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戰術對拼科技

第4章 長遠發展

「哈哈哈,清狗退了。」

「吳參將威武,多虧了吳參將指揮有方。」

「什麼吳參將,老總兵殉難,吳參將就是我們新的總兵大人。」

城牆上的百姓和士兵都激動的又吼又叫,幾個隊官還趁機拍起了吳長慶的馬屁,當然,他們也確實打心眼裡佩服。

靠着吳長慶帶來的神奇火銃,以及吳長慶的指揮,他們神奇的擊殺了五六十名清軍,擊退了清軍的進攻。這個戰果,遠遠的超出了他們的期待值,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從他們起義到現在,殺敵六十已經是他們最大的戰果了。

吳總兵?

吳長慶聽了挺無語的,如今南明已經大亂,官職也變的混亂不堪。原本總兵是正二品的高官,整個大明也就二十幾個。

不過現在嘛,隨便拉出點鄉勇組織,都可以自稱總兵,朝廷也承認。要是能殺幾千上萬清軍,朝廷甚至都不會吝嗇一個王位。

這種虛名吳長慶不在意,他只在意手底下的實際力量。

守城的部下都被戰果給嚇到了,吳長慶也不例外。

雖然他早就知道燧發槍很厲害,知道這種槍型一直用到19世紀中期才慢慢被線膛槍,後膛槍取代。

但是,親眼見識了武器代差的效果,他才感受到武器在戰爭中的巨大作用。同時,他也稍微理解了下歷史上英法為什麼用2000聯軍就能一路打到京城。

如果現在給他2000燧發槍部隊,他也能橫行無阻。

不過,2000燧發槍要10萬資源點,那起碼要佔領半個江蘇。而且,資源點也不可能全部用來兌換槍支,還需要兌換大炮,火藥之類的物資。

比如現在,吳長慶就花100點資源點兌換了一個望遠鏡,他需要觀察敵軍的動向。

他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兵力不足,燧發槍數量太少。要是清軍悄悄的繞到其他方向攻城,危險還是挺大的。

城外,薛五已經帶兵後撤了上千米,這群敗軍才鬆了口氣,一個個垂頭喪氣的坐在地上喘氣。

剛剛他們逃跑的時候,都在提心弔膽,生怕義軍追過來。

「哼,我先讓他們高興一會。我看那群賤民手中火銃肯定不多,兵力也不多,只要我們出其不意的迂迴到西面,定能一舉攻破他們的城池。」

薛五剛剛一敗塗地,但是他不願意承認被一群百姓擊敗的事實。所以,他裝模作樣的說起了計劃,避免談及剛剛失敗的尷尬。

「大人英明,他們要是人多,早就追出來了。他們不追,正好說明了他們兵力不足。」

其他幾個手下紛紛拍起了馬屁。

這種馬屁薛五聽了都有些不好意思,連忙按了按手,示意就此打住。

制定了計劃,薛五帶着主力急行軍,一路奔赴西面,想要打明軍一個措手不及。

不得不說,薛五的判斷非常準確,其軍事素養遠勝過吳長慶。

但是,在科技優勢面前,他這種才能發揮不出來。

薛五根據自己的經驗,制定的行軍的路線明軍不可能發現。但是,打死他都想不的吳長慶有望遠鏡這種東西。

吳長慶舉着望遠鏡一直觀察着敵軍的行動,看到敵軍的大部分轉向西面,他立即猜到了對方的意圖。

「王大福你留在這固守,劉百戶帶40個鄉勇隨我前往西面城牆。」

吳長慶安排自己的家將留守,把劉漢三帶上。他怕沒有自己壓着,這個劉漢三可能會逃跑。

「將軍,這是為何?」

劉漢三不解。

「我料到清狗在北面受挫,肯定會改變進攻方向。」

吳長慶這可不是因為想要裝逼才說謊,他這麼做是在樹立自己的威信,給手下留下一個料事如神的印象。

給手下一個強大的印象,能夠威懾手下,讓手下更加忠心。

作為看過南明歷史的人,吳長慶可是非常清楚,南明投降清軍的將領和士兵多如牛毛。

他可不想一個不慎,就被手下賣了。

「屬下認為,清狗所在的位置和西門之間是一片山丘,不利於行軍,他們應該不會去攻西門。」

雖然剛剛吳長慶帶來的燧發槍給他帶來了極大的震撼,但是他也僅僅是被武器給震撼到了。至於吳長慶的軍事才能,他還不認可。

「無需多言,你只需要聽令便可。」

吳長慶怒道,他自認為自己已經展現出了與眾不同的能力,其他士兵也都服他。偏偏這個劉漢三跟腦子進了水一樣,不停的和自己作對。

他已經決定了,等這波危機過後,便找個理由把這傢伙給撤了,免得見了心煩。

吳長慶不爽,劉漢三心裏同樣也不爽。他自認為打仗的經驗要比吳長慶豐富的多,結果吳長慶這個毛頭小子卻是不把他的分析當回事。

不爽歸不爽,官大一級壓死人,劉漢三隻能遵命。

薛五城外迂迴行走的路程要比吳長慶城內移動長的多,所以哪怕他先行動,但是先到達西面的卻是吳長慶。

「吳總兵。」

李紹斌剛剛得到傳令兵的消息,說吳長慶在北面打死打傷清軍六十餘人,並且擊退了清軍的進攻,頓時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這個戰績,已經是他們起事以來最大的勝利了。而且,這還是以少勝多的戰例,更加難得。

