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直到徹底看不見站台的身影。
嚴鳶歌才收回視線,回到火車內,隨即眼前便被遞過來了一塊手帕。
抬眼看去,對上的是林序維關心的眼神。
嚴鳶歌接過手帕,有些不好意思地擦擦眼。
「林院長,不好意思,讓你看笑話啦。」
林序維安然坐在她的對面,不太在意地搖搖頭:「真情流露,怎麼能算笑話呢?」
被他這麼一打趣,嚴鳶歌臉上更不好意思了。
她低下頭,忙想起什麼來,匆忙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前天林序維給她的那張題目來,轉移了話題。
「哦對了林院長,您上次給的這個題目,我抽空推算了下,你看看對不對?」
這話一出。
林序維愣了下,略有些不可置信:「你這麼快就有推算結果了?」
這可是世界級難題,就算是前級推測也是經過多年的證明才有結論。
嚴鳶歌只用了兩天晚上就有了初步想法,實在是讓林序維感到震驚,他懷着遲疑的心態將接過她遞過來的紙,低頭看去。
「我也不知道對不對,隨便推的,如果沒推對,我回去再想想。」
嚴鳶歌說著,心裏有些忐忑。
這個題目確實出乎了她的能力,題目里有些東西她都有些看不太懂,只能用她自己的想法多算了幾回,覺得應該是這樣。
也算是誤打誤撞,雖然寫得步驟多了些,但最後的結果誤打誤撞也是對上了。
然而接到她給的答案後,對面的林序維神色嚴肅盯着紙面,竟然遲遲不說一句話。
整個車廂鬧哄哄的。
可嚴鳶歌在林序維這般嚴肅的表情下,耳里卻聽不見任何聲音來,她的心跟着高高提起。
跟着林序維學習這麼久。
嚴鳶歌還從來沒有見到林序維這個樣子過。
她不免有些膽戰心驚,過了許久,注意到他的視線第十遍掠過她答案的最後一頁,嚴鳶歌忍不住小聲問:「林院長,是我算錯什麼了嗎?您跟我直接說沒事的。」
在她的問話下,林序維終於從題目中緩緩抬起頭來,他那雙向來平靜的眸中在這一刻浮現的是前所未有的震驚與喜悅。
他看向嚴鳶歌的眼神極為複雜,說話的聲音都沒了以往的穩重,帶了細微的顫抖。
「月嬌,你真的是天才,是數學家百年難遇的天才。」
他的眼底閃爍着異樣的熱切火光。
看着嚴鳶歌擺在一旁的奧數題,林序維忍不住笑了出來:「我現在才發現,讓你去參加奧數競賽簡直是大材小用了,你的能力jsg完全可以往更遠大的地盧發揮。」
這樣直白的誇獎讓嚴鳶歌有些無所適從。
她愣愣看着面前的林序維,半天才吶吶道:「我不懂這些,您讓我去學什麼我就去學什麼。」
「反正我覺得學數學很有趣,只要是跟數學相關的東西,我都覺得有趣。」
嚴鳶歌的眼神淳樸單純,沒有那些自知天才之人的孤傲。
林序維心裏有些觸動,在她面前,他一時竟有些不敢面對,此刻碰見嚴鳶歌這樣純正真心喜歡數學的天才,他才知道過去的自己有多自負。
他深深看了嚴鳶歌一眼,決心引她走上她該走的道路。
「月嬌,這次去滬市,比完賽後我帶你去見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