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一統亂世從擊潰白起開始 第6章_安誥小說
◈ 第5章

第6章

這一切都被在韓王山之上的趙括看在眼中,神情凝重。

無論是前世還是這一世,這都是趙括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見識這種超級大戰。

慘烈,實在是太慘烈了,這簡直就是絞肉機!

但馬上,趙括就強迫着自己冷靜下來。

現在無數的趙國士兵正在前線捨生忘死的拼殺着,所有人的希望都繫於趙括身上,他絕對不能在這個時候有任何的分神和疏忽。

深吸了一口氣之後,趙括看了廉頗一眼,沉聲道:「廉頗將軍,都安排好了嗎?」

廉頗十分鄭重的點頭,正色道:「大將軍放心,老夫以性命擔保,絕對都按照大將軍的意思安排好了。」

趙括微微點頭,這才稍微放心。

雖然有着十幾里的正面戰場,但是丹河兩岸的空地其實就幾十里,這極大的阻礙了雙方兵力的展開,雖然各自擁有着幾十萬大軍,但正面能交戰在一起的兩邊加起來也就五六萬人。

秦壘壁之上,趙國士兵們一次次的攻上去,又一次次的被秦軍頑強的反擊打退。

每一次的來回拉鋸,都有成百上千的將士們在激戰中失去性命。

這支秦國軍隊,在幾十年里橫掃中原諸國,打敗了兩大霸主楚國和齊國,強橫無匹!

然而他們對面的趙國同樣也是不弱,不但鎮壓了北邊的異族,擊敗過霸主齊國,更是最近十年里東方六國之中唯一一個擊敗過秦國,並且消滅了秦國整整十萬大軍的國家。

無論從將帥到士卒,這都是一場不折不扣的巔峰對決!

鮮血已經完全染紅了丹河,許多士兵的屍首沿着河水一流漂浮下去。

血流漂櫓!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在趙括有條不紊的指揮下,趙軍的攻勢非但沒有減弱,反而變得越來越強。

漸漸的,已經是下午時分了,再過一段時間天就要黑了。

白起站在光狼城高台之中,突然目光一凝,輕輕的咦了一聲,臉色第一次產生了變化:「這個趙括……居然能找到這樣的機會嗎?」

在白起目光落下的那個地方,一支趙國主力軍突然殺出,趁着秦軍剛剛打退趙國一波激烈進攻稍微有些鬆懈的時機一舉沖入了秦壘壁之中,將那一處的秦軍守軍殺得四散而逃。

秦壘壁第一次出現了缺口!

這是一次無比準確的卡點,不是具備足夠的智慧才能根本不可能找到這樣稍縱即逝的破綻。

王齕就在白起的身邊,有些緊張的提醒道:「君候,趙國人突破了!」

白起微微點頭,道:「這個趙括倒是有點意思……對了,司馬靳那邊也應該到了吧?」

王齕思考了一下,道:「按照時間來說,司馬靳應該是落日之前能夠抵達堯山大營,然後天黑開始發動進攻。夜裡趙國人根本無法調動軍隊,明天白天趙括醒來就只能聽到他後路被斷絕的消息了。」

白起滿意點頭,道:「很好,那就先讓司馬靳表演一下。傳令下去,往前線增兵的數量減少三成,讓趙國人慢慢的佔領整個壘壁防線!」

秦壘壁是秦國人的第一道防線,按照白起的計劃這裡原本就是要在一番激戰之後讓給趙國人的,這樣才能夠誘使趙軍更進一步全軍出擊,從而露出白起想要看到的致命破綻。

王齕聞言有些猶豫,低聲道:「君候,如果我們減少增兵數量,那麼現在位於壘壁上的過萬將士和即將增援上去的援軍統統都會被趙國人殺死的!」

白起嚴厲無比的瞪了王齕一眼,厲聲道:「為了大秦的勝利,區區一兩萬將士的性命算得了什麼?本侯才是主將,你若是再公然反對本侯的命令,本侯就將你軍令處置!」

王齕臉色黯然,應了一聲之後急匆匆的下去傳令。

一直以來王齕對白起都是十分尊重的,但是在這一刻,王齕覺得面前這位自己的偶像和傳說中的那位大秦軍神相差太多了。

太冷血,太無情!

然而王齕根本不可能反抗白起的命令。

白起命令下達之後,秦軍的壘壁防線原本就被打開缺口又得不到足夠的援軍,不但無法將殺進來的趙軍給反擊出去,反而是整個秦壘壁防線開始被各個擊破,出現一個個新的突破口。

重新回到白起身邊的王齕看着一名又一名的秦軍士兵英勇作戰但最終卻被趙國士兵無情的砍殺身亡,雙手不知不覺間握拳,指節根根發白。

到了這個時候所有人都能夠看得出來,秦壘壁的失守已經是完全不可避免的事情了!

韓王山之上,廉頗的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作為當世名將,趙括剛才那幾次調度,尤其是那一次打開突破口的突襲看似簡單,實際上卻是極難的。

因為從主帥層層傳令到前線部隊的指揮官至少要一刻鐘(十五分鐘)的時間,也就是說趙括在十五分鐘之前就已經預測到了那一處戰場的情況,從而準確無比的下達了命令,最終才能在秦國的防線之中打開一道致命缺口,進而一舉突破整個秦壘壁防線。

在面對着秦國六十萬大軍的情況下,趙括僅僅只用了一天不到的時間就突破了秦軍的第一道防線,這無疑是極其驚人的戰績。

這位年輕的主將趙括,真的是用自己的能力在一步步的改變着廉頗的看法。

廉頗長嘆一聲:「都說大河後浪推前浪,看來老夫這前浪果然是不行了,以後的戰場只能是趙括大將軍這般年輕人的舞台了。」

面對廉頗幾乎是吹捧一般的讚揚,趙括微微一笑,道:「廉頗將軍,其實剛才白起已經悄悄的露出了破綻。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白起在我們打開了第一個突破口之後就悄悄的減少了對前線的援兵數量。」

「什麼?」廉頗大吃一驚:「還有這種事?」

旋即,廉頗心中突然又有些汗顏,白起的減兵之計竟然如此精妙,連自己這種久經沙場的老將都被白起騙過了。

好在還有趙括大將軍……

藺相如那個老傢伙還寫信過來說要多多照顧趙括不讓趙括犯錯,如今倒是趙括教導廉頗不讓廉頗犯錯了。

就在廉頗心中轉動念頭的時候,趙括突然開口道:「是時候了。」

廉頗有些茫然的抬頭:「什麼是時候了?」

趙括微微一笑,道:「廉頗將軍,這邊秦壘壁的防線日落之前必定會被我軍攻克,白起為了引誘我們繼續進攻一定也不會再發起什麼反撲了,所以接下來的戰事就由你來接手指揮吧。」

廉頗下意識的點頭,隨後猛然驚醒:「大將軍你這是要去哪?」

趙括哈哈一笑:「白起不是搞了一路援兵想要奇襲我們的後路嗎?我這就去會一會白起的這一路精銳!」

片刻之後,趙括在一百名騎兵的簇擁下,帶着一陣陣的馬蹄聲,飛一般的朝着後方而去。

趙括早就已經算好了,白起的騎兵可是繞一個大圈子還要隱蔽趕往,起碼也要天黑才能發動進攻。

趙括則是直接騎馬從大糧山這邊一路穿過趙國防線走最短的路線趕去,速度快了不知道多少倍,時間是絕對來得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