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在獄中講治國,千古一帝隔牆聽全章節 第9章_安誥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從皇宮出來,蒙毅便直奔少府。

陛下鮮少專門安排自己一件事情,這一次將造紙這件事情交給自己,蒙毅當然不敢怠慢。

而且冉方雖然已經給了很詳細的製作過程,但是具體的操作還是要他和工匠們一起慢慢琢磨才行。

這麼重要的東西,絕對不出半點岔子!

而來到少府將造紙的事情安排下去之後,蒙毅索性住在了少府當中。

一連幾日都未曾歸家!

這天一早,蒙毅頂着兩個大大的黑眼圈,來到考工室。

「如何,今日嘗試的怎麼樣了?」

只見一名小吏朝着蒙毅行了一禮,神色間滿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大人,已經嘗試很多次了,做出來的東西不是無法定型,就是脆弱的很,根本無法達到配方當中描述的樣子。」

聽到這話,蒙毅眉頭便是一皺。

下一秒,那小吏便猶豫着說道:「大人,是不是這配方有問題?」

話音剛落,蒙毅臉色就變得陰沉起來。

「此話不要再說!否則本官也救不了你!」

這世上,有誰敢質疑陛下?

這秘方是陛下給的,在蒙毅看來,就絕對不會有問題!

就在蒙毅看看是不是哪裡出了問題的時候,工棚里突然傳來一聲高喊!

「成了!成了!」

聽到動靜,他一個激靈回過神來,隨即便看到一個工匠托着木盤朝他跑過來,眼底的黑青也擋不住眼中的驚喜。

「大人,成了!這東西做成了!」

蒙毅看了一眼放在托盤裡白色的「紙」,眼底的激動怎麼也隱藏不住。

他謹慎地用手在紙上撫摸了一下,然後小心地用手把紙拿起來,確定不會散開。

「真的成了?!」

將紙拿起來晃了晃,極佳的韌性讓蒙毅的眼底浮現出來一抹興奮之色。

「本官這就帶着它去入宮復命!」

這麼重要的東西,他一定要親自給陛下送過去。

咸陽殿內,一連幾日少府都沒有消息傳來,嬴政心中多少有些擔憂。

雖然他對冉方的實力很認可。

但東西沒做出來,嬴政也無法避免的擔憂起來。

就在嬴政心中琢磨這些的時候,一名內侍突然跑了進來。

「陛下,蒙大人求見!」

聽到這話,嬴政急忙開口說道:「宣!」

不過片刻,只見那蒙毅端着托盤走進咸陽殿。

嬴政見蒙毅身上衣服褶皺,頭髮凌亂,一看就是幾日沒合眼的樣子。

蒙毅此刻跪在地上,把紙舉過頭頂,「啟稟陛下,臣幸不辱命,終於把這紙做出來了。」

坐在上面,嬴政也能看到蒙毅手中那一張白白的紙,心中也有些迫切。

「呈上來。」

趙高恭恭敬敬地把所謂的托盤殺接過來,放在嬴政面前。

嬴政眼中有絲絲的期待,他伸手輕輕摸了摸紙,心中感嘆確實是神物,竟然能如此薄且輕盈。

若真能鞋子,那確實如冉方所說,這紙將會是十分輕便的。

他拿起旁邊的毛筆,表情嚴肅地在紙上寫了一個「秦」字,等了幾秒,沒有散開,而且用手摸上去竟然也不會沾到手上。

書寫起來,確實比在竹簡上方便很多。

「賞!」

蒙毅看到嬴政拿起筆的時候,心中也有隱隱的期待,聽到嬴政說「賞」字的時候,他心裏的大石頭才落了地。

他的心中也激情澎湃,但是也沒忘了跪下磕頭謝恩,「謝陛下。」

嬴政見狀,笑着說道:「蒙毅,此物能夠造出來,你也同樣功不可沒,看你樣子應當這幾天都沒有好好休息吧?」

「為陛下,臣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蒙毅不敢邀功,只是低着腦袋說道。

而聽到這話的嬴政,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開口道:「如此你便先行退下,好生休息吧。」

蒙毅躬身一禮。

「臣領旨!」

見蒙毅轉身退下,一旁的趙高看着嬴政面前的紙,眼中卻是閃過一絲憂慮。

造紙的事情趙高也知道,現在看這蒙毅竟然還真的把它做出來了!

眼底閃過一抹殺意,趙高心中也多了幾分警惕。

上次修書之後,陛下提起扶蘇的次數明顯增多了,現在扶蘇又提出了這麼絕妙的點子,那日後他豈不是就順陛下的心意了?

這怎麼行?!

而此時,嬴政看着那張紙都遲遲不能回神。

他原本以為冉方所說的這個紙,只是吹噓起來的,沒成想做出來的居然和描述的一模一樣!

自己剛剛寫字的時候,明顯要比在竹簡上順暢不少。

這冉方只不過是隨隨便便說出來一件東西,就能夠有如此效果,那豈不是說冉方手中還有不少同這紙比肩的東西?

想到這裡,嬴政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趙高,讓人每日紀錄扶蘇和冉方在牢中所言,要一字不落地記錄下來,每日拿回來給寡人審閱。」

「喏。」

聽到這話,趙高心中暗喜。

他剛剛還在琢磨如何算計扶蘇和那個叫冉方的儒生,陛下立馬就下了這樣一道旨意,當真是天助我也!

既然陛下讓自己監視扶蘇,那扶蘇在獄中說什麼話,還不是自己說了算?

看來,這扶蘇要在牢中待上一段時間了,最好是等到塵埃落定之後再出來!

那就是最好不過了!

「另外安排一下,朕要微服出宮,見一見這個冉方。」

聞言,原本嘴角微揚的趙高神色瞬間一僵!

但也僅僅是一瞬,趙高便回過神來。

「奴婢這就下去安排!」

……

咸陽獄內,自從儒生們都被放出去之後,整個牢獄就安靜了不少。

此時,陣陣的肉香在牢獄內飄散而出。

嬴政穿着一身常服進來的時候,嗅到這味道,不由得愣了一下。

等來到關押冉方和扶蘇的牢房外時,只見兩個人盤腿而坐,一人手裡拿着一隻雞,啃得正香。

此時,正吃着香甜的扶蘇餘光瞥見嬴政,臉上的笑容一僵,便是連手上的動作都為隨之一滯,差點把手中的雞腿扔在地上。

「父、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