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8章(2)

「……」我對他的害怕和傅煙雨對他的害怕不是一回事好嗎。

我怕他是因為我心虛害怕他記起多年前我們倆的不正當關係,而傅煙雨對他的那種害怕則是老鼠見着貓多看一眼就會死的那種。

見我不吭聲,寧澤言接着問:「她是你約的人?」

我悻悻的點頭,「是啊。」

可是我約的人被你嚇跑了。

像是看出我心中所想,寧澤言低笑了聲,「一起吃飯?」

我想也不想便拒絕,「不了,寧醫生你自己去吧。」

寧澤言眸色深了幾分,「擔心男朋友誤會?」

記不清這是他第一次說這句話了,他似乎真的很喜歡提我男朋友。

我頓了頓,點頭,「是。」

寧澤言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沒再強。

當車子從我面前開走的時候,我仍舊有些回不過神。

我至今記得同居的那兩年,即便我們的關係再親密,都沒有在同一張桌子上吃過飯,可今天中午一起吃過一頓後,晚上他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跑來喊我一起去吃飯……

我甩了甩腦袋,不再去回想,買了桶泡麵,回了公寓。

邊吃泡麵,邊撥通對話,剛想要興師問罪約。

就聽見傅煙雨嗲聲嗲氣的喊道:「小安安~」

我皮笑肉不笑,「喊祖宗也沒用,好好給我解釋清楚今晚的事!」

傅煙雨支吾了好一會兒,「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我跟寧澤言有些過節。」

「什麼過節?」

「不能說!」

我也不知道為啥,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荒唐的猜想,她不會也和寧澤言有過那種關係吧?

很快,我就將這個不切實際的猜想,拋之腦後。

傅煙雨不是這種人,她要是敢這樣,她父母不打斷她的腿,她不像我,我已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