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大院衛生所,診療室。
嚴鳶歌慌忙走進來,掀開白色的病房簾,入眼就見鄭子軒正靠在病床頭,他的頭上腳上都打着繃帶,臉上還有擦傷。
「怎麼回事?」嚴鳶歌心一下提了起來。
鄭子軒搖搖頭,蒼白的臉上朝她擠出笑來:「不好意思啊,我騎車摔了一跤,買的老母雞都跑了。」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說這種話。」
嚴鳶歌紅了眼,沒好氣地瞪他一眼,隨即正色問:「傷怎麼樣了?」
「沒什麼大事,」鄭子軒擺擺手表示,「醫生說腳崴了,休養幾天就好了,放心好了。」
這話讓嚴鳶歌攥緊了手,一時不知該如何說。
擔心、自責、愧疚。
種種情緒席捲而來,讓嚴鳶歌突然眼眶也跟着一熱。
就在這時。
病房簾被護士同志倏地掀開。
「鄭子軒病人的家屬跟我去拿葯!」
「來了!」
嚴鳶歌當即應聲,忙轉身跟着護士去了。
一路上,她的腦子亂糟糟的。
跟着護士到了藥房,拿好葯後。
嚴鳶歌又問了一些照料的細節部分,問仔細了,記住了這才回去。
踏入病房。
白色的帘子擋住了她的視線,她正要上前掀開時。
帘子後猝然傳來了鄭母的聲音:「你幹嘛要瞞着月嬌?醫生說你這傷得住個幾天院呢。」
嚴鳶歌的腳步僵住,原本要掀開病房簾的手也在這話中僵住,她往下聽。
只聽見鄭子軒嘆了口氣:「她明天就要去滬市了,不能影響她。」
隨即鄭母語氣中哽咽中帶着些許無奈。
「月嬌心裏明顯還是有你的,你受傷,她肯定是願意照顧你的,你們感情沒準還能一來二去得升溫,但你這個時候讓她走了,日後可沒什麼機會能相處了!」
聽到這個。
嚴鳶歌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