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在獄中講治國,千古一帝隔牆聽全章節 第4章_安誥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收繳典籍?」

聽到事關收繳典籍一事,嬴政臉色肉眼可見的陰沉下來。

這逆子!

難道還不明白自己為何要將他關起來嗎?

而看着嬴政突變的臉色,趙高心中卻是一喜。

他原想着應當如何構陷牢里的扶蘇,現在倒好,自己還沒有想好怎麼做,這扶蘇就自己開始作死了!

陛下正在為這件事情發愁呢,這扶蘇公子好死不死的往上撞。

就在趙高心中竊喜之時,嬴政終於開口說話。

「呈上來!朕倒是要看看,這逆子又要說些什麼!」

趙高不敢怠慢,急忙上前將那竹簡接過來,恭敬的遞給嬴政,隨後退到一邊。

只見那嬴政臉色陰沉的將竹簡展開,只是一眼,便被其中的內容所吸引。

整個大殿,都陷入了一種詭異的寂靜當中。

趙高見狀,心中不由得就是一動。

這陛下怎麼沒有發火?

就在趙高心中疑惑不解的時候,只見那嬴政將手中的竹簡合起來,目光看向了跪在地上的侍從。

「扶蘇在牢獄之中,如何?」

侍從趴在地上,頭也不敢抬,「啟稟陛下,大公子在牢中結識了一儒生,二人相談甚歡。」

嬴政聽得有些疑惑,眉頭一挑,「儒生是何人?」

「此人名為冉方,小人奉公子之命前去調查過,此人與普通的儒生一般無異,只不過聽那獄卒說,此人進牢之後,從未說過陛下的半分不是,與其他儒生倒是有些不太一樣。」

「竟是這樣?」

嬴政面露詫異之色,但也只是一瞬間又恢復如常。

但是他心底,卻是對這冉方起了心思,能在獄中還如此淡定,說明此人心性非同一般啊。

「此人還說什麼了?」

侍從不敢隱瞞,把今日冉方在朝中所言一一道來。

「就因為這些話,那些儒生今日也安靜了不少。」

「竟是這樣……」聽完侍從的話,嬴政眼裡閃過一抹探究,這麼說來此人還真的是一位奇才。

若真是有真才實學之人,那收歸己有也不是不可以。

但若是沽名釣譽之徒,那就殺了了事。

「明日擺駕咸陽獄!」

「諾。」

……

翌日,咸陽獄外。

趙高弓着身子跟在嬴政身側。

「陛下,已經安排好了,大公子和那個冉方不會發現您的。」

昨天嬴政說要去咸陽獄之後,趙高就覺得這是一個機會,一個剷除扶蘇的絕好機會。

若是沒有嬴政在場,指不定那扶蘇公子會不會說出來什麼大逆不道的話。

這要是激怒了嬴政,扶蘇萬死難以謝罪!

對於趙高的安排,嬴政很是滿意。

他要的便是神不知鬼不覺地探聽冉方和扶蘇的談話。

他倒要看看這冉方是徒有其表,還是真的有什麼過人之處。

「走吧,朕今日倒是要聽聽他們還有什麼高談闊論!」

此時的監牢內,根據扶蘇的要求,冉方和他已經在一個牢房裡了,為的就是能夠更好的討論一些事情。

只是兩人並不知道,隔壁的監牢內,嬴政早已坐好。

冉方一副弔兒郎當的模樣,和端坐在那裡的扶蘇形成明顯的對比。

但是他的這個樣子,倒是平添了幾分世外高人的味道,彷彿世間的一切他都不甚在意的模樣。

「這學說之爭,說白了就是政治之爭,也是生死之爭。」

「當初各個學說興起,那是由於當時各個諸侯國都有一統天下的心思,所以需要一些學說來穩定人心。」

「各國為了富國強兵紛紛網羅人才,各學術團體由於政治權勢是相對於獨立的,所以給了各種有學識有能力的人一個機會。」

「而今天下統一,若還是各家學說紛紛擾擾,那對於百姓和陛下來說,某種程度上不算是一件好事,所以陛下繳書從根本上來說也是為了大秦的穩步發展。」

扶蘇聽的連連點頭,他從未這麼想過,但畢竟他學的從來都是治國之道,冉方這麼一說他瞬間就頓悟了。

「先生言之有理,是我淺薄了。」

隔壁房間的嬴政,臉色平靜,但是他的心裏卻翻起了一片波濤。

自從繳書命令下達之後,這天下有不少人在說他的不是,朝中的一些大臣,也諫言覺得他這是無妄之災。

雖然有些人支持焚書,那也只是為了自身的利益罷了。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站在他的角度來思考問題,認為他繳書是對的,是為了天下蒼生的無奈之舉。

此人,深知他心啊。

旁邊的趙高一直注視着嬴政,聽到冉方這麼說的時候,他眼中閃過一抹震驚之色,難道這才是陛下繳書的真相嗎?

但是看嬴政臉色如常,他又覺得應該不會。

自己長年跟在嬴政身邊,嬴政的想法他豈能不知?

房間里,冉方的話卻是還沒有說完。

「陛下十九歲親政,此後二十年間勵精圖治,勤政愛民,橫掃六國一統天下,創下了這萬世基業!真可謂功蓋萬古、氣血長存!」

「實乃稱得上是千古一帝!」

短短几句話,就把嬴政前半生的人生做了總結。

也就是這幾句話,聞言之人皆心中為之震驚。

尤其是嬴政,神色一凜,周身的氣勢都變了,霸氣四溢。

「千古一帝!」

還從未有人如此說話他,但是聽到這個稱呼,他竟覺得這就是他的夙願,也是他追求的目標。

沒想到,竟然被一個小儒生說出來了!

莫非,這天下人皆是如此所想?

隔壁的扶蘇也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稱呼自己父皇,心中驚訝無比,臉上也滿是驚異之色。

「先生,你當真是如此看父……陛下的?」

「那是自然!」

冉方自信一笑,但接下來的一句話卻是將監牢內的不少人嚇了一跳。

「不過說起來陛下沒有想好怎麼處置收上來的書冊,就急於頒佈這道政令,確實是有些蠢了。」

「如今被各方架在這堆柴火上點也不是,不點也不是。」

「若是最終行了焚書之舉,恐怕也會被世人唾罵的。」

此話一出,隔壁牢房內趙高眼中精光一閃,當即上前道:「陛下,此獠膽大妄為!奴婢建議……」

話還沒有說完,趙高就被嬴政用眼神打斷。

「不急,先聽聽他的高論。」

而此時,聽到冉方說自己父皇有點蠢的扶蘇,眼角抽了抽。

敢這麼說自己父皇,也唯有冉方一人了。

「先生你先前提出來的修書之法不就是為了解決此事的嗎?那你能否詳細說說,這書應當如何修,才算得上取其精華,去其糟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