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林楓,哥求你個事!」

周陽一臉肅然。

要不是今天遇到了月月,我咋知道我想要什麼?

林楓,我想要你啊!

仙帝重生啊,我要你啊!

「周陽,你客氣了!」

聽到周陽遇到月月後明白自己想要什麼,然後說求他個事,林楓猛然站了起來。

他死死地盯着周陽,「我可以為你做牛做馬,你放過月月吧!」

周陽:「????」

咱倆是不是不在一個頻道上?

林楓身子哆嗦着。

好傢夥,原來是在這等着他呢。

魔都大學誰不知道周陽啊,為了個女人,點頭哈腰的。

而今天,周陽卻為了他妹妹大發雷霆。

回去後,還直接給了陳露一個大逼兜。

說遇到月月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然後求自己一個事……

靠!

你丫的對月月一見鍾情……呸,見色起意了!

雖然你很好,但是你想拱我家月月,我和你拚命!

「放過月月幹啥?」

周陽有些懵逼,他肅然開口,「月月這輩子都別想逃脫了!」

月月逃不掉,你這個仙帝也就逃不掉。

林楓,你就從了哥吧!

林楓:「……」

你果然對月月見色起意了!

「周陽,我和你拼了!」

守護周陽,守護個鎚子!

「不是,你咋還炸毛了呢?」

周陽一臉無辜。

主角是不是都喜歡炸毛?

「你說我怎麼炸毛了?」林楓整個人快瘋了。

你是月月的救命恩人又如何?

還指望月月以身相許啊?

月月不喜歡的,你不能強迫她!

「鬼知道你怎麼想的!」

周陽翻了翻白眼,「月月既然要做我妹妹,這輩子就是周家妹妹,絕對不能跑掉!」

林楓:「……」

你說的是這個意思嗎?

但是,你那一句見到月月之後,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是什麼意思?

林楓下意識的問了出來,順道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周陽麵皮一抽。

我說的話,有那種歧義嗎?

「我的意思是,我看到了月月被人欺負,我才知道,陳家藉助我周家,欺負了多少人!」

周陽一把抓住林楓的衣領,唾沫星子亂飛。

林楓抹了一把臉,一臉無辜。

誰讓你說話不說清楚的。

「林楓,哥求你個事!」

周陽放開林楓,肅然開口。

林楓輕輕點頭,「你說。」

和月月沒關係,那就行。

「陳露身旁有個叫做李炎的……陳露拿了我周家的好處,卻都投資在李炎的身上了。」

「你去弄死他!」

周陽淡然說道。

林楓麻了。

殺人他並不介意,畢竟仙帝重生,手中的人命沒有百萬也有十萬了。

但是……

林楓就覺得很古怪。

他莫名其妙的想起了西遊記里的畫面。

你去把唐僧師徒殺掉。

你要實力有實力,要勢力有勢力,你讓我去做?

「你一個周家大少,弄死個普通人,應該輕而易舉吧?」

林楓有些好奇。

「咳咳咳,做人要有良心,我是遵紀守法的男人!」周陽一臉溫和。

林楓捂住了心口,踉蹌着倒退。

有良心,遵紀守法?

你特么都唆使我去殺人了。

你這叫踏馬的遵紀守法?

「你要點臉,行嗎?」

林楓無語了,「真弄死啊!」

「我就那麼隨口一說,我就是想讓你去和他作對而已。」

周陽打了個響指。

用主角去打壓主角……

系統,這樣的氣運值,算不算?

系統:「……」

算!

你讓別人去打壓,也相當於你打壓了……我給你算!

系統現在也想擺爛了。

「好吧!」

林楓聳了聳肩,「打壓就打壓,畢竟,誰讓我欠你的呢,只是……你該不會是對陳露還沒徹底放下吧?」

「我腦殘,你也腦殘啊?」

「記得晚上來我家,地址是*******」

周陽站起,轉身就走。

林楓:「???」

那啥……

你還知道你是個腦殘舔狗啊。

另外,敢問兄台,我是你的工具人嗎?

