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在獄中講治國,千古一帝隔牆聽全章節 第6章_安誥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從咸陽獄出來之後,嬴政坐着馬車回到了宮裡。

信步回到咸陽宮,他坐在大殿上思慮了片刻,修書之事宜早不宜遲。

「趙高,傳令丞相李斯,御史王綰,大將王翦,中郎蒙毅,尉繚等即刻進宮。」

「喏。」

趙高馬不停蹄地讓手下的人去宣旨,心中卻有些奇怪,這個時候陛下突然讓大臣們進宮,是要說什麼事情?

此刻收到消息的大臣們也都朝皇宮趕來。

一位大臣跟在李斯身後,小聲問道:「大人可知,陛下此時喚我等前來,是為何事啊?」

李斯此刻也是一頭霧水,剛才他還詢問了來傳旨的太監,結果沒想到那太監也直搖頭。

不管自己知不知道,李斯表面卻裝得很淡定。

「還能是何事,不過是焚書之事罷了。」

跟在李斯身後的幾位大臣,此時也是微微頷首,顯然是覺得李斯說的頗有道理。

而那御史王綰此時卻是看向一言不發的王翦,輕聲詢問了一句。

「王將軍以為,陛下此刻找我等,是有何事啊?」

王綰之所以詢問王翦,也是因為這滿朝文武之中。

陛下對於王翦的態度最不一樣!

萬事皆會告知王翦一聲。

王翦看了一眼王綰,淡淡道:「吾乃一介武夫,只知領兵打仗,陛下的心思我又怎能知道?」

「哈哈哈,也對也對。」

跟在他們身後的尉繚和蒙恬,兩人相互對視了一眼,什麼話也沒有說,但是心中也十分的疑惑。

這馬上都到了用晚膳的時間,陛下卻把這麼多股肱之臣全部宣旨入宮,絕對是一件大事。

此刻的猜測都是浮雲,真正到了咸陽殿才能知道陛下究竟是何意。

一行人趕到咸陽殿,齊身行禮,「參見陛下。」

「起來吧。」

眾人這才起身站定,而李斯抬頭微不可察的可查地看向趙高,想要在對方的眼神里看到一些信息,結果卻什麼也沒有看到。

就在此時,嬴政突然開口了。

「今日將你們召集起來,是因為收繳書冊一事。」

「這收繳天下書籍之事,已經過去五日了,各位有何見解?」

李斯心下一喜,這幾日他每日讓手下的官員上書,請求陛下焚書,看樣子已經有效果了,陛下終於按捺不住了!

想到這裡,李斯便率先站出來,微微躬身一禮。

「陛下,臣以為應當儘快焚燒收繳上來的書冊,如此方能堵住這天下人的悠悠之口,助我大秦的江山穩固。」

說完,他站在中間,等着嬴政下旨。

台上的嬴政,看着中間的李斯眉頭一蹙,心裏對他有些失望。

堂堂當朝丞相,竟然比不上一個儒生看得長遠。

李斯站在那裡半晌,沒有等到嬴政的回話,心裏有些打鼓,難道自己猜錯了?

陛下叫他們過來,並不是因為要焚書?

微微抬起頭,卻看到嬴政神色如常,沒有任何的不滿。

李斯心中這才稍稍安定了一下。

隨後,便聽嬴政問道,「其他人,還有何見解?」

這話一出,眾人頓時面面相覷起來。

陛下這是對焚書一法不滿意?

眾臣面面相覷,一言不發,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回答嬴政的這個問題。

最後,還是李斯小心翼翼地問道:「臣等愚鈍,還請陛下明示。」

見狀,嬴政也不指望面前這群人能夠想到什麼好辦法了。

心中喟嘆一聲,索性將冉方的辦法說了出來。

「爾等以為,這修書之法如何?」

嬴政此話一出,李斯等人齊齊一愣。

「修書?」

這個法子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書要怎麼修?

所有人都是一臉懵,不明白這個法子是何意。

御史王綰有了一些猜測,但是也不敢確定,上前躬身問道,「臣等愚鈍,請問陛下這修書是何意?」

嬴政把在咸陽獄中聽到的修書之法,說與眾人聽。

「將收繳上來的書籍,全部重新編寫,對於內容要精準把握,取其精華去其糟粕。」

他說得很慢,眾人聽得恍然大悟。

如此一來,既堵住了天下悠悠之口,又能讓這書籍重新面世,確實是一個好辦法。

「陛下英明!」

李斯眉頭微蹙,為了焚書之事他準備了多久,陛下竟然選擇修書,那不就是讓這些書又能留下來了?

那對法門來說,可不是一件好事啊。

而且怎麼會突然提起修書的事情?

根據他多年對嬴政的了解,這幾日他們上書讓嬴政焚書,這嬴政的心裏是動搖了的。

但是這才短短一日,就有人讓陛下換了想法,自己竟然沒有收到消息,未免也太令他意外了些。

難道說,這朝中竟然有人有這麼大的權力,能繞過自己和陛下說話?!

自己竟然還不知道?

他的心裏升起了一陣危機感。

「臣愚鈍,收繳的書沒有萬冊也有千冊,若是修書要到何年何月?」

「況且這修書乃事關國體,茲事體大,不知陛下準備讓何人來主持此事?」

此事嬴政在咸陽殿的時候就已經有了想法,那冉方說了,要集百家之長,那自然是要用百家學子來修。

況且依冉方之言,這百家各有所長,若是獨尊一門,怕與他的想法有所偏移。

「傳寡人旨意,宣百家有才學子入咸陽,共商討修書之事。」

「將重修的百家典籍,宣傳於世,要天下百姓皆誦讀百家之書。」

誰也沒想到嬴政會突然提出修書,而且還是讓天下人都可以隨意讀百家經典,這簡直是一大創舉啊。

「百家學子?」

尤其是尉繚、王翦和蒙恬,他們都屬於兵家,心裏的震驚不亞於驚天雷響。

這兵家的典籍對他們來說,也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

但是因着大秦的法律,他們向來都是只敢在私下裡傳閱,從不敢讓這些書落於他人之手。

現在陛下卻提出要集百家所長,還能隨便閱讀,更重要的是,要讓天下人看看兵家的書籍,絕不比儒門和法門差!

「陛下英明!」

御史王綰往前走了一步,躬身朝嬴政行禮,問道:「陛下,那獄中的儒生該如何處理?」

嬴政想都沒想,直截了當地開口說道,「李斯,把這群儒生都放出來,讓他們也參與修書之事。」

「但是獄中的冉方和扶蘇,暫時不要放出來,且關着吧。」

李斯心裏暗暗思考,自從公子扶蘇以儒門弟子自稱之後,陛下就對儒門有了很大的偏見,看來陛下身後之人,只是提了一個意見,沒有替扶蘇說好話啊。

既然如此,他一定要調查出陛下身後之人,然後收為己有!

「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