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他得血氣運行圖後,武術可無限提升免費閱讀 第1章_安誥小說
◈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昏暗的車廂里,男人掐着她的腰,將她摁在懷裡。

溫涼的唇,落在她的耳尖……

她掙扎着,卻被他的大掌禁錮得死死的。

他的吻,落在了她的額頭上、臉頰上,忽然發了狠的吻住她的唇……

不給她反抗的機會,一點點加深。

她彷彿沉溺於深海,就快要溺斃,千鈞一髮之際,他放開了她。

男人低沉着嗓音:「不會換氣?」

嗓音十分沙啞,如濃烈的酒,侵蝕她的耳膜。

她的心,忍不住狂跳。

男人低低的笑了一聲:「我教你。」

她想要看清他的容顏,而後,他奪走了她所有的呼吸……

夏晚星猛地睜開了眼,鼻息間都是消毒水的味道,她竟然在醫院睡著了。

走廊的燈光昏暗,讓她有些恍惚,還沒從夢境中徹底清醒。

男人強大的壓迫感依舊縈繞在心頭,久久不能散去。

她從兜里拿出一塊精緻的玉佩,像兔子的形狀,被燈光照得有些透明,溫度很涼,觸感極其光滑。

這是價值不菲的玻璃種帝王綠。

這是那個男人離開前給她的,她去山林給父親採藥,遇見了他,順手救了他。

依稀記得,他低沉沙啞的聲音:「乖女孩,謝謝你救了我,我給你的玉佩,收好。」

她不由得打了個寒顫,還心有餘悸。

雖然最後什麼都沒發生,但他在她心底,是一個滾燙的烙印,危險極了。

忽然,手機鈴聲響起。

「晚星,你妹妹撞死人了,怎麼辦啊?」

夏晚星聽到電話里母親歇斯底里的哭聲,頓時從病床上坐了起來,睡意全無,只覺得渾身血液凝固,冰冷的沒有任何溫度。

好一會兒,才擠出一點聲音:「媽,怎麼回事?」

柳素雲沒有直接解釋,哭喊着:「不是一命抵一命就是無期徒刑,她這一輩子就這麼毀了,晚星,你從小到大就很聰明,你一定要想辦法救救她啊!」

夏晚星強行鎮定下來,一邊從小床上下來,一邊說:「媽,這關係到人命,不是什麼想想辦法就能解決的小事,你先帶妹妹去警察局自首,我馬上就來。」

「你先回來,我不知道怎麼辦。」柳蘇雲顫抖着聲音,不知所措。

夏晚星點頭:「好。」

掛斷電話後,夏晚星走到父親的病房,給他蓋好被子,這才離去。

今晚發生的事太多,到現在,她的腦子還是一團漿糊。

她本想找到那個男人,將玉佩還回去,現在妹妹出了這樣的事,這件事只能緩一緩了。

等她回到夏家別墅,已經是晚上十點了。

封伯恭敬的上來迎接:「大小姐回來了。」

夏晚星點頭:「嗯。」

夏晚星來到客廳,就看到母女二人哭紅了眼睛抱在一起,彷彿天塌下來了。

夏思悅抬頭,看到她後,彷彿看到了希望,抱住她哭着說:「姐姐,我該怎麼辦?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是她自己要撞上來的。」

夏思悅身上有一股濃烈的血腥味傳來,不經意間,擦在了她的衣服上。

她感受到夏思悅顫抖的身子,輕輕拍着她的後背,安撫道:「悅悅,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悲劇已經發生了,必須要面對。」

「我怕坐牢。」

夏晚星問道:「你沒有酒駕,也沒有超速吧?」

夏思悅點頭:「我沒有。」

「既然不是故意的,怎麼會坐牢?只要你去自首,就不是肇事逃逸,否則,後果很嚴重。」

夏思悅可憐兮兮的望着她:「真的不會嗎?」

「嗯。」

夏思悅又趴在她的懷裡,眼底浮現起一絲狠毒,語氣卻十分乖巧:「好,我都聽姐姐的。」

呵。

現在夏晚星還不知道她撞死的是誰,等她知道,一切就晚了!

如果真是無意撞死那人,可能不會坐牢。

但她是故意的,絕不可能去自首!

這時候,柳素雲端來一杯茶:「晚星,你才從醫院回來,又忙着悅悅的事,先喝口水吧,我們一起去警局,你能說會道,一定要幫妹妹說話。」

夏晚星點頭,接過了茶:「好。」

即便妹妹是無心之失,可對方也失去了生命。

不管怎麼說,都應該去自首,幫死者找家屬。

她只想快點去警察局,沒有多心,接過茶杯,仰頭,喝了個乾淨。

她也的確很口渴。

喝完後,將茶杯放在茶几上,露出一個笑容:「謝謝媽。」

話落間,只覺得眼前有些模糊,慢慢的,渾身無力,她搖了搖頭。

身為醫生的她,頓時感覺到不對勁。

重新看向柳素雲,眼底滿是疑惑和震驚:「這杯水……媽,你居然、在水裡……」

話還沒說完,就失去了意識。

柳素雲看着已經昏迷的她,眼底早就沒了往日的溫柔,冷笑一聲:「我將你養得這麼大,是時候報答我的養育之恩了!」

說完,撥通一個陌生號碼的電話,冷漠的說道:「她已經昏迷了,可以帶去頂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