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大院衛生所,診療室。
嚴鳶歌慌忙走進來,掀開白色的病房簾,入眼就見鄭子軒正靠在病床頭,他的頭上腳上都打着繃帶,臉上還有擦傷。
「怎麼回事?」嚴鳶歌心一下提了起來。
鄭子軒搖搖頭,蒼白的臉上朝她擠出笑來:「不好意思啊,我騎車摔了一跤,買的老母雞都跑了。」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說這種話。」
嚴鳶歌紅了眼,沒好氣地瞪他一眼,隨即正色問:「傷怎麼樣了?」
「沒什麼大事,」鄭子軒擺擺手表示,「醫生說腳崴了,休養幾天就好了,放心好了。」
這話讓嚴鳶歌攥緊了手,一時不知該如何說。
擔心、自責、愧疚。
種種情緒席捲而來,讓嚴鳶歌突然眼眶也跟着一熱。
就在這時。
病房簾被護士同志倏地掀開。
「鄭子軒病人的家屬跟我去拿葯!」
「來了!」
嚴鳶歌當即應聲,忙轉身跟着護士去了。
一路上,她的腦子亂糟糟的。
跟着護士到了藥房,拿好葯後。
嚴鳶歌又問了一些照料的細節部分,問仔細了,記住了這才回去。
踏入病房。
白色的帘子擋住了她的視線,她正要上前掀開時。
帘子後猝然傳來了鄭母的聲音:「你幹嘛要瞞着月嬌?醫生說你這傷得住個幾天院呢。」
嚴鳶歌的腳步僵住,原本要掀開病房簾的手也在這話中僵住,她往下聽。
只聽見鄭子軒嘆了口氣:「她明天就要去滬市了,不能影響她。」
隨即鄭母語氣中哽咽中帶着些許無奈。
「月嬌心裏明顯還是有你的,你受傷,她肯定是願意照顧你的,你們感情沒準還能一來二去得升溫,但你這個時候讓她走了,日後可沒什麼機會能相處了!」
聽到這個。
嚴鳶歌的手不覺收緊,她不知道鄭子軒會怎麼回答。
若是鄭子軒真要她留在家裡照顧他,她又該如何選?
過了片刻。
她聽見鄭子軒深深嘆了口氣說:「可我這傷是我自己騎車造成的,沒道理綁着人家照顧我,她有她自己的追求,再說她去滬市也就幾天時間,我跟她感情的事,不急在這一時半會,您就別操心了。」
「不管怎樣,我的這傷跟月嬌沒有關係,不要拿這事去讓她自責。」
一字一句落入嚴鳶歌的耳里。
也讓她的心一時五味雜陳。
嚴鳶歌沒想到,鄭子軒如今竟然真的這般替她着想。
裡頭的鄭母聽了這番話,也就沒再多說什麼。
「行,你們自己的事,我不管了。」
嚴鳶歌在外面站了好一會兒,這才掀開帘子走進去。
她將手裡的藥包放在病床柜上,佯裝無事地跟鄭母打招呼。。
「媽,您來了。」
鄭母點點頭,笑道:「月嬌,明天你就安安心心去滬市比賽,家裡有我呢!」
嚴鳶歌定定看向鄭子軒,「你真的沒事嗎?」
鄭子軒揚起笑來:「沒事,我等着在報紙上看見你得獎的好消息!」
他這樣說了,嚴鳶歌也就不再多說什麼。
她也跟着笑了起來:「好。」
兩天後。
嚴鳶歌踏上了去往滬市的火車。
上車前,她看見鄭子軒拄着拐買了站台票來送她。
「嚴鳶歌!我等你回來!」
他的呼聲引來火車站不少人的注目。
這人傷都沒好就跑出來,真是不要命了。
嚴鳶歌臉色泛紅,趴在車窗忙向他揮手:「我知道了,你趕緊回去吧!」
火車嗚嗚響着,往前啟動。
嚴鳶歌趴在窗戶邊,看着鄭子軒的身影始終站在原地。
不知怎的,她的眼眶莫名有些濕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