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御史顧晨陳寶船 第2章_安誥小說
◈ 第1章

第2章

「陳寶船,你憑什麼參我受賄?」

洪武七年,應天府,御史台的門被一位青色官袍年輕人推開,來人滿臉通紅,那是氣的。

「你給我滾出來,我要和你好好掰扯掰扯!!!」

此人正是已經穿來四年的顧晨,他原本是二十一世紀的歷史系研究生,馬上快畢業那種。

因為和導師爭論明朝朱標當皇帝好,還是朱棣當皇帝好而太激烈,導致心臟病發死了。

醒來就成了快進考場的舉人,然後靠着原主的記憶,還有寫字的手感,順利考上了二甲十九名的好成績。

並且,成了大明噴子團的成員,他其實還是蠻高興的。

因為老朱為了監察百官,所以給了御史台挺多權利,反正罵錯了不會罰,罵對了還有獎。

所以他成天都在摸魚,偶爾找幾個小官的不痛快。

向老朱證明自己的存在,這幾年過的也還可以。

當然,他都是打聽過小官背景的,生怕惹到哪位大神的人。

可他萬萬沒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被參上這麼一筆。

而且罪名還是貪污,顧晨此刻的內心是崩潰的。

誰不知道洪武大帝喜歡砍貪官,而且很多時候是寧可錯殺一千,嗚嗚,他可還不想死啊。

辦公室裡頭鴉雀無聲,過了好一會一個官員才小心翼翼地,跟烏龜爬一樣從書架後方走出來。

「顧,顧兄,你……你聽我解……顧兄……」

顧晨一看到陳寶船,那心口的火氣就噌噌噌地直冒。

廢話不多說,趁老朱還沒下令要把自己砍了之前,先衝上去摁着他一頓揍,邊揍邊罵。

「好你個陳寶船,我沒得罪你吧,你就去參我受賄,我就問你有證據么,沒證據你參個屁啊……」

不知道亂說話的話,是會死人的么?

何況,他把他當好兄弟,誰知道好兄弟在背後捅刀子。

早知今日,幾年前入考場時,他就不把自己的墨條劈一半給他了,恩將仇報啊狗東西。

陳寶船見他動真格的,當即連忙把自己的臉捂上。

生怕打到臉,回頭被自家媳婦給嫌棄了。

「顧兄,這事有誤會,真的有誤會……」

那奏疏,是別人叫他遞的,他都不知道是什麼就已經夾帶在別的奏疏裡頭,給遞上去了。

誤會?

顧晨停了拳頭,看向這貨:「那奏疏不是你遞的?」

不應該啊,中丞大人陳寧應該沒必要騙自己啊。

陳寶船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就是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顧晨的拳頭又癢了,正要繼續揮拳卻被反應過來的同僚齊齊給拉開了,其中一位年長的御史台諫道。

「顧大人,這是做什麼,參奏本來就是御史之責,你要是冤枉的,陛下自然會明察秋毫。」

「你怎麼能在御史台動手呢,真是有辱斯文。」

這從前,他們也就動動嘴皮子,從來不曾動手。

今兒這一遭,還真是開天闢地頭一回呢。

顧晨這會兒也清醒了一些,正要問陳寶船自己貪污什麼了,就見東宮的侍御史文原吉來了。

註:文原吉和夏原吉那是兩個人。

「顧御史、陳御史,太子殿下請你們二位過去。」

這兩人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敢在御史台打架。

幸好今兒陛下不在,不然這兩的官帽怕是不保。

御史台的辦公室,在午門內的一個院子裡頭。

離東宮倒是沒有多遠,快走十五分鐘也就到了。

這還是顧晨和陳寶船,第一次單獨見太子殿下。

兩人都有些緊張和害怕,路上誰也都不敢說話。

要知道,這位太子,可是歷史幾千年來地位最穩當的太子。

朱標。

不懂的人都說他仁慈,可懂歷史的人都知道不是那麼回事。

洪武大帝:「給朕誅九族。」

朱標:「爹,萬萬不可,咱們誅三族就可以了。」

眾位大臣:「殿下仁慈。」

誒,對了。

懿文太子仁慈的名聲,就是這麼得來的。

等到了東宮,文原吉先進去通報,沒一會兒就出來叫他們進去。

到了內殿,兩人連忙給朱標問安,可人家壓根就不搭理他們。

沒法子,兩人對視一眼,只得繼續躬着身子。

約莫又躬了一刻鐘,兩人都覺得腰不是自己的腰了。

朱標才終於大發慈悲,輕飄飄地說了一句免禮。

「說說吧,為什麼打架?」

朱標繼續看奏疏,頭也不抬地問道。

他也就是看這兩人沒什麼靠山,也算是年輕聰明。

這才想着指點一二,要不然兩個七品官還真是懶得見。

顧晨鼓起勇氣,拱手道:「回殿下,他胡亂上奏彈劾臣受賄,臣一時激憤,還請殿下原諒……」

洪武六年的時候,也就是去年,老朱親自參與修訂了大明律。

其中規定:受財枉法者,一貫以上的杖七十,每五貫再加一等,八十貫則處以絞刑。

而受財不枉法的,一貫以下杖六十,每五貫加一等,至一百二十貫杖一百,流放abc里。

不管是哪一種,他都接受#@不了,嗚嗚……

想起老爹整治貪官的嚴謹,導致官員們杯弓蛇影。

朱標也有些嘆氣,不過面上卻並沒有表露出來。

「為何激憤?」

難不成只能自己彈劾別人,不允許別人彈劾自己了。

「殿下……」

顧晨拱了拱手,強迫自己擠出了一抹苦澀的笑容。

「臣自幼家貧,寒窗苦讀數十載,這才於洪武四年中了進士,入御史台當了個七品小官。」

「官雖小,卻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從不敢有絲毫行差踏錯。」

「臣住的是應天府最便宜的房子,還是租賃的。」

房價太貴,買不起,根本買不起。

「吃的也是飽腹罷了,四五天方才能見一次葷腥。」

「衣裳也只不過有三件,奴僕也沒有能力買一個,還得自己動手洗衣裳、做飯、補衣裳。」

「臣今年已經二十有三,可因無房無馬無錢的緣故,早已經定親的媳婦,也沒錢去送聘迎娶進門。」

媳婦是縣丞的女兒,關鍵別人家裡是大地主。

你說你不整得稍微氣派一點點,那老丈人臉上有光嗎?

所以,這親事一拖再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