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書生縣令童瑤瑤的小說 第3章_安誥小說
◈ 第2章

第3章

來自京城的童大小姐對小酒館的東家產生了好奇之心,她決定要見見這個有趣的人。

可,服務員小姑娘的一句話又讓她大失所望。

「我們少爺不在店裡。」

「他在哪?難道自己的生意他都不管的嗎?」

「少爺上半日要去學院讀書,偶爾,下半日會來店裡轉上一轉,有時候,順便指導一下我們。」

「哦!你們東家還是個讀書人,怎麼會做起生意了?」童瑤瑤更加好奇了。

「我們少爺說了,讀書萬卷,不如腰纏萬貫!」

「噗!……」

童瑤瑤喝在口裡的茶水差一點噴了出來,她使勁咽了一下道,「你們少爺可真是一個妙人!」

「你們家少爺生意做得這般好,想必他的書就讀得不咋地吧?」丫鬟杏兒忍不住插嘴道。

「錯!我家少爺非常有才,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尤其還會唱歌,唱的真真的好聽…」

小姑娘眉飛色舞的說著,竟是一臉的陶醉和驕傲。

「哦?什麼歌,給我們學唱幾句聽聽唄…」杏兒也來了興趣。

都是女孩子,熟識得快。

小姑娘伸頭看看門外,見走廊里沒人,於是,輕了輕嗓子道:「我就唱那首『成都』吧…」

「嗯嗯!…」杏兒瘋狂的點頭。

於是,小姑娘便開始哼唱經過吳心改編的《成都》。

「讓我掉下眼淚的不止昨夜的酒

讓我依依不捨的不止你的溫柔

余路還要走多久你攥着我的手

讓我感到為難的是掙扎的自由

……

和我在成都的街頭走一走

直到所有的生意都關門了也不停留

你挽着我的⾐袖

我會把⼿揣進衣兜

⾛到⽟林路的盡頭坐在⼩酒館的門⼝

……

歌聲深情優美,婉轉動聽,加上直白的歌詞和美麗的意境,童瑤瑤一下子醉了,情竇初開的她,似乎在幻想着一個風度翩翩公子牽着自己的手漫步在街頭樣子。

此情,此景,令人陶醉嚮往…

小姑娘唱完,羞怯的一笑道:

「呵呵!你們先喝茶,我去給你們傳菜…」說著推門而去,嘴裏還在輕輕哼着:

「和我在成都的街頭走一走…」

「小姐!」

「小姐!」

杏兒用手在童瑤瑤的臉前晃了晃道,「想什麼呢?如痴如醉的樣子。」

「我在想,這是什麼歌啊,如此的優美動聽,卻是聞所未聞……」

「誰知道,感情又是她們的東家自創的,待會我把歌詞記下,回頭咱們也學學…」

「上菜嘍!」

過了片刻,小姑娘去而復返,手裡托着兩盤菜,輕輕放下:

「糖醋裡脊,」

「宮保雞丁」。

「快嘗嘗!」

童瑤瑤有點迫不及待了,夾起一塊金燦燦的肉放進嘴裏,酸酸甜甜的感覺一下就打開了她的味蕾:

「哇!好好吃哦!」

丫鬟杏兒也不甘落後,跟着夾起一塊肉塞進嘴裏。

「嗯嗯!好吃,好吃…」

「你們從哪裡請的廚子,這手藝一點都不輸於御膳房啊!」童瑤瑤擦了唇邊的油漬問道。

皇宮御膳房的菜,她隨老爹進宮裡也曾吃過不止一次,那味道,回味起來,仍不及這裡的菜好吃。

「店裡的廚子都是我們少爺的徒弟,這菜單上多數菜都是少爺自己發明的,或者,是他改進的。這些都是家常菜,少爺還有好多大菜是普通人吃不到的呢…」

「啊!這還是普通的菜?」杏兒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

「當然,大家都說少爺是廚神呢!」

「什麼時候能吃到你家少爺的拿手好菜啊!」杏兒的口水差點流了一桌子。

「呵呵!」小姑娘笑了笑道,「二位慢慢吃,我就站在門口,需要什麼喊我一聲哈…」

「嗯,你不用去給別人端菜嗎?」杏兒忍不住又問道。

「不用,每個包間都是專人服務的,這個包間就是我的地盤。」

「啊!」杏兒又張大了嘴道,「這待遇,堪比皇帝啊…」

「我們少爺說了:客人就是上帝!」

「客人就是上帝!」

童瑤瑤忍不住伸出大拇指贊道,「經典!你們少爺真牛,天下奇才啊!」

「二位,喝酒不?」

小姑娘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弱弱的問了一句。

「怎麼,你們店還有好酒?」童瑤瑤又來了興緻,兩眼亮晶晶的問,「不會也是你家少爺自己釀的吧?」

「小姐說對了,我們少爺釀的酒,凡喝過的人都說,它是世上最好喝的酒,沒有之一!」

「拿來嘗嘗!」杏兒又興奮起來,忙幫着在桌子碼好杯子。

今天,可真是開了眼界。

小姑娘轉身從房間柜子里抱出一個小酒罈子來,輕輕打開蓋子,一瞬間,酒香四溢,瀰漫了整個包間。

「哇!好香啊!」

童瑤瑤陶醉的吸一下瓊鼻,清香撲鼻,沁人心脾。

她微張朱唇,輕輕抿了一口,烈,香,醇…真是瓊漿玉液。

想不到,世間竟然有如此佳釀!

「這是什麼酒?」

「女兒紅。」

「挺美的名字!也是你家少爺起的?」童瑤瑤美目盼兮。

「是的,我們少爺說,在一個遙遠的地方,當地有個習俗,就是家中若有女誕生,則釀一壇酒,埋在桂花樹下,等到女兒長大了,待嫁出閣時,挖出來,用以宴請賓客,而這壇醇香美酒,即稱『女兒紅』」。

「好美的故事,好美的酒!」

丫鬟杏兒再次感嘆道,「小姐,待你出嫁時,咱就喝這女兒紅!」

「咯咯咯…」

「去!你個臭丫頭…」童瑤瑤白了杏兒一眼,小臉兒「騰」的一下羞紅了,艷若桃花,嬌嫩欲滴。

「咯咯咯……」

恰在這時,忽聽樓下大廳里一陣大亂,有人高聲大喊:「死人啦!」

「酒菜里有毒,毒死人啦!」

「快報官!」

「把你們掌柜的叫來!」

……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

聽到喊聲,二樓幾個包間的客人都跑了出來,站在欄杆旁看向下面,童瑤瑤二人也不例外。

大家紛紛瞪大眼睛收尋着樓下的動靜。

此時,在一樓大廳里已經亂作一團,食客們紛紛放下筷子,酒杯,好奇的圍攏起來。

就在大廳的中間位置,一個老者正七竅流血,蜷縮在地上,劇烈的抽搐着…

看情形已然是中毒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