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他得血氣運行圖後,武術可無限提升免費閱讀 第10章_安誥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楊戰看着這太監的打扮:「七品啊。」

「沒錯,我是七品內侍,你敢打我,你們都死定了,一個都別想跑!」

「掌嘴!」

啪!

一聲響亮的耳光之後,這太監又被打懵了。

四兒咧嘴笑道:「沒用力呢,不然你脖子都給你打斷!」

楊戰走上前去,看着蒙圈的太監:「三個月沒有送月俸過來了,怎麼的,堂堂大內,還拖欠我們這幾個錢?」

太監反應過來,捂住臉,直接就哭了。

卧槽!

楊戰都忍不住吐槽了。

你妹的,一個大老爺兒,這尼瑪就打哭了?

不過立刻,楊戰想起來,這也不算是大老爺們兒。

「月俸拿過來沒有?」

楊戰問太監。

太監畏懼的看了楊戰一眼:「沒有。」

「沒有,那你來幹什麼?來找收拾?」

太監不敢說話了,害怕又被掌摑。

楊戰看了看太監,的確不認識。

「你之前是哪個宮的?」

「鳳儀宮的。」

楊戰皺眉,鳳儀宮,那不是皇后宮中的?

皇后?

楊戰想了想,三皇子的生母。

楊戰微微皺眉,不過很快就舒展開來!

「回去,乖乖將月俸和物資送來,告訴你們掌事的,不送過來,老子親自去取!」

「你你你是誰啊?」

小太監聲音都結巴了。

「我們二爺叫楊戰!」三子開口:「瞎了你們狗眼,還敢這麼對我們二爺不敬!」

小太監沒說話。

「放了,滾!」

楊戰擺了擺手。

小太監如蒙大赦,激動的就要跑。

那帶來的十幾個內衛,還在地上哀嚎呢也沒管了。

此時,三子低聲道:「二爺,會不會鬧大啊?」

「鬧大了也好,水渾了大魚才會浮出水面。」

三子和四兒滿臉崇拜的望着楊戰。

三子由衷的說:「高,二爺的話,那就是禪機,不是一般人聽得懂的!」

四兒轉頭看着三子:「你聽懂了?」

「沒有啊,所以才高啊!」

楊戰白了兩個傢伙一眼,然後走了出去。

「好好看着,裏面那三個姑奶奶要是丟了,才是要命!」

「二爺放心!」

穿過那是幾個內衛的中間。

聽着這些傢伙的哀嚎聲,楊戰恍惚間,似乎又回到了戰場上。

戰馬嘶鳴,戰鼓鳴天!

耳邊似乎也響起了曾經將士們的喊殺聲!

……

阿雲燒雞鋪的老闆娘,秋雲看見楊戰走了過來。

就停下了給雞揉捏的手,獃獃的看着楊戰。

「老闆娘,來兩隻燒雞,兩壇酒!」

楊戰說完,發現沒人理他。

不禁轉頭看去,就看見阿雲那審視的目光。

楊戰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臉,難道……變英俊了?

楊戰走上去,直接湊上去:「仔細看看!」

阿雲被嚇了一跳,直接向後,結果撞在了桌角上,又一個回彈。

好嘛!

撞在了楊戰的身上,楊戰驚愕的低頭,軟綿綿的撞擊之下。

楊戰順手就摟住秋雲的腰。

秋雲這才兩手直接壓在楊戰的心口。

肉眼可見的,從扁平迅速的膨脹了起來。

似乎心慌氣短,導致顫顫巍巍的抖動。

楊戰咽了口口水,這……有點凶了!

「哎呀,你這死鬼,嚇了我一跳!」

秋雲嬌聲叫了起來。

「別亂喊死鬼啊,不然的話,被人聽見了多不好,我倒是沒關係,主要是怕別人說你閑話。」

「說就說啊,老娘都不怕,你怕什麼。」

說完,秋雲就圍着楊戰轉了一圈,一臉的好奇:「楊二爺,你這是有相好的了?平日里沒覺察出有這麼乾淨啊,我聞聞!」

說著,秋雲就把鼻子湊了上來。

楊戰摁住秋雲的額頭:「屬狗的啊,還聞?」

秋雲板著臉:「拿開,你小子屋裡肯定有女人了,這收拾的乾乾淨淨,身上的衣服都香噴噴的。」

「是嗎,那不完犢子了嗎,老子可是爺們兒,身上沒點爺們兒氣,儘是胭脂味算個屁啊!」

楊戰說著就自己聞了聞。

嘿,別說,還真挺好聞的。

楊戰咳嗽一下:「趕緊的,燒雞兩隻,兩壇酒!」

秋雲橫了楊戰一眼:「唉,這是爬上哪家閨女的床了,還是去玉紅樓了?」

楊戰白了秋雲一眼:「我是那種人嗎。」

「你敢說你沒去過玉紅樓?」

「去喝酒聽曲兒的,是爺們兒愛好!」

說著,秋雲就包好了兩隻做好的燒雞。

然後四下看了看,湊到楊戰跟前,低聲說:「王爺已經安排好了,隨時可以接應二爺離開天都城。」

「逃?」

「不然等死啊?」

「皇帝要殺我,早殺了。」

秋雲眉頭微皺:「以前,老皇帝估計是真的不捨得殺你,畢竟二爺你這樣的軍中威望極高的將帥,老皇帝還是惜才,但是給了你三年時間,你也沒有成為他的同路人,他現在已經沒有耐心了。」

楊戰看着秋云:「你知道什麼了?」

「還用知道,三年都沒有犯人押你那裡來,現在一來就三個非同一般的人?」

「卧槽,這死老六,給你通風報信啊?」

秋雲白了楊戰一眼:「不是老六,老六就說來了三個女囚,王爺察覺到,朝廷風聲不對,加上這怪事,就查了一下,知道了這三個女囚的身份!」

說到這裡,秋雲漂亮的臉蛋上,有些凝重了。

「這說明,皇帝沒有耐心了,要借刀殺人!」

楊戰沒有反駁,只是說了句:「你覺得,皇帝為什麼忽然就沒耐心了?」

「這我怎麼知道?」

「讓王爺查一查,朝廷或者宮裡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感覺有蹊蹺。」

秋雲皺眉:「你為什麼這麼感覺?」

「看看宮裡的一些重要職位,是不是換人了。」

秋雲點頭。

「對了,神武軍和王爺那邊沒什麼大事吧?」

「沒事,有神武軍和王爺相互守望,朝廷的手插不進來,都還好。」

楊戰點頭:「好,告訴王爺,別擔心我,讓王爺密切注意蠻國和鳳臨國的動靜,我擔心有戰事將起。」

秋雲點頭。

「我在這裡三年,你就在這裡三年,最近就收拾東西離開吧,說不定你的身份已經被人知道了。」

秋雲微微蹙眉:「你沒走,我是不會走的,再說,還要幫你和王爺聯繫。」

楊戰皺眉道:「不用聯繫了,應該用不了多久,我就會有新的職務。」

「要是知道我的身份了,我還能安安心心賣我的燒雞?」

正在這時候。

楊戰和秋雲都被尖叫聲吸引。

朝着外面看去,街對面,一個少女,正被兩個青皮截住了前後去路。

少女慌張左右找空子想跑,但是都被兩個青皮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