錯,政令通達,局勢遠沒有歷史上崇禎以為的那麼糟糕。

「走吧,去皇極門。」

明清有個詞彙,叫做『御門聽政』。

所謂御門聽政,便是在傳說中的『金鑾殿』前面的大門樓皇極門上,召開朝會,也就是大家熟知的早朝。而後面的『金鑾殿』也就是皇極殿,只在一些大型禮儀活動時才啟用。

比如,新皇登基!

華夏曆來是政治優先,此刻先帝駕崩,最重要的就是新皇登基,其他的都要排在這後面。不過,在登基大典前,繼承人是要和群臣見個面,開個會的。

這個會很重要,主題也很多,比如宣讀遺詔,確定年號,定下登基時間和程序等等。

朱由檢揉了揉臉,振作了下精神,他必須給接下即將到來的群臣留個好印象,不讓群臣看輕自己。

只是他起來時卻踉蹌了下,坐的太久,腿有些麻。

王承恩見狀,立刻過來蹲下給他揉腿,一邊揉一邊叮囑道,「殿下馬上就要登基了,一定要注意形象,莫不要讓朝臣恥笑。」

「大伴,我知道了。」朱由檢微微一笑。

「殿下可不能再自稱我了,登基後要稱朕。」

「嗯。」

兩人慢慢走着,慢慢的說著話,殷殷的叮囑響徹耳旁,讓朱由檢深深感慨,明朝皇帝重用太監不是沒有原因的,連他二世為人都忍不住對貼身太監心生好感,更何況那些長於深宮的小皇帝。

很快,皇極門到了,朱由檢走了進去,在另一個太監的引導下,走上金台,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你叫什麼名字?」朱由檢好奇的問道,對方也是一身高品太監服飾,甚至品級比王承恩還高,顯然在皇宮內的地位不低,搞不好就是某個監的搭檔。

「臣叫王體乾,添為司禮監掌印太監。」中年太監媚笑着答道:「皇爺爺的登基大典就是臣負責。」

聽到這,朱由檢多看了對方一眼,竟然是司禮監掌印,而且負責登基大典,顯然懂得很多,不然擔任不了。只是這個名字很陌生啊,他對明末的太監並不是很熟,只知道一個魏忠賢,還有一個王承恩。

之所以對這段歷史有所了解,也是因為其詭秘有趣,公眾號經常推文,所以看多了多少知道些,但很多人名卻是記不住,記也只是記幾個有名的,顯然,王體乾不在其中。

想了想,他低着頭,交待了對方几句。王體乾聽了,先是臉色一訝,然後便死命點頭答應下來。

對他來說,幹什麼不重要,皇帝需要你才最重要。

這一波,本太監穩了,魏老哥,我就先行一步了。

朱由檢不知道的是,歷史上的崇禎,因為心中對太監十分厭惡,因此登基的時候,直接將王體乾給趕走了,結果導致登基大典無人指揮,沒人知道該怎麼進行,鬧出了不少笑話。

等他在金台上坐好後,廊外的有資格的朝臣陸續進入殿內,沒有資格的繼續站在門外,這是新皇登基前的朝會,因此這些官員沒有按照慣例,去右順門的偏殿等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