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我去安排車。」

楊叔嘆息一聲。

周陽笑了笑,「楊叔,低調點哈。」

「好!」楊叔走了出去。

……

「說好低調點呢。」

看着面前的勞斯萊斯幻影,周陽一臉無辜。

「少爺,這是咱們最差的一輛車了。」

楊叔解釋道。

周陽麵皮一抽。

貧窮限制了我的想像力啊。

幻影啟動,而後朝着魔都大學而去。

系統:「……」

我似乎一點存在感都沒有的呀。

誰家宿主能這麼忽略系統的存在啊!

我可是系統,系統你造不造?

周陽沒有理會系統,他靜靜的靠在車窗前,看着外面人來人往。

都說交通擁擠,但是周陽一路行來……這交通挺順暢的呀。

但是拐彎之後……

「人不能立flag,那些說什麼完成最後一次任務,然後去幹啥幹啥的,全都嗝屁了!」

「剛說了交通順暢,現在……」

前面的附屬中學門口堵車了。

「好了楊叔,你回去吧!」

周陽打開車門,走了下去,「我自己溜達着過去。」

楊叔:「……」

行吧,魔都附屬中學和魔都大學隔得挺近的,你溜達溜達也行。

周陽溜達着,哼着小曲,一副不識人間愁滋味的模樣。

前世那麼苦,這輩子享受享受。<陸塵/p>

附屬中學……前門**去,再從後門拔出去……

很快就能到魔都大學。

只是前方學校里的湖水之畔,傳來了哭泣聲。

「嗚嗚嗚,為什麼……」

周陽聽到聲音,詫異的抬頭看去,微微蹙眉。

一個穿着濕漉漉校服的女孩兒,蹲坐在角落裡,披頭散髮,哭的梨花帶雨。

臉頰紅腫,兩隻胳膊滿是淤青。

周陽要是沒看錯的話,肚子上還有不少腳印。

但凡是個人,就能看出來剛才發生了什麼。

校園霸凌!

周陽握緊了拳頭,他最討厭的就是這個。

前世的他,在高中時期也曾經歷過。

他當時也是唯唯諾諾了許久,最後……

他提起一塊磚頭,逮着領頭人,一頓亂錘,差點給人錘死。

代價是……被退學了。

他快步上前,「別哭了!」

女孩兒一個哆嗦,看向了周陽,眼神里流露的是一片死寂。

與此同時……

魔都大學之中,一個英俊的青年身體一顫。

他面容清秀,但是衣服略微有些發黃,一看就是家境很差的樣子。

他茫然的看着周圍,又看向了自己的手。

「我不是已經死了么?」

「這裡是藍星?我這是……」

「abc多年的時光,我回來了?」

「修為沒了。不過無所謂,隨時都能修鍊回來。」

青年在身上摸索了兩下,拿出了一塊老人機,察看了一下日期。

「這個日期……」

「我不僅回來了,還重生到過去了?」

突然間,他面色大變,轉身狂奔。

不,月月!

哥哥回來了,你不能死!

附屬中學之中。

「有人欺負你嗎?」

周陽在她身旁蹲下,詢問道。

女孩兒身體顫抖了兩下,又流下了眼淚。

「憋哭!」

周陽有些煩惱,他不會安慰人,「跟我說說,我能幫你!」

女孩兒顫抖着搖搖頭,「沒有人可以幫我,沒有人喜歡我,我的存在就是個錯誤,我還拖累了哥哥……」

「你想死?」

周陽腦抽了,隨口來了一句。

女孩兒:「……」

大哥,你走吧,讓我自己哭一會兒吧。

「你在湖邊,不會要跳湖吧?」

周陽尋思了一會兒,決定岔開話題。

「據我所知,淹死的人之後,身體會變得特別臃腫,好像叫什麼巨人相。特別難看!」

「再說了,你死在這裡,最起碼二十四小時後屍體才能浮上來,再被其他人發現又得一段時間。」

「這裡死不好!」

周陽瘋狂搖頭。

女孩兒:「……」

「要不,你換個地方,去校長辦公樓的天台上,直接跳下去,肯定能引起轟動!」

周陽說完之後,果斷的給了自己一巴掌。

我踏馬到底在說些啥啊!

女孩兒已經忘記了哭,獃獃的看着周陽。

「咳咳,我剛才腦抽了,咱們再轉換一個話題!」

周陽急忙說道,「我叫周陽,你叫什麼,哪個班的,我能幫你!」

女孩兒擦了擦眼淚,「謝謝你!」

周陽一臉懵逼,謝我做啥?

不會要謝我八輩祖宗吧。

周陽在身上摸索了一下,居然摸出來一塊巧克力,他遞給了女孩兒,「怎麼回事?」

「我叫林月,高一特殊班的。」

女孩兒手抖了抖,怯生生的,好像是一隻嚇破膽的老鼠。

特殊班?

周陽站了起來,明白了。

特殊班,說得不好聽一點,就是富人的圈子。

裏面都是有錢人的子女。

「告訴我,他們欺負你了嗎?」

周陽問道。

女孩兒抿了抿嘴,怯生生的說了出來。

周陽:畜生!

這個女孩兒的家庭根本不好,只是因為成績太好,被特招進去。

美其名曰:鯰魚效應。

可她如何能攪動風雲?

他們都欺負她。

撕爛了她的作業,打她巴掌,讓她磕頭,甚至還在外面敗壞她的名聲,說她是在外面賣的……

告訴老師又如何?

老師只會讓她忍,說得罪不起。

還說只要將心思放在學習上,就好了。

最重要的一句話就是……

為什麼不欺負別人,就欺負你!?多想想自己有什麼問題。

這踏馬就是特殊班的畜生!

周陽怒從心起,然後……

我踏馬也是特殊班的。

不過是大學罷了。

整個特殊班的學生以他馬首是瞻,因為……他是魔都最強家族,周家的唯一繼承人。

「你腦殘的嗎?」

周陽一把提起了女孩兒,「你不會罵回去,不會打回去嗎?」

林月淚流滿面。

反抗嗎?

可是反抗的了嗎?

我還有一個哥哥,我更不想得罪了他們,讓哥哥寸步難行。

我就是個累贅。

周陽拖着林月就走,「跟我走!」

「你,你要幹什麼?」林月顫抖着問道。

「做什麼?」

周陽拽着林月,「去報復!」

「孔子曰:以德報怨,何以報德?以德報德,以直報怨!」

「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周陽喝道,「老子帶你去十倍百倍的報復回去!」

「不,他們背景很大,都是很厲害的!」

林月顫抖着說道,「你不要管我,我……」

「聽好了,從現在開始,老子就是你老大。」

周陽森然開口,「他們仗勢欺人是吧?」

「老子今天就給你仗勢欺人了,我倒要看看,誰踏馬有老子的勢大!」

周陽出口成臟,拽着林月就走。

去尼瑪的魔都大學,老子去不去都無所謂了,畢竟,自己有這個特權。

老子今天就去給那些未成年的傢伙們上一課!

老子不想去惹主角,還惹不起你們?

有能耐,讓你們家裡的人親自來找老子聊聊。

林月掙扎着,卻無法掙脫周陽的手,就這樣被他拖到了特殊班的門口。

裏面的學生還在趁着課間的空打鬧着。

周陽拽着林月,直接走了進去,來到了講台上,一拳砸在桌子上。

「渣滓們!」

「全踏馬給老子安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