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在眾人噤若寒蟬之中……

一道聲音突然響起。

「周大少,我都勉為其難過來道歉了,你還想怎麼樣?」

「你信不信我讓表姐再也不和在一起?」

那個被周陽揍了一頓的秦麗怒吼道,「我們都道歉了,你還想怎麼樣?」

「我們道歉了你就接受就行了!」

「你周家大少又如何?」

「你是不想和我表姐在一起了吧,難怪我表姐說你們一家都是土包子!」

秦麗嬌叱一聲。

她老爹汗水狂流,一把捂住了秦麗的嘴。

周陽獃滯了!

林楓麻了!

林月一臉懵。

楊叔:「……」

我刀呢?

我刀呢?

我砍死她!

周陽麵皮抽搐了兩下。

這秦麗有點猛啊!

他瞅了一眼林楓,心中暗自點頭。

沒錯,一定是林楓這個天命主角,施展了降智光環。

不然,秦麗不可能這麼傻逼。

「周大少,對不起!」

秦父急忙躬身,「女孩子不懂事,我替她道歉。」

「她說的沒錯呀,我全家都是土包子!」

周陽嘴角一歪,眼神眯起。

是的,周陽全家都是土包子。

說起這件事來,周陽一直覺得不可思議。

他爹和他娘,是青梅竹馬,山村裡考上大學出來的。

大學畢業後,他爹選擇了創業……

而後……

一連中了十三期福利彩票一等獎。

這尼瑪的你敢信?

而後,他爹就開啟了開掛的人生……

中途也曾有一些大企業的人狙擊老爹的生意,結果,老爹愣是順風順水的全都給解決了。

短短几年,愣生生的在魔都成了第一世家的名聲。

原主只會覺得老爹和老娘牛逼。

而現在的周陽……

周陽懷疑,他爹可能是拿了都市神豪文的主角範本。

否則,絕對不可能這麼變態。

畢竟,這個世界的主角貌似有點多。

「不是,周大少,我沒這個想法!」

秦父急忙喊道。

「我不想和你們再廢話了,給我記住了,林月是我妹妹,等我爹娘回來,我會親自為月月舉辦典禮,讓她正式成為我周家的乾女兒!」

「你們不會教育孩子,我幫你教育,明白?」

「楊叔,送客!」

周陽擺了擺手。

「好的,少爺!」

楊叔大手一揮,霎時間,一群保鏢沖了進來,「全給老子抓走!」

「楊叔,我說的是送客!」周陽喊道。

楊叔比出一個OK的手勢,「少爺,我明白!」

周陽:你明白個鎚子!

畢竟是周家,保鏢有點多。

面對來勢洶洶的保鏢,這一群人有點慌。

楊叔大手一揮,一群人直接全部被打包送走,當然了……

具體過程中,有些保鏢一不小心用了點力,下手重了點。

這也是情有可原的呀。

誰讓他們掙扎呢?

「周陽,謝了!」

清凈之後,林楓對着周陽說道,「人一定要靠自己,所以……」

「所以你個鎚子!」

周陽直接一把將林楓推開,「你想靠自己,你去靠吧!」

「總不能讓月月跟你一起吃苦吧。」

周陽翻了翻白眼,「楊叔……額,楊叔不在!」

「來了,來了!」

鏗鏘一聲,大門打開,楊叔竄了回來。

周陽:你屬曹操的嗎?

沒看你好**啊!

「楊叔,安排一下,讓月月這幾天在這裡住下,你送她上學。」

周陽說了一聲,又瞥了一眼林楓,「至於林楓兄弟……大門在那,你自己走吧!」

林楓:「……」

周陽,你丫的到底是不是對我妹妹不安好心?

她才十六歲,十六歲啊!

「慢走,不送!」

周陽起身,直接朝着自己的房間走去,「楊叔,陳家的事情,你去解決。」

「欠了我的,給我拿回來!」

周陽走進了房間里。

楊叔聳了聳肩,「楊叔我辦事,你放心好了!」

林楓瞅了瞅大門,又看了看林月。

「月月,你走不走?」

林楓小心的問道。

「走吧你!」

楊叔拖着林楓,直接塞到了門外!

林楓:「……」

要不是看你是周陽的管家,我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大宗師不可辱!

我……

「楊叔,我錯了!」

林楓喊道,「我決定接受周大少的好意,你讓我進去啊!」

林月怯生生的說道,「楊叔……真的不用管哥哥嗎?」

楊叔冷笑一聲,「不管,來月月,我讓女僕幫你洗漱一下,好好睡一覺吧!」

可憐的孩子啊!

林月:「……」

哥,我為你吃過苦,為你受過累。

你說過要尊敬老人,所以……楊叔說的話,一定是真理。

對吧!

你在外面吹冷風吧。

林楓:雪花飄飄,北風蕭蕭……不,秋……月月!

一夜無話……

林楓最後在妹妹和自尊之中,選擇了妹妹。

楊叔給他找了個屋子,讓他睡覺去了。

第二天一早,楊叔帶着保鏢們,氣勢洶洶的走了出去。

他要去陳家,為自己的少爺討回公道。

周陽瞅着林楓。

林楓一臉懵逼,「你瞅啥?」

「瞅你咋地?」周陽脖子一梗。

林楓:「你再瞅一個試試!」

周陽:「試試就試試,咋滴,你想打我?月月,你哥要打救命恩人了啊!」

林楓一把捂住周陽的嘴,「兄弟,大哥,閉嘴!」

「說好了為我做牛做馬,幫我弄李炎的!」

周陽一臉的委屈,「現在楊叔都去陳家了,你居然在這裡看戲!」

林楓:「???」

楊叔是去陳家,關李炎毛事啊!

「我上學去弄他!」

林楓翻了翻白眼,「你真不去學校了?」

「我是風雲人物,我怕學校承載不了我的才華,一不小心炸了!」

周陽一臉傲然。

林楓翻了翻白眼,「你真不像是一個富二代!」

「我是土包子!我全家都是!」

周陽毫不客氣的說道。

林楓:( ̄ェ ̄;)

你敢說,我不敢接。

畢竟,你是月月的救命恩人。

「走了!」

林楓無奈的說了一聲,轉身就走。

「來人,給林楓少爺和林月小姐安排車輛,送他倆上學去!」

周陽大手一揮,「你家少爺,我失寵了!」

林楓一個趔趄……

不要給自己亂加真假千金的劇情啊!

我……

我先去辦理休學。

救命之恩,無以為報。

我願做牛做馬……

最重要的是……麻痹的,系統讓我守護你。

奶奶的熊!

什麼狗屁系統啊!

這玩意兒用得着人守護嗎?

林楓帶着林月,上了勞斯萊斯幻影。

林楓:這尼瑪最差的一輛車?

心態有點崩了。

你就嘚瑟吧!

周陽此時則在房間里躺平了。

月月在手,仙帝我有!

「吃雞,吃雞,吃雞!」

「吃雞不說吧,文明你我他……」

周陽打開手機,進入遊戲,落地成盒。

「少爺……」

一個女僕恭敬的敲了敲門,「言家大小姐求見!」

周陽頓了頓,言家大小姐?

哦,對了,是來簽合同的。

靠,都怪舔狗前身。

這一次的合作,也是為了陳露而發起的。

自家出錢出力,啥玩意兒都得不到,賺錢的還是陳家。

以及言家。

自己就踏馬的是個中轉站。

甚至違約金……就一塊錢。

「讓言仙兒到客廳等待,我……」

說到這裡,周陽一頓。

言仙兒……

楚凌天……

龍王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