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不舔了就好。」

莫老笑了笑,又看向了楚凌天,「小兄弟,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楚凌天。」

楚凌天彬彬有禮的說道。

莫老笑呵呵的,「名字很好,楚凌天啊!凌天之志!」

莫老突然頓了頓,「名字有些耳熟。」

周陽也感覺有些耳熟。

「卧槽,忘記時間了!」

楚凌天掏出手機,瞅了一眼手機,霎時間,面色大變。

「我還得回家給老婆準備愛心午餐!」

「莫老,周大少,有緣再見!」

楚凌天就要離開。

「稍等!」

莫老一把拉住楚凌天,「先留個聯繫方式,以後再聯絡!」

「好!」

楚凌天點了點頭。

周陽和莫老也將自己的聯繫方式告訴了楚凌天。

楚凌天嘴角一歪。

周陽和莫老頓時一個哆嗦,這笑容……

楚凌天提起菜,嗖的一聲,鑽入人群,而後消失了。

周陽獃獃的看着楚凌天離開的身影,剛才那一抹笑容,深深地刺進了他的心裏。

那笑容……

歪嘴!

卧槽!

記起來了!

言家女兒,言仙兒的廢物老公,言家那個贅婿!

歪嘴……

龍王贅婿????

「莫老,告辭!」

周陽一拱手,轉身就走。

莫老:「????」

我一個剛從昏迷中醒來的老人家,你們就把我丟在這了?

莫老突然感覺到了這個世界對於老年人的深深惡意。

莫老嘆息一聲,摸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算了,老人家我還是回家吧!

溜達個鎚子,不溜達了!

周陽則一路朝着附屬中學奔去。

而此時的楚凌天……

突然身體一個急剎車。

「叮,守護周陽系統綁定成功!」

「本系統作用就一個,守護周陽!」

「守護好了,看錶現給獎勵。」

「叮,新手大禮包發放,恭喜宿主獲取大宗師巔峰修為!」

楚凌天身軀一顫,只感覺體內沉寂了三年的力量瞬間衝破了束縛。

然後一路踏足到了下個境界的巔峰。

楚凌天:(; ̄д ̄)

系,系統?

雖然他是龍王,但也是網絡文化的愛好者,怎麼會不知道系統呢?

傳說中的系統啊。

媽媽呀,兒子出息了,從此迎娶白富美,出任CEO,走上人生巔峰……

額,我沒媽!

而且……白富美早娶了,也踏馬早就走上人生巔峰了。

「這系統……守護周陽?」

「靠,不會是周家大少吧?」

「就他那一身宗師巔峰的實力,魔都一家族的勢力……這玩意兒用我守護的?」

「系統,你和他是不是有什麼py不正常交易?」

楚凌天問道。

「叮,本系統高冷,不要和本系統廢話!」

系統回應了一句,「你一個小小的龍王,干好你的事情就行了……再說了……知不知道當龍王是違法犯罪的?」

楚凌天:「……」

你說的有道理!

我堂堂龍王,的確是個罪犯!

我……不對啊,我又沒在華夏犯法,我怕個鎚子啊!

「系統,你繼續高冷哈,我先回家給老婆準備愛心午餐咯!」

楚凌天歪嘴一笑,蹭蹭蹭的朝着家裡而去。

守護周陽?

守護個鎚子!

周陽有老婆香嗎?

在這魔都,他來守護我才差不多。

周陽溜達着,還沒等到去到特殊班,就見到了林楓。

他正要從後門出來,看樣子,要去魔都大學。

「周大少?」

看到周陽,林楓急忙喊了一聲。

周陽心頭一跳。

重生的仙帝啊!

「林楓兄弟,你好啊!」

周陽笑呵呵的迎了上去。

「周大少,今天多謝了!」

林楓說道,「我妹妹的事情……」

「不用,我周陽一諾千金,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

「說了林月是我妹妹,就是我妹妹!」

「改天,我那兩個不靠譜的爹娘滿世界的溜達回來……就找個日子,直接拜乾爹乾娘!」

周陽拍着胸脯說道。

林楓:(;OдO)!

你來真的啊!?

「我這都去學校,又回來了,就是想通知一下林月……」

「都說好了,讓那些人的家長,今晚去我家給個交代,林月也不能缺席!」

「林楓兄弟,晚上一起去吧!」

周陽輕輕開口,「我最討厭的,就是霸凌!」

林楓頓時肅然起敬。

原來……有錢人也有好人啊!

我和月月相依為命,從小到大,受盡了白眼,被人欺負。

我一直都以為,有錢人都不是什麼好人。

可誰想到……

也對!

人家是正兒八經的周家大少,可不是那些暴發戶能比的。

真正的富二代,都是彬彬有禮,接受過良好教育的。

再說了,整個魔都大學有幾個不知道周大少名聲的?

琴棋書畫無一不精,十國語言張口就來,金融方面也是個天才。

可惜,是個舔狗。

林楓嘴角浮現一絲笑意。

守護這樣的周陽,似乎也不是什麼難以接受的事情。

「無論如何,多謝周大少,您的恩情,永記心中!」

林楓肅然開口。

「不要喊周大少了,喊我周陽就行了!」

周陽擺了擺手,「不過,恩情就算了……大清都亡了多久了,不用什麼為奴為婢,做牛做馬了。」

林楓:「……」

我有說我要為奴為婢,做牛做馬嗎?

你這人理解能力是不是有點偏得離譜?

「唉!」

周陽突然重重的嘆息一聲。

林楓:「???」

「周……周陽,你怎麼了?」林楓有些不解。

周陽搖搖頭,拉着林楓來到了一旁,直接坐在了馬路牙子上。

林楓:這麼接地氣的嗎?

「就是心裏不太爽!」

周陽嘆息一聲,「你也在魔都大學吧?」

林楓點了點頭。

周陽頓時長吁短嘆起來。

林楓:「……」

有什麼事情就趕緊說。

咱兩個大男人在這坐着,異樣目光太多了有木有?

「兄弟,你應該知道我在魔都大學的名聲吧?」

周陽抓住林楓的手,熱淚盈眶,「你不造啊,我苦啊!」

林楓麵皮狂抽。

你撒開手!

你踏馬抓我胳膊也行,你抓手幹啥,我不是你的白蓮花!

你撒開!

「嗚嗚嗚,我舔狗啊!」

周陽嘴巴癟起,一臉的委屈。

林楓:哦,明白了,是陳露那個女人是吧。

看來又是去找陳露,然後碰壁了,想找個人傾訴一下。

不過……兄弟,你有點自來熟。

咱倆剛認識啊!

「我堂堂周家大少,我舔狗啊!」

周陽眼含熱淚,「今天,我和陳露斷絕關係了,我給了她一巴掌!」

林楓:「????」

不是碰壁,反而給了她一巴掌?

這和我想像的不一樣啊!

不過斷絕關係的很好,那你又哭啥?

「你後悔了?」

林楓腦海百轉千回,憋出了這麼一句話。

周陽冷笑一聲,頓時正襟危坐,「後悔?」

「我周陽一生行事,何需向任何人解釋,呸,拿錯台詞了……我周陽就從來沒有後悔的時候!」

「吃了老子的給老子吐出來!」

「拿了老子的給老子還回來!」

「女表子還知道用身體換東西呢。陳露她算個毛線……」

「我要收回我給她的一切!」

周陽森然開口,一把抓住林楓的胳膊。

「今天我遇到了月月,我才知道,我到底想要的是什麼。」

「林楓,哥求你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