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他得血氣運行圖後,武術可無限提升免費閱讀 第8章_安誥小說
◈ 第7章

第8章

陳琳兒眸光一閃:「閣下莫非要幫我們?」

楊戰笑了笑:「也得看你們合不合作。」

「我怎麼信你?」

楊戰拿出了一塊刻了明月高懸的令牌。

陳琳兒看了一眼,蹙眉,卻沒說話。

「不妨告訴你這塊令牌是怎麼來的,我剛才繳獲的,來的人是懸夜司編號十八的一個姑娘,不過人我放走了,我讓她告訴周圍潛伏的諜子,不要企圖來劫獄,沒用,唯一的辦法,就是讓你們鳳臨國派使節來談判。」

陳琳兒皺眉:「你以為你們皇帝會答應放我們走?」

「那就要看你們鳳臨國和我們皇帝陛下達成什麼交易了。」

陳琳兒看着楊戰,說了起來:「林蒼白馬寺,我們只是去上香,結果就被抓了。」

「為什麼要來邊境白馬寺?」

「因為有人告訴我們,林蒼白馬寺最靈。」

「為誰祈福?」

陳琳兒沒說話了。

楊戰眉頭一挑:「一個公主,一個郡主,為誰祈福已經呼之欲出了吧,還用得着隱瞞?」

陳琳兒嘆了口氣:「沒錯,為我們陛下祈福。」

楊戰點頭:「看你這麼配合,那我就多說兩句,記住了,不論發生什麼,即使有人來救你們,哪怕把你們都拖出天牢了,也不能走。」

「為什麼?」

陳琳兒感覺有些好笑:「既然都把我們救出去了,還不走,難道我們傻嗎?」

「呵,你以為走得了?我可以肯定,你們即使逃走了,我監管不力被斬了,你們也一樣走不出去。」

楊戰開口道:「聽我的,我能讓你們回去。」

陳琳兒目光灼灼的盯着楊戰:「你是誰呢?就只是個牢頭?」

「看樣子你還是不相信我。」

「想讓我相信,你覺得可能嗎?」

楊戰想了想,然後開口道:「我叫楊戰!」

突然間,陳琳兒站了起來。

似乎被驚到了!

「你就是鎮守北濟的神武軍大將軍楊戰?」

楊戰眉頭一挑:「我在鳳臨國都這麼有名嗎?」

陳琳兒心口起伏,跳躍,顯然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呼吸都有些粗重了:「你……還記得陳谷雪原嗎?」

楊戰疑惑,想了想:「好像在那裡莫名其妙打了一仗,咋了?」

陳琳兒頓時捏起拳頭,盯着楊戰:「你……莫名其妙打了一仗?你!我們神風軍不過是路過陳谷雪原,結果你就追上來了!」

「老子以為你們是幫助蠻皇大軍攻打我大夏,我當時還納悶,哪裡冒出來的援軍呢,是你鳳臨國的?」

「沒錯!」

陳琳兒咬了咬牙。

楊戰皺眉:「戰鬥力也太差了,是你們鳳臨國最差的軍隊?」

陳琳兒面色冷了下來,冷肅道:「你說話,我信!」

楊戰點頭:「既如此,那就在這裡安心待着,我會保證送你們回去。」

眼看楊戰要走,陳琳兒喊道:「等下!」

「還有事?」

「既然你是楊戰,你為什麼要幫我們,說不通啊!」

楊戰看了陳琳兒一眼:「我大夏將士,可和敵國沙場生死角逐,但是不屑為難婦女兒童!」

說完,楊戰就走了。

陳琳兒深吸一口氣,但是忽然想到了什麼。

頓時有些氣惱:「說我是婦女?」

……

入夜了!

「開飯了!」

楊大牛送飯菜來了。

老五和四兒頓時來了精神。

楊大牛給了兩人一人一大盆。

楊戰端了一把椅子坐在門口。

「二爺,有肉!」

楊戰接過了飯盆,指了指裏面:「還有個綠楊,你給她準備沒有?」

楊大牛一愣:「二爺,沒有呢,還有三份是犯人,還有一份是六爺的。」

「這樣,把李漁的那份給綠楊。」

四兒聽了,轉過頭來:「二爺,李漁一天多都沒有給飯菜了。」

「餓不死,她可是鍊氣士。」

「哦!」

四兒就不說話了。

楊大牛就進去送飯。

這時候,楊戰卻說了句:「四兒,老五,你們去牢房裡吃,看着點!」

「大牛不是去了?」

「讓你們去就去!」

「是!」

兩人端着飯盆就跑了進去。

楊戰坐在大門口,看了一眼前面白茫茫的雪地。

莫名的說了一句:「不聽勸啊!」

就在低頭吃飯的一剎那。

一道破空聲突兀的響起。

緊接着,楊戰手中的一根筷子,直接射了出去。

與一閃而來的利箭相撞!

嗡!

一根利箭從楊戰的耳旁射了過去,直接插在了身後的地板上,還搖擺不止。

楊戰卻沒有理會,一根筷子掰成兩半:

「天王老子來了,也得吃飯!」

迅速扒拉起了飯菜。

又是兩聲破空響傳來。

楊戰這次沒有將筷子扔出去,而是整個人瞬間橫移了兩步!

砰砰!

楊戰剛才坐的位置,兩根利箭扎在地上,搖晃不止。

軍營里養成的習慣,楊戰很快就吃完了。

放下了盆,楊戰抬起頭來。

三道黑影,手持短刃,速度飛快的撲來。

地上的雪,飛濺而起。

形成了一道雪幕撲了上去。

當三道身影穿過雪幕的那一刻,楊戰一拳,一腳,一撞!

沉悶的碰撞聲,和三人的悶哼聲,在這黑夜裡尤為清晰。

三個黑衣人也倒飛了出去,卻沒有再站起來。

而同時,楊戰也消失了蹤跡。

迅猛的從牆壁攀爬而上,眨眼間就衝到了房頂。

此時,兩名黑衣人手持利刃,還沒反應過來,瞬間被楊戰一手一個,直接甩下房頂!

砰砰兩聲之後,便沒了聲息。

楊戰就佇立在房頂上,眼神冷淡的掃視八方。

此時的他,早已經不是那個慵懶有些邋遢的牢頭。

身上恐怖的殺氣,讓這黑夜的天,似乎充滿了肅殺。

楊戰聲音冰冷:「不聽勸,自尋死!」

黑夜中靜悄悄,沒有動靜再傳來。

而那雪地中,五具屍體很快就被風雪覆蓋。

楊戰抬頭,看着天空,雪下的更大了。

正在遠處。

一處閣樓上,一名輕紗遮面的黑衣女子,懷抱一把琴,纖纖玉手撥弄了一下琴弦。

然後平靜道:「此人身份查清楚!」

「是,主人!」

跟前跪伏的黑衣蒙面人,迅速離開了。

黑衣女子轉頭,望向那遠處的天牢房頂。

那個站在雪中,身上充滿肅殺剛毅的男子。

她再度撥弄琴弦,發出美妙的音律。

而在天牢房頂上的楊戰,也看向那遠處閣樓中的燈火。

燈火搖晃,人影綽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