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一統亂世從擊潰白起開始 第10章_安誥小說
◈ 第8章

第10章

這場在堯山爆發的大戰雖然十分激烈,但堯山和秦軍大營之間相隔數十里,又有堯山、丹朱嶺、仙公山和韓王山四座大山阻隔,秦軍大營方面根本無從察覺。

這也是古代作戰信息和溝通落後的所帶來的弊端,在沒有電台出現之前都是無法解決的。

退一步說,就算有所警覺,在不能夠確認戰況的情況下白起也不會放棄自己的計劃。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翌日。

天色剛剛亮起,趙軍就再次發動了潮水般的攻勢。

這一次由於秦壘壁的失守,趙國大軍直接渡過了丹河,以秦壘壁為出擊點,朝着秦壘壁之後的光狼城秦軍大營發動了猛烈的攻勢。

紅旗漫卷殺聲震天,洶湧的趙軍士兵如潮水般席捲而來,聲勢無比驚人。

白起站在高台之上看着這一幕,平靜的下達命令:「讓前線的將士們拚命抵抗,吸引趙括投入更多兵力!」

根據白起的下一步計劃,兩路秦軍奇兵將會分別殺入到大小東倉河谷之中將趙軍切成兩段,然後各個擊破。

但趙軍主將又不是傻瓜,無論廉頗還是趙括都在這兩個地方布置了大量兵力,正常情況下秦軍是不可能攻破的。

所以必須要將這些兵力都吸引到正面來攻擊秦軍光狼城防線,才能讓大小東倉河谷的防守變得薄弱,白起的奇兵才有一舉突破的機會。

飛矢如蝗,箭簇如雨從秦軍的寨牆之上射出,將許多趙軍士卒射倒在了衝鋒路上。

然而趙軍方面也並非沒有準備,幾輛衝車轟隆隆的在眾多趙軍的助推下衝過秦壘壁,轟然撞在了秦軍大營的寨牆之上,許多在寨牆上作戰的秦軍士兵被直接震倒落地,發出驚叫。

更後面一點的地方,大批趙軍弓箭手也衝過丹水,以南岸的秦壘壁作為支點,開始對光狼城大營之中的秦軍弓弩手們進行遠程壓制。

眾多秦軍弓箭手紛紛中箭,從寨牆上手舞足蹈落在地面,砰一聲激起煙塵。

激戰極其慘烈,每時每刻都有眾多將士倒下,傷亡數字急速攀升。

長平決戰的第二天,血腥程度比起第一天而言越發猛烈。

不知不覺間,已經是正午時分。

廉頗站在大糧山的指揮高台之上,心神多少有些不寧:「依照之前的計劃,秦軍的誘敵深入之計已經開始,但趙括將軍遲遲未歸,究竟要不要按照他的計策繼續下去呢?」

說實在的廉頗還是有些猶豫,畢竟趙括提出來的這個「白起的計劃」,還是相當大膽而出人意料的。

精妙確實是精妙,但這種一旦行差踏錯就直接崩盤的計劃,白起真的敢在這種大戰之中用嗎?反正廉頗自認為自己是不敢的。

廉頗畢竟已經老了,他不再是當年那個血氣方剛的廉頗,雖然身體依舊健壯,但勇氣是遠遠不如以往了。

不然的話,趙王也不至於派上趙括來達成主動出擊的目標。

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廉頗將軍,怎麼還不開始集中兵力進攻?萬一白起覺得我們不上當,那就不好了。」

廉頗又驚又喜的抬頭,果然看到了趙括。

趙括也是忙碌一夜殲滅了司馬靳所部,稍微睡了一會之後就在天亮起身,迅速的趕了回來。

廉頗問道:「大將軍,堯山大營那邊的戰況如何了?」

趙括哈哈一笑,道:「敵將司馬靳和兩萬五千名秦軍盡數敗亡!」

廉頗身體一震,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還是忍不住拍案叫絕:「大將軍實在是高,老夫佩服!」

趙括臉色一正,道:「好了廉頗將軍,按我的命令去做吧,讓白起覺得我們已經中了他的計謀!」

廉頗正色道:「喏,末將這就照辦!」

眾多傳令兵開始從高台之上奔下,迅速將趙括的命令傳達下去。

秦軍光狼城大營之中,王齕已經有些按捺不住了,忍不住道:「君候,趙軍現在怎麼還沒有任何動靜,看上去似乎根本沒有要主動進攻的跡象,是不是司馬靳將軍那邊出了問題被他們察覺?」

白起眉頭一皺,淡淡說道:「稍安勿躁。」

說是如此,但白起其實也有些不淡定。

根據白起之前的估算,趙軍至少在一個時辰之前就應該全軍壓上以求一舉突破秦軍大營才對。

如果再慢一點的話,司馬靳切斷趙軍後路的消息可能就要傳到趙軍指揮部耳中,那時候趙軍就不肯出擊了。

當然就算趙軍不肯出擊白起也有備用方案,只不過備用方案就必須要用到強攻,不但秦軍的傷亡會更高,而且勝利的可能性相對也要低了一些。

就在白起有些心急的時候,一陣如雷的鼓聲突然傳來。

王齕定睛一看,忍不住叫了起來:「君候,趙軍開始集中兵力了!」

白起同樣也放眼看去,果然發現大批趙軍開始集中到了大糧山一線,無數旌旗招展,數不清的趙軍士兵蜂擁過河。

在戰線上的其他地方,原本密密麻麻的趙軍明顯少了許多。

白起長出了一口氣,重新露出微笑。

趙括小兒,你上當了。

就讓老夫來好好教一教你,讓你認清楚戰爭的殘酷吧。

下一刻,白起沉聲道:「立刻傳令下去,讓王陵、司馬梗兩部迅速出擊,分別渡河,進攻大小東倉河谷!」

此刻趙軍的主力已經集中在了大糧山這邊的丹河上游,而位於丹河下游的大小東倉河谷自然就成為了兵力薄弱的地帶,正是白起一直等待的制勝機會!

韓王山高台之上,廉頗凝神注視着秦軍大營,有些緊張:「大將軍,如果秦軍不上當的話,我們正面聚集兵力太多反而會導致傷亡太大啊。」

趙括氣定神閑,微笑道:「放心吧,別人可能不會,但白起……一定會的!」

趙括話音剛落,光狼城之中同樣也響起了震天的擂鼓之聲。

在秦軍的戰線最右側有一座山,名叫牛山,這裡平日是戰場不引人注目的邊緣地帶,也是白起用來埋伏奇兵的絕佳地帶。

就在光狼城鼓聲響起的這一刻,兩支秦軍隊伍同時從牛山的左右兩側殺出。

如果不是一開始早有準備的話,根本沒有任何人能夠想到在這樣的戰場邊緣竟然還隱藏着兩支生力軍!

秦國將軍王陵站在戰車之上,身着青銅重甲,手中拉弓射箭,一箭嗖的將一名正在趙壘壁之中指揮的趙軍軍官射落。

聽着泫氏城之中的驚叫,這位王氏家族的大將沉聲道:「快,全力渡河!」

無數拉車的駿馬嘶鳴,三百輛戰車搶灘爭渡,巨大的車輪濺起無數水花。

而在更加下游一些的數里地之外,另外一支兩萬五千人的大軍也正在秦國大將司馬梗的率領下爭渡。

長平戰場出現了十分奇異的景象,上游趙軍渡河進攻,下游秦軍渡河反攻,你來我往之間都想着要把對方一舉擊潰,拿下這場大戰的勝利!

看着這一幕,白起臉上的笑容越發的濃郁。

「趙括……果然還是上了本侯的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