對於有能力的人,李紹斌自然是無比尊敬,更何況吳長慶還是老長官的獨子,於情於理他都服。

「我料定清軍會來攻西面,特意帶人來支援。不過我擔心清軍已經被我們打怕了,所以我決定一開始先不要使用火銃,等他們靠近到了百步之內再進行射擊,儘可能多的殺傷敵軍。」

吳長慶雖然不是什麼軍事迷,但是看過諸多戰爭片和小說,他也明白一個道理。打仗,最重要的就是要消滅對面的有生力量。

多殺些清軍不但可以削弱對方的力量,更重要的是可以打擊對方的士氣。

試想一下,如果每一次進攻就有30%的幾率死亡,那麼敵軍還敢進攻嗎?如果在這種戰損之下軍官還逼着士兵進攻,恐怕士兵都要立馬嘩變。

劉漢三聞言情不自禁的發出了一聲冷哼,讓李紹斌有些不滿。劉漢三這舉動,實在是太無禮了。

李紹斌狠狠瞪了劉漢三一眼,劉漢三卻是不以為意。

不過,沒多久他就傻眼了,因為他看到了城外清軍的主力正飛奔而來。

連續兩次被吳長慶打臉,他有些羞愧難當。

薛五到達西面後,只是讓手下稍微休息了一會兒,然後立即下令600士兵進行總攻。

他要一鼓作氣攻入城內,如果這次再失敗,下次恐怕就指揮不動手下了。

「這一面沒有那種速射火銃,大人真是料事如神。」

士兵衝到了城牆的百米之內,城牆上還沒有槍響,這讓一個百戶喜出望外,並且趁機拍了薛五一記馬屁。

薛五淡淡的笑了笑,心裏自然也是非常得意。

可是,就在這時,嘉定城牆上,大約80多名手持燧發槍的人站了起來。

不好。

看到那些火銃,薛五就跟見了鬼一樣,差點又從馬上掉下去,非常的狼狽。

Pia、pia、pia……

八十支燧發槍齊射,聲勢相當壯觀。

特別是隨着清軍一排排的倒下,這聲勢又漲了幾分,讓清軍不寒而慄。

「不許退,繼續沖,城牆就在眼前。」

一些負責指揮的低級軍官大喊着,薛五已經下了死命令,必須一次性攻上去,不得拖延時間,防止北面的明軍救援。

所以,哪怕又見到了那種恐怖的火銃,但是他們還是逼着士兵繼續沖。

在他們看來,只要衝上了城牆,勝利依舊屬於他們,無非就是傷亡要大一些。

一些清軍咬着牙繼續沖,另一些則是萌生了退意。那種速射火銃,給他們帶來了極大的壓迫感。

Pia、pia、pia……

燧發槍最恐怖的地方就在於它的射速,十幾秒就能打一槍。

雖然部分清軍已經衝到了城牆下,梯子都已經靠上了城牆。

但是這種距離,燧發槍已經可以說是百發百中了。

一次齊射過後,足足六十多個清軍倒下。

那種畫面極其恐怖,那可六十多條人命。哪怕是六十頭豬一起倒下,其場面也是非常血腥駭人,更別說六十個人。

清軍,再一次崩潰了。

雖然他們已經到了城牆下,但是在爬上城牆之前,少不了又要再挨一頓射。這種情況下,前面的士兵哪敢繼續上,紛紛向後潰逃。

事實上,如果清軍現在不顧傷亡的往上沖,吳長慶他們最多只能再放一槍,接下來就要進行肉搏了。

而只要進入肉搏階段,他們肯定打不過清軍。

但是,人終究是人,他們可不是沒有思想的機器。

那些沖在前面的士兵非常清楚,哪怕戰鬥勝利了,自己也絕對活不了。相比起勝利,他們更在乎自己的小命。

「不準退,違令者斬。」

有軍官呵斥着,可是沒用,士兵都已經怕了。

而薛五這次也不夠狠,沒有設立督戰隊。光靠幾個軍官,制止不住士兵的潰逃。

清軍進攻的時候不容易靠近城牆,這會兒想要離開也難,吳長慶等人手中的燧發槍就沒停過。

等清軍退出燧發槍的射擊範圍後,人數已經不到400。

也就是說,他們這一輪攻城足足死傷了200多,傷亡率達到了40%。

看着那些哭着喊着,像是到地獄了逛了一圈的士兵,薛五直接從馬上摔到了地上。

前前後後他已經損失了300多人,這讓他如何向李成棟交代呀。

「大人。」

左右連忙查看薛五傷勢,薛五卻顧不上身體的疼痛,吩咐道:「立即向總兵大人報告,說嘉定的叛賊擁有數量不明的新式鳥銃,威力驚人,我軍甚至無法靠近城牆,望總兵多調遣大炮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