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一統亂世從擊潰白起開始 第2章_安誥小說
◈ 第1章

第2章

「穿越誰不好,居然穿越成了趙括……」看着面前這座古色古香充滿了古代韻味的房屋,再看着面前青銅鏡之中的這個身着將軍盔甲、英氣勃勃的年輕人,曾經的現代人、如今的趙國人趙括相當難以淡定。

趙括……千古背鍋俠,但凡對戰國歷史有所了解的,哪個不知道趙括這個悲劇背景板?

根據腦海之中融合的記憶,現在正好是公元前260年,長平之戰的決戰即將爆發。

歷史記載,趙括在取代廉頗出任主將之後,於決戰時被秦國大將白起巧妙設伏,最終趙括率領的四十萬趙國軍隊被白起擊敗並盡數屠殺,趙括本人也在這一戰中身敗名裂而亡。

這一戰奠定了白起戰國第一名將的地位,也讓趙括和趙國成為了秦國一統天下的墊腳石!

房門打開了,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貴婦走了進來,語氣溫和:「括兒,你準備好了嗎?」

趙括穿越至今已經好幾天了,他當然知道這便是自己的母親,趙國馬服君趙奢的夫人。

說起來趙括也是名門之後,他的父親趙奢曾經在閼與之戰中打敗並殲滅了十萬秦軍,還斬殺了白起最得力的助手胡陽,獲封馬服君,位極人臣。

但趙奢在前幾年死了,如今家中的男主人就是趙括。

趙括站了起來,恭敬的朝着母親行禮:「母親,兒準備好了。」

根據趙括的記憶,今天就是他進宮拜見趙王並領取兵符,然後率軍前往長平取代廉頗,和秦人決戰的日子。

趙母看着趙括,嘆了一口氣:「你去世的父親曾說過,你必須要磨礪到三十歲之後才能夠獨自率領一支偏師,四十歲之後才能成為一國大軍統帥。可現在你才二十五歲就要統領四十萬大軍去和秦國決戰……實在是太早了。」

趙括低頭,心中突然湧起一股志氣,沉聲道:「母親,兒雖然年輕,但絕對不比任何人差!」

是的,且不說穿越者的身份,就是歷史上的趙括同樣也是熟讀兵書,和別人討論兵法之時從來都是辯得對方啞口無言,就連已經去世的老爹趙奢都辯不過趙括。

所以後來趙括失敗之後就有了一個成語來諷刺他,叫做「紙上談兵」。

趙母看了趙括一眼,嘆氣道:「罷罷罷,既然你想要尋死,那便去吧。反正為娘也已經向大王上書,如果你兵敗身死,大王也不會追責給我們趙家。」

趙括聞言,心中頓時一痛。

果然史書沒有騙人。

在歷史上,趙母極力反對趙括取代廉頗作為主將,並要求趙王如果真的讓趙括當了主將,那麼趙括兵敗之後不能牽連包括趙母在內的趙括家人。

這個要求也得到了趙王的同意。

雖然知道歷史上是這樣寫,但趙括畢竟融合了兩世記憶和情感,聽到自己親生母親這麼不看好自己,心裏很不是滋味,偏偏又不能反駁。

很快,趙括告辭了趙母,坐着馬車離開了家,朝着趙國都城邯鄲王宮而去。

王宮裡有一座很高的台階,無數全副武裝的趙國士兵在台階兩旁站立,氣勢驚人。

檯子上有一座十分莊嚴巍峨的廟宇,這便是趙國的宗廟。

宗廟之前,趙括單膝跪地,從面前的趙王手中接過象徵一國兵事的斧鉞。

趙王的名字叫做趙丹,年紀也就比趙括大了兩三歲,同樣是一個年輕人。

年輕的趙王看着趙括,沉聲道:「趙括將軍,大趙如今的困境你也知道了,長平之戰只許勝不許敗,你能否做到?」

趙括點了點頭,沉聲道:「臣必定竭力而為,為大趙帶回勝利!」

趙王用力點頭,拍了拍趙括的肩膀,將一個小小的青銅虎像放在了趙括手中:「寡人相信你!」

這個只有巴掌大的青銅虎像,就是四十萬趙國大軍指揮權的象徵——虎符。

趙括拿着這個虎符,心裏沉甸甸的。

四十萬趙國大軍,數百萬趙國子民的命運,從這一刻起就真正落在自己手中了!

