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醫定終身 第6章_安誥小說
◈ 第5章

第6章

第5章

我腦海中像是有什麼東西炸開,腦子裡霎時間一片空白。

我的心頃刻間提到了嗓子眼裡,抓着包包的手下意識緊了緊。

遇見他那年正逢我人生最是黑暗的時候,我們豈止是見過,還睡過。

可說到底那兩年並不光彩,即便他真的還記得我,在他眼裡我不過是個為了錢出賣自己身體的女人罷了。

我鬆開了緊攥着的手,「或許吧。但我並沒有見過寧醫生。」

寧澤言沒有說什麼,望着我的那雙眸子深邃難懂。

我被他看得心慌不已,手心裏很快就濕濡一片。

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了,我飛快的對他說了句「再見」,低着頭快步走出了樓道。

為了上班方便上班,我租下的那套公寓離醫院不遠,不塞車的情況下大概十分鐘左右的車程。

我照常站在公交站等公交車,一輛黑色的轎車突然在我面前停了下來。

只一眼,我便認出正是早上在醫院門口差點兒擦到我的那輛車子,路虎攬勝。

車窗滑下,露出男人英俊的半張臉。

「上車。」

我沒有動,怔怔的看着車內的男人。

恍惚間似回到了多年以前,在那條破舊的街道上,他將車子停在我面前讓我上車。

當年便是上了他的車子,才會有後來那兩年見不得光的同居生活。

才會有,我小腹上的這條疤痕……

寧澤言偏頭看着我,重複了一遍,「上車。」

我故作輕鬆的挑着眉問:「寧醫生要送我回去?」

「嗯。」寧澤言輕應了聲,俊逸的臉上沒有多餘的神情。

我遲疑了片刻,拉開后座的車門,彎身坐了進去。

車內飄蕩着淡淡的香氣,那清幽的香味兒依然是我記憶深處的味道。

寧澤言問:「住哪裡?」

我輕聲報了我公寓的地址。

車內十分安靜,只不時有汽車的鳴笛聲從外面傳進來。

我扭頭望向窗外時,眼角的餘光不經意瞥見他的手。

這雙漂亮的手,原來是拿手術刀的。

前方十字路口的紅綠燈紅燈亮起,車子緩緩的停了下來。

我下意識抬頭,從後視鏡中不偏不倚的對上了他投來的目光,我急忙錯開了視線。

靜默片刻,寧澤言突然問:「聽說你剛從美國回來?」

「實習期結束,拿到畢業證和醫師資格證就回來了。」我沒有隱瞞,如是道出。

「你學歷不低,為什麼選擇來這家鎮一甲醫院。」

「這座小鎮是我的故鄉。

綠燈適時亮起,寧澤言沒有再問,我暗暗的鬆了口氣。

幾分鐘後,車子在我公寓樓下停穩,我推開車門下車,「寧醫生,多謝。」

寧澤言輕輕頷首,似乎沒有說話的意思。

我幫他關上車門,正要轉身時,他卻突然開了口:「半個小時後下樓。」

沒等我問為什麼,車子已經絕塵而去。

連續一個多月加班,公寓里沒有存糧,我索性在樓下的商店裡買了杯泡麵。

吃完泡麵時間也差不多了,我拿起包包拎着垃圾下了樓。

天色微暗,街邊的路燈陸陸續續的亮起,將整條街道都被照的昏黃昏黃的。

我隨手將垃圾丟進石階下的垃圾桶里,正要往前走,一抹身影忽然擋住了我的去路。

嗅着女人身上傳來的那股濃郁的香水味兒,幾乎不用看都能猜到是誰了。

蘇雲歌,袁皓的那個小青梅。

只可惜妾有心郎無意,連着袁阿姨也不喜歡她,她似乎就只能三天兩頭來我面前刷存在感。

為防止瘋子咬人,我稍稍退開兩步,「有事?」

蘇雲歌通紅着雙眼瞪着我,全然沒有在袁皓面前的那副文靜淑女模樣,反倒像是豎著刺的刺蝟,衝著我吼:「是不是你跟袁皓說了什麼,他為什麼不接我電話!」

我從不會管袁皓這些,聽着她篤定的語氣,我知道不論我說什麼,她都不會相信。

我索性點頭,大方承認,「對,是我讓他不接你電話,不理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