算了,不想了,先去上學。

晚上帶着林月去一趟周家吧。

打壓李炎,一點問題都沒。

周家大少啊,你居然是玩兒真的。

周陽溜達了一會兒後,果斷的打電話給了自己的楊叔,讓他來接自己。

當得知周陽給了陳露一巴掌,並且決裂的時候……

楊叔淚流滿面。

老爺,夫人……少爺終於長大了!

他不再是個腦殘了啊!

嗚嗚嗚,蒼天庇佑啊!

當得知周陽單方面收了個妹妹後,楊叔開車的時候,差點一頭撞在樹上。

我尼瑪!

不會是剛送走了一個陳露,又來一個林月吧?

少爺,你不會又要舔狗舔三年吧?

我這心臟扛不住啊!

時光流逝,到了晚上,林楓帶着林月來到了周陽的別墅。

周陽一臉的失望。

林楓:「????」

你失望個鎚子啊!

周陽:小說也都不可信。

按理來說,主角是個貧困生,然後來大別墅里……

總會有那麼幾個人蹦出來狗眼看人低,然後主角打臉的。

周陽都做好準備,到時候他從天而降,拯救林楓了。

結果……就這?

靠,這裡的安保人員,態度有點太好了吧。

周陽大手一揮,吃飯!

楊叔急忙安排人下去做飯了。

吃晚飯的時候,有些人陸陸續續的開始上門道歉了。

「嗚嗚,對不起,是我嫉妒林月的學習成績,所以一有機會就給她的飯菜里下瀉藥!」

「我不該覬覦林月的美色,想要她做我女朋友,她不肯,我就在外面編排她……想等她沒有辦法了,我再英雄救美,她就只能依靠我了。」

「我嫉妒林月長得漂亮,把我的發卡放進她書包,故意冤枉她……」

「我在林月凳子上倒膠水……」

「我往她凳子上放釘子。」

「我打過她。」

「我踢過她……」

「我騙林月錢了……」

一群霸凌的孩子瘋狂道歉,跟着他們來的家長目瞪狗呆。

這,這,我們的孩子這麼牛逼的嗎?

氣得林楓火冒三丈。

老妹在學校里過的這麼苦嗎?

為什麼她從來不說?

而且,我妹妹才踏馬的十六歲,十六歲啊!

居然有人覬覦她美色?

還有,那個騙她錢的是怎麼回事?

老妹就那麼點錢,你們踏馬也的去騙?

他怎麼也沒想到,少年少女們的惡意,居然能做到這種地步。

難道真的是人性本惡嗎?

楊叔在一旁也是怒火衝天!

這麼可愛的少女,怎麼被人欺負到這種地步?

少爺,你做的很好!

只要你不是舔狗,你做什麼都行!

要不,我今天就連夜給這些家族干廢掉?

周陽靜靜的聽着,前世的怒火也猛然爆發出來。

他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轟隆一聲,桌子直接碎了。

楊叔:卧槽,武者?

不是……

少爺,我從小看你長大的,你啥時候突然變成武者了?

林月也嚇了一跳,林楓倒是無所謂,畢竟,他早就看出了周陽的修為。

「混賬玩意兒!」

「我不想聽他們說什麼了,但是……」

周陽指着那一群家長,眼神冰冷無比。

「老子現在想問問你們做家長的,你們踏馬是怎麼教育孩子的?」

「你們聽聽,你們的孩子都踏馬說了些什麼?」

「虛偽,狡猾,貪婪,卑鄙,下流,自私!」

「父母是孩子的鏡子,你們就是這麼教的?」

「從小溺愛孩子,孩子犯錯,你們是不是只會說孩子還小?」

「總有一天,孩子犯的錯,會反噬到你們身上,你們才會明白,孩子到底能犯下多大的錯!」

「你們不教,我勉為其難……」

「幫你們教育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