在趙王的身後幾米之外,眾多趙國大臣看着這一幕,竊竊私語。

「趙括如此年輕,當真可行?」

「國中已經無糧,沒有糧食讓士兵怎麼打仗?若是再讓廉頗那樣死守不出的話,我們大趙就不戰自敗了!」

「是啊,可惜廉頗將軍說什麼出戰必敗,竟然不肯主動出擊,唉。」

「要我說啊,廉頗將軍就是老了,被秦國人嚇怕了。他要是肯出擊,就不需要這個趙括趕鴨子上架了。」

「你不懂,最近城中有一些流言,說是廉頗將軍不出戰是因為有了反心!」

「噓,在大王面前說這種話,你活膩了?那些只是流言而已。」

「流言未必就不是真的。」

「反正現在大王都決定了,就看趙括是不是和他爹馬服君一樣有本事了。」

……

這些聲音都被趙括聽在耳中,很多人其實都不相信趙括,他們更信任廉頗。

即便現在趙括已經被正式任命成趙軍主將,人們討論的焦點還是廉頗!

趙括深吸一口氣,站起來朝着趙王再行一禮:「大王,臣出發了!」

趙括不打算辯解,也沒有那個必要。

男人,實力說話,戰績說話。

歷史上的趙括不是白起對手,但我……不同!

突然,一位大臣邁步出列,擋住趙括去路:「將軍請留步,藺某有話要說。」

趙括定睛一看,原來是赫赫有名的趙國上卿藺相如。

趙括略一思索,突然明白:「藺卿莫非是想要為廉頗將軍說話?」

藺相如和廉頗之間的「負荊請罪」典故那可是千古流傳的,也是因為這件事情之後藺相如和廉頗就成為了政治上的鐵杆盟友。

而藺相如和廉頗最大的政敵就是趙括的父親馬服君趙奢,還有現在的趙國相邦平原君趙勝!

藺相如年過半百,頭髮已然花白,聞言嘆了一口氣:「事到如今,藺某又怎麼可能反對大王之命?只是希望趙括將軍能以趙國蒼生為重,出戰之時慎之又慎,不要中了秦國主將王齕的計謀!」

趙括看着藺相如,心中突然一股怒氣湧起。

我的母親不看好我。

趙國的大臣不看好我。

就連你藺相如這樣千古傳誦的賢臣,也覺得我這個主將不行!

趙括深吸一口氣,緩緩說道:「藺卿請放心,我趙括雖然年輕,但也是趙國臣子,也一樣會為了大趙霸業拚死搏殺!還有,有一點你說錯了,秦國的主將其實已經不是王齕了。秦國武安君白起早就已經悄悄到了長平大營,暗中取代了王齕的主將之位!」

歷史上,一開始長平之戰的對陣是秦國主將王齕對趙國主將廉頗,後來秦王看到王齕久攻不克就秘密用白起替換了王齕當主將,同時讓人在趙國之中散播謠言說廉頗要反,只有趙括才能救趙國。

這個陰謀騙過了歷史上的趙國所有人,但騙不過現在的趙括!

說完這句話,趙括在一片愕然之中大步走下高台,踏上自己的主將戰車,鏗鏘有力的下達命令。

「全軍出發!」

宮城之外早已集合完畢的二十萬趙國大軍旌旗舞動,猶如一條長龍般朝着上黨郡長平戰場而去。

藺相如站在高台之上,臉上的震驚久久未退。

剛才趙括突然說出的消息實在過於勁爆,讓藺相如措手不及。

在藺相如身旁不遠處,趙括最大的支持者、趙國相邦平原君趙勝同樣也是十分吃驚,心中暗想:「想不到秦國人竟然暗中派出了白起這個最強戰將……」

平原君很了解廉頗,他覺得廉頗是肯定打不過白起的。

不過,平原君的臉上很快就浮現出了希望。

既然趙括能看穿秦國人的詭計,那麼……他應該能贏吧?

平原君悄悄的握了一下拳頭。

趙括,你可一定要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