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他得血氣運行圖後,武術可無限提升免費閱讀 第6章_安誥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楊戰身穿單薄,站在天牢外面的雪地里。

活動了一下筋骨,一個推着木車,上面裝着豆腐的女人慢慢從天牢門口經過。

「官爺,吃豆腐不?」

楊戰看着那買豆腐的女人豐盈的身段,點頭道:「吃,最喜歡吃豆腐,不過,我最喜歡又白又嫩的。」

女人嬌滴滴的,如含羞待放的花兒一般。

聲音更是讓人覺得**:「當然又白又嫩了,奴家這豆腐,很好吃的。」

說著,就將推着木車走了過來。

然後掀開鍋蓋,果然是又白又嫩,還冒熱氣。

女人很麻利的盛了一碗豆腐給楊戰。

楊戰接了過來,沒吃,但是卻頗為欣賞打量着女人前面和後面。

女人被看的面色紅潤,媚眼如絲。

「官爺,豆腐涼了可不好吃哦。」

楊戰將豆腐端在嘴邊,女人眼巴巴的看着。

忽然,楊戰又放了下來,女人又來了一句:「官爺,豆腐要趁熱。」

楊戰卻笑道:「忘了給錢了,多少錢?」

「官爺這大雪天的也辛苦,小女子就收官爺一文錢吧。」

楊戰伸手一摸:「不巧,沒帶錢出來,那你等着,我一會兒再來。」

「別別,官爺,就當小女子請官爺,官爺這大雪天的也辛苦,快吃吧。」

「哦,那好吧,多謝了啊。」

忽然,楊戰手滑,一碗雪白的豆腐掉在了雪地里,頓時分不清豆腐還是雪。

楊戰和女人相互看着,半晌都沒動靜。

終於,女人回過神來,笑道:「沒關係,小女子再給官爺盛一碗。」

剛拿着碗,楊戰就捏住了女人的手腕,笑眯眯道:「這大冷天的,外面冷,不妨進去。」

女人目光一閃,看向楊戰的神色。

眼中閃過一縷厭惡,不過卻低聲道:「會打擾官爺辦公嗎?」

「不打擾不打擾,我幫你推!」

「謝謝官爺了。」

女子微微屈膝。

楊戰推着車,走在前面,女子跟在後面,眼神淡淡的。

「二爺,這……」

「沒你們的事,滾!」

楊戰呵斥一聲,三子和四兒就靜悄悄,又眼巴巴的看着楊戰將那賣豆腐的女人帶進了刑訊室。

片刻!

一聲叫喚就傳了出來。

「啊……」

「啊……」

三子和四兒震驚了。

「四兒啊,二爺這是直接用鞭刑了?」

「也搞不好用狼牙棒吧?」

「可是,這刑上的有點狠了,那女人叫的這麼慘。」

「三子,咱們都好久沒去醉紅樓了吧。」

「對,是很久了。」

「那換班之後,咱們就去?」

「你有錢嗎?」

「沒有。」

「那說個屁啊。」

三子和四兒頓時嫣兒吧唧起來。

不過,這時候刑訊室里卻沒有動靜了。

三子和四兒再度瞪大了眼睛。

「四兒,二爺這就不成了?」

「唉,二爺已經不復當年勇猛了。」

就在這時候。

刑訊室里傳來楊戰的呵斥聲。

「滾遠點!」

頓時,兩人一縮脖子,灰溜溜的就跑遠了。

刑訊室里,女人趴在地上,渾身顫抖,手上還有一把匕首。

楊戰很平靜的坐在一旁,就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過了片刻。

楊戰笑道:「說說,來了多少人?」

女子沒說話,不過已經恢復了些力氣,爬起來,坐在牆角,冰冷的看着楊戰。

楊戰忽然從桌子上,拿起一根鞭子。

鞭子上裹滿了鐵釘之類的東西。

露出的尖銳部分不長,但是看上去,都讓人頭皮發麻。

女人看到,臉色都有些蒼白了。

楊戰看向女人,一本正經道:「這鞭子打人肯定疼,這設計者真歹毒,放心,我給你換一個!」

說著,楊戰又將鞭子放下,然後伸手去將那一根狼牙棒拿了起來。

還轉頭問:「這個咋樣?」

女人瞳孔一縮,直接慌神了:「官爺,我就是個賣豆腐的啊!」

楊戰十分欣賞的看着手裡的狼牙棒,自言自語的說:「這個好,這個不折磨人。」

女人震驚了!

這還不是折磨人?這是要折磨死人吧?

說著,楊戰就站了起來。

女人身體再度顫抖了起來。

終於,當楊戰要試試狼牙棒的時候。

女人直接驚叫:「我說,我說!」

楊戰露出了笑容:「你看,咱們交心不就好了嗎,來起來,我對女人,還是十分溫柔的!」

說著,伸手拉住女人的小手。

嗯,手感還不錯。

女人不敢反抗,被楊戰拉着,坐在了一把椅子上。

緊接着!

咔嚓咔嚓聲響起。

女人就發現,自己被椅子上冒出來的器件固定在了椅子上。

然後椅子背後冒出了一根伸縮的鐵臂,頂端是一根尖銳的鋼針,直接就捅在女人的面龐。

「啊……」

「別叫,還沒扎過來呢。」

女人驚悚了:「我答應說了啊,你怎麼……」

楊戰沒回答,只是介紹道:「人說謊呢,瞳孔會變化,一旦發生變化,這根針就會刺過來。」

「它難道能自動?」

楊戰手扶住,直接對準了女人的眼睛。

「我可以幫忙,現在可以說了!」

女人看着那露出笑容的楊戰,第一次感覺,一個人的笑容,如同惡鬼的微笑。

「我說,我說,我說的都是實話,你……小心點。」

那鋼針頂着她的眼睛,這種壓力,讓女人說話都有些結巴了。

楊戰點頭:「慢慢的說,不要慌。」

女人慢慢的說了起來。

他們來了三個人,只是為了打探。

雖然知道李漁三人關在這裡,但是他們不知道,這天牢的防衛力量有多大。

打探清楚之後,會組織劫獄。

楊戰聽了,沉思片刻問了句:「如今大夏和鳳臨國邊境出現戰事了?」

女子搖頭:「沒聽說。」

「李漁和李芝竹是什麼身份?」

「一個公主,一個郡主。」

「陳琳兒呢?」

女子搖頭:「不知道。」

忽然,女子就驚叫起來,因為楊戰壓了一下,鋼針就在向前挺進了。

「我真不知道,陳琳兒我都沒聽說過。」

楊戰將鋼針停了下來。

看得出,這個女人所知有限,畢竟只是一個諜子。

楊戰再度開口:「你們懸夜司的信物呢?」

女子看了看自己的心口。

楊戰瞬間伸手,從女子的肚兜里,拿出了一塊古樸的鎏金牌子,上刻一塊黑板上明月高懸。

懸夜司!

楊戰感受着令牌上的溫潤,然後直接將座椅的開關拉了起來。

馬上,女子就自由了。

楊戰將令牌放下,看向女子:「叫什麼名字?」

「沒有名字,我的編號十八。」

「十八,嗯,去告訴你們頭頭,這事當我不知道,但是!不要想來劫獄,徒增傷亡,也沒有用,她們的身份地位高,讓你們鳳臨國朝廷派人來談判才行。」

說著,指向門口。

十八有些疑惑:「你就這麼放我走了?」

楊戰不禁樂了:「難道我還得留你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