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他得血氣運行圖後,武術可無限提升免費閱讀 第4章_安誥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最後,楊戰眼中的金色光澤再度明滅,又切換了場景。

這個不姓李的女人,從進來到現在,都十分的安靜。

模樣更是清麗脫俗,又給人一種恬靜的,彷彿將這牢房,都當成清靜的居所。

臉上也沒有絲毫的情緒波動。

淡漠!

似乎漠視一切的淡漠。

這女人叫陳琳兒,能和李漁,李芝竹在一起的,起碼也是皇親國戚。

楊戰這麼想着。

接着,楊戰眼中的金光散去。

那隻老鼠就把前爪放下,拖着尾巴就跑了。

楊戰再度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茶。

忍不住嘆了口氣。

想着他穿越而來的十幾年生活,簡直是上輩子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一睜開眼睛,竟然成了一個戰場兵卒。

想跑也不知道往哪裡跑,甚至,那兵荒馬亂的,楊戰也只能硬着頭皮上了。

估計自己能穿越來,多少有點好運!

鬼門關前晃悠了幾圈,愣是活了下來。

戎馬生涯,軍功資歷累積,軍階步步高升,本有更高的位置讓他攀登!

但是,三年前的一場變故,讓楊戰成了成了天牢牢頭。

楊戰心灰意冷,想辭去歸隱田園,再不濟離開天都城,做買賣,嬌妻美妾的,也能過上逍遙日子。

沒想到,皇帝不願意,說他功勞不小,又年輕,年輕人犯錯不算什麼,主要是能改就好,要將他留任,不能寒了萬千將士的心。

後來楊戰才知道,那裡是皇帝念他軍功卓著,而是不放心他,要讓他留在天都城,好讓那皇帝老頭能看見。

楊戰就很鬱悶,自己何德何能,讓這皇帝老頭這般放心不下。

如今這放了三個燙手山芋在他這裡,又不派援兵,擺明了沒安好心啊!

信任?

信任他,他能來當個牢頭?

不過,楊戰心裏有些慶幸。

要不是被安排在這裡,楊戰如何能發現這天牢下的秘密!

碰!

門被打開了。

老六拎了一隻燒雞,一壇酒跑進來。

滿臉樂呵:「二爺,你要的燒雞和酒!」

「多少錢?」

「不要錢。」

「不要錢?」楊戰愣住了。

「是啊,燒雞鋪和酒鋪都說送給二爺,說多虧二爺幫忙呢。」

楊戰撓了撓頭,他有幫過他們?

不管了。

楊戰點頭:「行了,你去忙吧。」

「好嘞,二爺!」

接着,楊戰鎖上了門,打開了案幾下方的一塊石板,露出一個洞口。

楊戰拎着燒雞和酒就下去了。

下方漆黑如墨。

楊戰忍不住道:「這麼黑,你也不點燈啊,難道沒燈油了?」

楊戰有些無奈,就主動點燃了燈。

卻在這一刻!

嘩啦啦!

鐵鏈移動的聲響激烈的響起。

瞬間,楊戰就被鐵鏈鎖住了喉嚨,然後直接拉了過去。

楊戰拉住鎖在脖子上的冰寒鐵鏈。

急忙開口:「你發什麼瘋?」

砰!

一隻手,直接將楊戰舉了起來。

而此刻,這人的身形才完全顯現出來。

一身襤褸,頭髮亂糟糟,遮住了臉。

但是身上,卻有八根粗大鐵鏈延伸出去,死死釘在了四周的牆壁深處。

但是,這人卻一隻手將楊戰舉了起來。

傳出女子的冰冷聲音:「外面有不少人,還有殺氣,你想殺我?」

楊戰苦笑:「那不是針對你的,是上面來了三個新人,那些是來刺探,想尋機救上面那三個人的。」

說完,楊戰急了:「放我下來啊,我這酒待會兒都灑了,還有燒雞呢!」

砰!

楊戰被直接丟了下來。

好在楊戰身手敏捷,馬上站穩。

看着這個瘋女人,楊戰也是很無奈,動不動就發瘋。

楊戰這三年,幾次都差點死在這瘋女人手上。

楊戰將燒雞和酒放在了石頭桌子上。

然後就看着女人拿起燒雞,吃的很兇。

一會兒半隻雞就沒了,女人拿起了酒罈,咕隆往嘴裏灌。

楊戰沒有理會女人,站到一面牆壁前。

看着牆壁上刻畫的字。

這上面是馭靈秘法,便是一種可以馭使走獸飛禽的妙法。

另外還有一種妙法,很玄奇,至今楊戰都沒有參悟透。

這是一種武道功法,但是其中說的很多東西他看不明白。

看了一眼那瘋女人,可惜,這女人神智混亂,不能為他解惑。

甚至她姓甚名誰,為什麼被關在這裡,何時被關在這裡,都不知道。

只記得一件事情,那就是有人要殺她。

楊戰也通過打聽,甚至查閱了許多典籍,還旁敲側擊刑部高官,都沒人知道這天牢下面關押的這個女人。

甚至皇帝,似乎也不知道!

而且,將這女人關進來的人實在是歹毒,關押就算了,還有八根寒鐵鏈鎖死了她的骨骼,一般人早就死了!

想要強取,女人不死也得廢。

楊戰也查閱了天牢設立的文獻,依舊沒有找到蛛絲馬跡。

所以,至始至終,這個女人的身份都是一個迷。

此時,楊戰感覺被盯着了,轉頭就發現女人正望着他。

燒雞沒了,連骨頭都沒有。

至於那壇酒,估計也喝完了。

楊戰鬱悶:「骨頭就別吃了,如果吃不飽,我再給你買。」

女子卻說了句:「你是要走了嗎?」

「為何這麼問?」

「以前你說,當這坐牢有新的人來,就是你要離開的時候了。」

楊戰一愣,沒想到這神智混亂,連自己是誰都不記得的女人,卻記得他說過的話。

楊戰點頭:「嗯,機會應該來了。」

女子望了楊戰一下,然後低下頭。

「嗯。」

嗯了一聲,便沒有了下文。

楊戰不禁笑道:「放心,我離開之前,會想辦法解開你的禁錮。」

「你解不開,你太弱了。」

楊戰一愣,有些鬱悶。

在這個瘋女人面前,他才感覺自己真的弱。

這女人發瘋的時候,他也不是沒反抗過。

但是,即使她被八根寒鐵鏈鎖住,他也完全不是對手,根本就不是一個級數。

這個女人的力氣太大了,還真應了那句老話,一力破萬法。

饒是他戎馬十幾年的對戰經驗,也毫無用武之地。

女人沒等楊戰說話,指了指牆上的那篇無名武道功法:「好好看看,或許對你有用!」

楊戰看這女人情緒穩定,當即坐下:「碧蓮,那是什麼功法,有些地方我看不懂,你能不能跟我指點指點?」

「有時候我感覺,我應該不叫碧蓮,為什麼你第一次見我就叫我碧蓮?」

楊戰咳嗽一下,還不是這女人,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好像頭一次見過男人一樣。

居然對他上下起手,檢查不同的地方,楊戰情急之下,就喊了句不要碧蓮!

誰成想,這女人就認為她叫碧蓮……

「呃,名字只是個代號,再說你自己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你要是不喜歡就換一個?」

「不用,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我以後就叫碧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