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他得血氣運行圖後,武術可無限提升免費閱讀 第5章_安誥小說
◈ 第4章

第5章

突然!

楊戰想到了什麼,有些激動,指着牆壁:「你剛才說什麼?你難道想起了一些事情?」

碧蓮搖頭:「沒有。」

「那你怎麼知道,那是功法,對我有用?」

碧蓮起身,鐵鏈嘩啦啦的響。

碧蓮走到了那無名功法面前,指着一個點:「你看!」

然後又指向另外一個點。

「看清楚!」

楊戰認真看去。

接着,碧蓮就指了幾個位置出來。

起初楊戰還很迷惑,但是越看,越震驚。

原來,重點根本就不是上面的文字,而是這些文字組成的一幅圖!

以前楊戰就很奇怪,為什麼這些字不是一行一行的,而是雜亂無章的排列的。

現在屏蔽到文字本身的內容,再看過去。

這尼瑪!

不就是一種特殊的血氣運行圖?

原來如此簡單,之前他卻執着上面字的內容。

看了一眼似乎瘋傻的碧蓮,楊戰忽然想起了一句話。

赤子之心的人,他們眼中的世界很簡單,而實際上,這個世界也本來就可以很簡單。

只是大多數人,自己看複雜了!

楊戰觀摩着血氣運行圖,而碧蓮,透過那亂糟糟的頭髮,正看着楊戰。

地下囚室中,異樣的安靜。

甚至,兩人都沒有動一下。

不知道過了多久。

楊戰從入定中醒來,心頭有些澎湃。

因為他發現,這血氣運行圖,大有可能解決他的武道桎梏。

高興之餘,楊戰笑道:「碧蓮,你想吃什麼,我明天給你送來。」

碧蓮搖頭:「我不知道想吃什麼。」

楊戰笑道:「那就我給你做主。」

碧蓮點了點頭。

楊戰走上了向上的石階。

他發現,碧蓮應該在看着他,雖然頭髮遮住了她的眼睛和臉。

走了幾步,楊戰回頭:「是不是有什麼想和我說?」

碧蓮卻搖頭,只是這麼望着楊戰。

楊戰從地下囚室上來之後,重新複合了石板。

而刑訊室門,也在不斷的響着,還能聽到外面老六的喊聲。

「二爺,二爺……」

「咋了?」

楊戰打開了門!

「二爺,你這睡的也太死了吧,我都喊了好久了。」

楊戰伸了個懶腰:「火急火燎的怎麼了?三個娘們兒被劫走了?」

楊戰說著,走了出來。

卻愣了一下,因為這外面還站了個女人。

這女人身穿水綠色的衣裙,雙手相扣在小腹。

對着楊戰屈膝行禮,聲音柔潤:「綠楊見過二爺。」

楊戰看了綠楊一眼:「有事?」

「二爺,太子殿下時常提及二爺為皇朝立下的赫赫戰功,每每念及都十分欽佩,方得知二爺一直未成家業,獨身一人,無人侍奉,特命奴婢前來侍奉二爺生活起居。」

楊戰看了綠楊一眼,這話說的真漂亮。

楊戰微笑道:「綠楊姑娘可是太子殿下的女官,來侍奉我一個牢頭,屬下可擔不起啊。」

綠楊微微蹙眉:「二爺怎可如此輕賤了自己,當年若不是二爺力挽狂瀾,蠻皇大軍不知禍害多少我大夏子民,二爺雖然此時屈居天牢,但殿下與奴婢都相信,二爺必有再塑輝煌時,即使是奴婢,也對二爺欽慕無比。」

說完,綠楊再度屈膝行禮,微微低頭,兩頰紅暈。

「更何況,要不是二爺,奴婢恐怕早已經殞命,能侍奉二爺,奴婢亦十分歡喜,還請二爺不要嫌棄奴婢才是。」

楊戰不禁笑了,這太子身邊的丫頭,還真是能說會道。

不過,這太子居然派人來,看樣子,關於三個女囚的事情,恐怕還有隱情。

楊戰看着綠楊:「若是我不打算留下你呢?」

砰!

