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客廳之中,一個難得一見的美女坐在那裡。

「周大少,好久不見!」

言仙兒伸出手,想要握手。

「不用這麼見怪!」

周陽笑了笑,「咱們也是老合作單位了!」

言仙兒:「……」

今天的周大少,似乎有點跳脫。

周陽打量着言仙兒,微微頷首。

的確是美女,難怪楚凌天是個舔狗。

言仙兒打量着周陽,很帥。

帥的雅痞!

比自己家裡那個要帥氣的多了。

不過……

唉,�陸塵�啥自己就喜歡那個廢物贅婿呢?

明明是爺爺給訂婚的,明明就打算離婚的。

可為何愛上他了呢?

「周大少,父親有事,所以今天我來了!」

言仙兒開口道,「此次合作……」

「合同作廢,重新起草!」

周陽大手一揮。

言仙兒:「???」

周陽幽幽嘆息一聲,雙眸浮現了一縷落寞,孤寂,悲涼。

言仙兒微微側頭,你表演變臉呢?

你臉上是扇形統計圖嗎?

「言小姐應該聽過我的故事……老舔狗了。」

周陽攤開手,聳了聳肩。

言仙兒:「……」

你還知道你是舔狗啊!

「周大少,那啥,你帥氣英俊,瀟洒剔透,要什麼樣的女人,都能找到!」

言仙兒急忙說道。

周陽:你這話說的,喪不喪良心?

我但凡來上一句,也包括你嗎?

你家裡人就得打包給你送過來。

然後你那龍王老公,又得為你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提着刀過來砍我。

「但是,我頓悟了!」

周陽雙手合十,「前天晚上,我對着佛像,日夜參拜。」

「突然間,佛像大放光明,誒嘿,你說咋滴了?」

「我頓悟了!」

「女人只會影響我拔刀的速度!」

「所以……陳露算個屁啊,老子何必一棵樹上弔死?」

周陽一臉溫和。

言仙兒麵皮一抽,參悟佛像頓悟了?

你咋不說你被人給穿越了呢!

「恭喜周大少!」

最後,言仙兒憋出了這麼一句話。

「不客氣,正所謂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

周陽哈哈一笑,「至於合同……」

「明白,作廢!」

言仙兒點了點頭。

「不,修改一下,改成你單純和你言家合作。」

周陽說道,「具體如何起草,回頭我去找律師……放心,對你言家有好處!」

「就算是比不上陳露,也絕對會讓你賺的盆滿缽滿!」

周陽挑了挑眉。

言仙兒一個哆嗦。

周大少,你目標不會放在我身上了吧?

我結婚了啊!

「聽說言老太太的壽辰快到了,這算是提前的一份賀禮吧!」

「等到壽辰之日,我再去送上一份大禮。」

周陽笑了笑。

言仙兒:「……」

周大少,我結婚了,我一個已婚女人,我配不上你。

「來人,送客!」

周陽對着言仙兒一點頭,轉身就走。

言仙兒:我好像是誤會了。

唉,言仙兒啊,你太自戀了。

真以為別的男人都圍着你轉嗎?

「那我回去就給周大少送請帖,到時候希望大少出席!」

言仙兒說道。

周陽點了點頭,直接回到了房間里。

睡覺,睡覺,睡覺!

前輩子那麼累,這輩子就躺平。

系統:「……」

這宿主沒救了。

陳家。

大廳首座之中,一個中年人坐在那裡,身旁一些嫡系也在。

陳露雙眸泛紅,憋着嘴,看着自己的老爹陳谷。

昨天回家,她沒將周陽的事情告訴老爹,結果,老爹今天知道了,上來就給了她一巴掌。

她抽泣着,覺得自己很委屈。

「哭哭哭,就知道哭!」

陳谷氣不打一處來,怒喝道,「你到底在想些什麼?」

「爸,你幹嘛怕他啊!」

陳露抽泣着,「不過是一個依仗家裡的富二代罷了。」

「咱陳家也不是好惹的啊!」

「您幹嘛怕他。」

「咱家也很強的,也是有名有姓的大家族,何必怕他周家啊!」

陳露委屈巴巴的。

陳谷嘆息一聲,點了點頭,「也罷,都這樣了又能如何?我陳家也不是依附他們周家存在。」

「哦?」

「說的不錯!」

一道雲淡風輕的聲音傳來。

楊叔帶着一群保鏢直接走了進來。

「混賬,你敢擅闖我陳家?」

陳谷怒罵一聲。

「我是周家的管家。」

楊叔平淡的說道,「今天來……給你們送個違約金!」

陳谷一愣。

「來來來……」

「這是合同!」

楊叔拿出合同,摔在地上,「一共三十八份價值一百多個億的合同!」

「按照合同規定,違約金是一塊錢!」

「這裡是四十塊錢,不用找了。」

楊叔掏出兩張二十,扔在了地上,轉身就走。

楊叔嘴角含笑。

少爺也是牛逼啊!

違約金一塊錢啊。

一開始是為了陳家好,可現在……

嘖嘖嘖!

一個字,牛逼!

陳谷一愣,頓時喝道,「你敢辱我陳家!」

「沒啊,我們是按照合同來的啊,違約金給你了啊……剩下兩塊錢不用找了,我這是好心。」

「你怎麼能說我侮辱你們呢?」

「我雖然不是什麼周家的嫡系,但是好歹也是管家……」

楊叔轉過身來,委屈巴巴的說道,「怎麼,陳家主,你是看不起我周家是不是?」

陳谷:「……」

「走咯!」

楊叔嘿嘿一笑,轉身就走。

陳家人一臉懵逼。

「不行,家主,這可是一百多個億的合同啊!」

一個嫡系急忙喊道,「家主,快去求周大少原諒,實在不行,把陳露送到他床上去!」

「混賬,要去你去!」

陳露嬌叱一聲。

陳谷愣住了。

一百多個億……

這可是陳家九成的家產啊。

這……

「管家,稍等!」

陳谷急忙沖了出去。

然而大門口……

一群記着在拍照,楊叔笑呵呵的在說話。

明確告訴記者們,周家和陳家決裂。

周家和陳家沒什麼關係,名下產業也斷絕所有業務。

楊叔上了勞斯萊斯,瀟洒的離去。

記者們都瘋狂了,轉身就跑,這大事需要趕緊去報導一下。

其他一些家族的探子們,也得到了消息,然後撥通了各自家族的電話。

不少家族的家主感受到了一股波瀾。

自從周家成為頂級家族之後,整個魔都如同一潭死水一般寧靜,而現在……

同樣是周家掀起了一場軒然**。

走吧……

斷絕關係業務往來。

【震驚,周家和陳家徹底斷絕所有業務往來!】

【震驚,一朝頓悟,周家大少不再是舔狗。】

一些報道也悄悄的各大媒體浮現出來。

周陽還在家裡刷抖音,一不小心看到了這兩個消息。

周陽:「……」

誰踏馬給老子舔狗的名聲傳出去的?

不加個震驚,是踏馬的不會寫新聞了是不是?

突然間……

「叮,宿主打壓李炎,獲取氣運值300點。」

「叮,宿主揍了李炎一頓,獲取氣運值1000點。」

周陽:「o((⊙﹏⊙))o」

莫非,我練成身外化身了?

系統:果然是腦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