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誰敢惹首長的小甜心,滅他全家! 第5章_安誥小說
◈ 第4章

第5章

沈父和大哥沈起在收到消息後,連夜趕回來。

一大早,沈白在客廳里『聲情並茂』的把事情又複述了一遍。

沈起聽完,推了推鼻樑上的金絲框眼鏡,皺眉,「妹妹昨天一頓飯都沒吃?」

「芝芝哪還有心情吃?好心當成驢肝肺不說,還被抽了一巴掌!」說完,沈白看向樓上的房間,心疼的很。

沈起眸色一沉,「我說的是沈希。」

沈白哪有心思去管她,就算餓肚子也活該!

沈父看向他,語氣嚴肅,「不管怎麼說,沈希是你親妹妹,在事情還沒有調查清楚之前,把你這些臆斷的猜測收回去!」

沈白不服,「爸,大哥,受委屈的是芝芝,你們怎麼都向著沈希?!」

話音一落,溫清雅紅着眼下樓。

沈俊良趕緊起身去扶,發生這麼大個事他也沒陪在身邊,讓妻子一個人哭了一晚上。

「這件事必須徹查。」溫清雅忍了一天沒派人去查,就是覺得此事不光彩,等着丈夫回來決定。

「查,必須要查!」沈俊良語氣很重。

沈希今天起的早,樓下的動靜她聽的一清二楚。

接着,樓梯傳來腳步聲,敲門聲響起。

「希希,是大哥,醒沒有?」門外傳來沈起的聲音,溫和的聲線里透着小心翼翼。

沈希打開門,男人散發著清冷的氣息,「大哥。」

沈起看着妹妹削弱的臉,又想起沈白說的那些話,眼底泛起心疼。

「下樓把早飯吃了,別餓出毛病讓爸媽心疼。」沈起說道。

兩人下樓,沈白也把沈映芝叫出來吃早飯。

相比較一臉冷靜的沈希,沈映芝可就委屈多了,不僅臉腫,眼睛也紅腫。

沈俊良看着兩個女兒截然不同的模樣,一時竟不知道說什麼。

「爸,媽,我要跟你們一起去派出所。」坐下後,沈希開口。

「你去做什麼?還嫌不給我們沈家丟人?!」沈白吼了一句,在爸媽的眼神下氣焰頓消。

沈希沒理他,而是看向沈映芝,「李老二你認識嗎?」

沈映芝立馬否認,「我怎麼可能認識什麼李老二。」

「哦?」沈希眉頭一挑,「既然不認識,那你昨天怎麼就肯定我上了李老二的車?」

沈映芝眼底一慌,一臉無辜的解釋,「姐姐你和他熟,之前還想介紹我們認識你忘了嗎?」

「你慌什麼,我就隨口一問。」說完,沈希動筷,她昨天沒怎麼吃東西,一直在房間里研究空間。

她沒想到自己穿書後,還帶了一個空間外掛。

沈白又站出來替妹妹說話,「你別把那些不三不四的臭毛病帶給芝芝,她把你當姐姐,你把她當什麼了?」

「行了——」沈俊良拍桌,臉色慍怒。

沈映芝嚇的一哆嗦,「對不起爸爸,是我的錯。」

沈俊良看她一眼,仔細看能看出他眼裡的一絲薄涼。

對於這個養女,他向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初在福利院收養她的時候就知道她有點小心思,但為了妻子他選擇支持。

隨着親女兒被找回來,養女的性格他更是摸的透透的。

但沒想到他的一昧縱容竟害了自己的親女兒。

「好好吃飯。」說著,沈俊良給親女兒夾了個肉包子。

沈映芝以為她也有,還特意把碗往前挪了一點,結果沈俊良都沒看她一眼。

沈白見了,故意當著沈希的面給妹妹剝了個雞蛋。

幼稚。

沈希繼續吃飯。

吃完飯,沈映芝偷偷打量沈希,她怎麼也想不通逆來順受的沈希變化那麼大,難不成那一晚受了大刺激?

可一想到她那晚是和璟南哥在一起,妒火恨不得掐死她!

但她更擔心前晚的事暴露。

沈希想着昨天早上顧璟南說的話,故意把去派出所的時間挪到下午。

本想再陪陪親女兒的溫清雅見她又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只能和沈俊良商量接下來的事該怎麼辦。

沈俊良把老大派出去摸情況,老大性格沉穩,做事有分寸,怎麼都比性格單純的沈白好。

臨近中午,門鈴響了。

保姆一開門,是個穿軍裝的年輕小伙,精神抖擻。

「你好,我找沈先生和沈夫人。」小高奉命前來接人。

保姆被眼前這個穿軍裝的年輕小伙嚇了一跳,以為是主人家遭上了禍事,趕緊去叫人。

沈映芝聽到動靜出來,看見是璟南哥的警衛員,手腳頓時冰涼。

沈家和顧家相熟,溫清雅和顧璟南的母親還是好姐妹,小時候兩家經常聚會,後來各自忙碌。

特別是顧璟南入伍後,沈映芝幾乎就沒再見過他。

但年少的懵懂藏在心間,她喜歡璟南哥,盼着有一天能做光榮的軍嫂。

誰知道璟南哥因傷退下一線,聽說那隻傷了的眼睛永遠都不會恢復光明。

可儘管如此,沈希也配不上殘疾的璟南哥!

沈俊良夫婦下樓,神色有些凝重。

小高立馬說明來意:「沈先生,我奉顧首長的命令過來接您和夫人還有沈小姐去國營飯店。」

沈希跟着下樓,早做好了出門的準備。

沈俊良夫婦對視一眼,「好,我們收拾下就去。」

沈映芝聽了,也趕緊回屋換身漂亮衣服。

結果要出門時,被小高攔住,「顧首長沒有邀請你。」

「什麼意思?」沈映芝瞪他。

沈希輕飄飄地說道:「眼睛腫成這樣出門,不嫌給沈家丟臉。」

這話惹怒了沈映芝,偏偏最疼愛她的二哥也被她叫去派出所了。

她見爸媽下樓,又換上無辜的委屈臉,「媽,我又不是外人,為什麼不能和你們一起去?」

沈俊良率先開口,「你在家待着。」

溫清雅也不好多說,畢竟她也不太想讓沈映芝跟着,她要聽聽璟南這孩子的說法。

見媽媽沒有幫她說話,沈映芝也不敢忤逆爸爸,只能聽話的送他們出門。

國營飯店。

車剛停下,沈希一眼看見站在門口的人。

顧璟南一身軍裝站在那,身材挺拔,優越的五官讓過路人都忍不住瞄他幾眼。

但沒人敢接近他,因為他的左眼裡有一朵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