綠楊居然直接跪在了地上,抽噎了起來。

卧槽!

這女人說哭就哭,好像受了多大的欺負一樣。

綠楊哽咽着:「二爺若是嫌棄奴婢,那奴婢只好長跪不起。」

旁邊的老六倒是平靜,他們二爺即使落魄成了天牢牢頭,依舊當得起這太子宮中的女官的跪拜。

楊戰將綠楊扶起來,笑道:「沒想到太子殿下還念叨着我,那就多謝太子殿下,起來起來。」

「謝二爺,奴婢能夠侍奉近前,真的是很開心,二爺有何吩咐,儘管和奴婢說。」

說完,綠楊就詢問:「二爺居所何處,奴婢先幫二爺打掃一番,一會兒再為二爺做些吃食。」

「老六,帶綠楊過去吧。」

「是!」

老六帶着綠楊離去。

楊戰看着綠楊的背影,微微皺眉:「三年沒想起,三個女囚進來了,這太子殿下倒是想起我了,難得!」

說完,楊戰搖了搖頭,大搖大擺的巡視天牢。

三個女囚分別關着,根本無法交流。

這也是楊戰特意安排的,預防這三個女人有相互通氣的可能。

楊戰最後來到了陳琳兒的牢房門口。

看着盤膝而坐,面色恬淡的陳琳兒。

穿着囚服,這模樣也仙女一般,十幾年的戎馬生涯,回來之後,又發配在這天牢看牢。

別說,這等資質的妞,還是很少看見,少不得多看幾眼。

當然,主要是為了心情愉悅,身心健康。

忽然!

「看夠了吧?」

陳琳兒還閉着眼睛,就說了句。

楊戰露出笑容:「美人兒嘛,看不夠。」

「你還真直接!」

說著,陳琳兒終於睜開了眼眸。

如碧波一般的眼眸,又如深泉一般,讓人難以見底。

「我就是一個粗人,不懂什麼彎彎繞繞,就喜歡直接!」

陳琳兒輕啟紅唇,聲音恬淡:「閣下武道境界了得,卻當個牢頭,實在是不應該。」

「武夫多如狗,有什麼大不了的,我大夏王朝,厲害的武夫多了去了,我這點武道境界不夠看。」

陳琳兒看了楊戰一眼,微微皺眉:「剛才還說你直接,現在又不直接了?」

「那姑娘就誤會了,我這個人一向是寧直不彎,絕對直來直往。」

陳琳兒望着楊戰那笑容,總覺得這傢伙若有所指。

微微蹙眉:「閣下太自謙了,能將李漁一磚拍暈的力氣不少人都有,但是能夠悄無聲息的靠近她,可不多見。」

楊戰笑道:「或許她根本沒將我們這些獄卒放在眼裡,就大意了沒有閃。」

陳琳兒深深看了楊戰一眼,然後話鋒一轉,說了句:「太過自謙也不是好事,如果有實力,走到哪裡都能綻放光芒。」

楊戰驚訝:「是嗎?你看我身上有光嗎?」

「有!」

「胡說,你看我的眼神,都沒有光。」

陳琳兒反問了一句:「我很欣賞你的能力。」

「看我的眼睛光都沒有,這算什麼欣賞?」

陳琳兒深吸一口氣,然後眼中忽然散發金色光芒。

「現在有了吧?」

楊戰看了,頗為滿意的點頭:「有了!」

「但是閣下在這裡,身上的光芒被遮擋了。」

「哦?那你覺得怎麼才能不被遮擋?」

「你雖為朝廷胥吏,亦是江湖人,此處不得意,未必他處無春風。」

楊戰沒有接話,轉身就走了。

這讓陳琳兒愣了片刻,然後皺起眉頭:「看不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