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在大明造航母 第10章 兩難_安誥小說
◈ 第9章 義民和難民

第10章 兩難

清軍敗退後,嘉定城又獲得了兩日的安寧。

這兩日吳長慶乾的就是一件事,操練那三百新軍,這是他以後野戰的依仗。他不可能永遠縮在城牆上,遲早都要出城去搶地盤擴張。

嘉定城內恢復了平靜,而周邊幾座縣城在得知了嘉定義軍大勝清軍之後卻是不淡定了。

崑山在六月份的時候也爆發過起義,明末清初的著名大儒顧炎武就在義軍中。不過崑山義軍只堅守了數日便被攻破,軍民死傷達四萬多。

雖然起義被鎮壓,百姓也都選擇了剃髮,但這只不過是迫於無奈,大部分百姓都是口服心不服。

當嘉定再次爆發起義並且重創清軍後,一些不甘屈辱的義士已經開始琢磨是否要前往嘉定投奔吳長慶。

太倉的百姓得知了嘉定義軍大勝清軍,也是暗自偷偷慶祝。

雖然大部分人都已經剃髮成了所謂的順民,但是他們可沒那麼快就習慣這種身份,不少人還是心向大明。

而太湖這邊,另一支義軍的首領吳易聽到嘉定還在反抗並且大勝了清軍,激動的把這消息告訴了手下的士兵,以此來鼓舞士氣。

吳易這支義軍基本上都是水軍,依靠着太湖和清軍打游擊。而清軍不擅長水戰,暫時也拿吳易沒辦法。

不過吳易只有水軍,想要攻城掠地卻是有心無力。

「大憨,想辦法送一批糧食過去,盡點力所能及的事情。」

吳易吩咐道。

目前蘇松地區的義軍只剩下他們兩支,可謂是患難兄弟。更何況吳長慶和吳易還是同姓,讓吳易覺得更加親切。

於情於理,他都應該給予些幫助。

當嘉定義軍大勝的消息傳到常熟的語濂徑時,顧炎武的臉上也出現了一絲笑容。

他的親生母親在崑山城破時被殺,這兩個月來可謂是萬念俱灰。

看到義軍接連不斷的被鎮壓,他除了嘆氣還是嘆氣。

而現在,他聽到還有義軍在反抗,心裏頗為感動。更難得的是,這支義軍竟然以不到三百之數對抗千餘清軍,而且還斬殺了清軍三百餘人。

這種戰績可謂是所有義軍當中最亮眼的一筆了,這足以說明這種義軍戰力非凡,義軍首領是個能人。

若不是因為要在家中守孝,顧炎武都想動身前往嘉定輔佐吳長慶。

嘉定,吳長慶訓練了一上午的士兵,然後從軍營返回縣衙。

回去的路上,吳長慶卻是在街上遇到一起鬥毆事件,一大群百姓追打着幾個剃了發的順民。

「住手,你們這是幹什麼?」

吳長慶喝聲道。

眾人見是吳長慶,連忙停手。其中一個男子站了出來說道:「吳總兵,這幾個是從北邊過來的人,我們懷疑他們是姦細。他們連頭髮都剃了,定然是滿清的走狗。」

聽到這話,那幾個被打的男子中有一個站了出來,跪在了吳長慶的面前辯解道:「大人冤枉呀,小人董青山,原本是常熟人。我們只是逃難至此的難民,根本不是什麼姦細。在常熟不剃髮就要被斬頭,我們都是被逼的。」

「頭髮都剃了,心裏還會向著大明?遲早都會淪為滿清的走狗。」打人者繼續叫囂。

這種說法就有些偏激了,吳長慶開口道:「話不能這樣說,沒剃髮的是義民,剃了發的是難民,我們不能苛求所有的難民都能夠成為義民。」

吳長慶記得歷史上,有很多剃了發的難民逃到南明的隆武政權下的福州,結果被當作姦細斬殺。

這種做法非常不得人心,很快就被隆武帝制止。隆武帝喊出了有發為順民,無發為難民,不得妄殺。

這個政令一出,與清廷留髮不留頭的暴政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一時間有大量百姓南下投奔隆武政權。

百姓為了活命剃髮,這個吳長慶完全可以理解。畢竟,這個世界上勇士終究是少數,普通人才是主流。

作為一個現代人,吳長慶對百姓要寬容的多。甚至,哪怕是滿清的百姓,他以後也不會進行屠殺。

在他眼裡滿漢是一家,滿清和大明完全是內戰。他只是恨那些下令屠殺平民的當權者,他可不是什麼民族主義者。

「謝大人寬恕,其實小人是一直想要從軍反清,只是苦於找不到義軍。若是大人不嫌棄,小人願意獻犬馬之勞。」

董青山這話引起了吳長慶的警惕,這傢伙想要靠近自己,該不是真的是姦細吧。

他沒辦法確定,而且也不好拒絕。

他現在急缺力量,任何人來投奔他都要做出一副禮賢下士的歡迎姿態,這樣才能吸引更多的人來投靠,才能壯大實力。

「既然你有心抗清,那就先加入城防部,先參與守城。若是表現良好,自然可以加入義軍中。」

吳長慶不敢把這種人留在身邊,乾脆把他打發到守城部隊里。

即便萬一他是姦細,他一個人在城牆上也掀不起什麼風浪。

「小人遵命,小人一定努力殺敵報效大人的恩情。」

董青山叩謝道。

回到縣衙,吳長慶立即找來現在城裡唯一的文官楊逸誠,讓他安排人手到城裡以及周邊宣傳『沒剃髮的是義民,剃了發的是難民』這個政令。

政令中規定不得隨意毆打已經剃髮者,必須一視同仁。

他這樣做,自然也是為了獲取周邊百姓的好感。

要知道,現在周邊的百姓基本上都已經剃了發,如果他們把剃了發的百姓當成敵人,那他們就沒法發展了,周邊的都是敵人。

而只要宣布義軍不會為難已剃髮者,那些已經剃了發的百姓就會心懷感激,甚至給予支持。

「下官這就去辦,不過我們城裡現在糧食已經不多,最多只能維持一個月,將軍應儘早做打算。」

楊逸誠提醒道,要是糧食沒了,敵人不來攻城他們也要完蛋。

「這個我會想辦法,你先下去吧。」

吳長慶頭疼道。

只有親身經歷造反,他才知道造反是一件多麼艱難的事情。不但軍事上需要面對強敵,後勤上還要面臨物資匱乏,人員上還要面臨人才的缺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