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神醫技藝高超,女帝陛下已傾倒小說 第7章_安誥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朝中文臣武將很多,梁驥的心腹也很多,蕭雲選擇禁衛大統領龐龍,是因為龐龍居然不在宮裡。

按理說,梁驥下毒謀害皇帝,龐龍身為禁衛軍大統領,必須坐鎮皇宮配合。

但是龐龍不在,肯定有更重要的事情。

根據碧玉的說法,龐龍此人是個大孝子,在他眼裡,他的母親比任何人都更重要。

所以,蕭雲推測,龐龍的母親出事了。

龐龍年紀不大,才三十不到,他的母親不到五十歲。

這個年紀,一般來說不會得致命的疾病。

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所以,蕭雲帶着藥箱和藥物到了龐龍家中。

果不其然,龐龍的母親張老夫人病危。

蕭雲提着藥箱大步走入房間,就看見一個頭髮全白、滿臉皺紋的老婦人躺在床上,兩個丫鬟跪在旁邊伺候。

「讓開!」

蕭雲自己搬了張凳子坐下,藥箱放在一邊。

床上的老婦人就是龐龍的母親龐李氏。

龐李氏的樣貌很蒼老,不像才四十八歲的人。

蕭雲手指在龐李氏額頭和脖子摸了摸,溫度很高,臉色蒼白、唇甲發紺,拿起手腕把脈,脈搏快而飽滿。

「瘧疾!」

看過後,蕭雲確定龐李氏得的是瘧疾。

在古代,瘧疾是瘟疫的一種,很容易大面積發病,死亡率極高。

龐李氏身體弱,靠自身的免疫力肯定撐不住的。

「你說什麼?」

龐龍站在身後,緊緊盯着蕭雲的一舉一動。

「老夫人感染了瘟疫,府上是不是還有其他人感染?」

龐龍臉色驟變,問道:「你若治不好,我殺了你!」

蕭雲冷笑道:「殺了我有用?按照我說的做!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漬,絞取汁!記住,不可用熱水!快去!」

龐龍下令,府上的人馬上製藥。

啪!

蕭雲一巴掌拍在脖子上,一隻蚊子被拍死。

如今是夏季,齊國地處南方,有蚊子很正常,但今年夏天蚊子特別多。

「我問你,你府上還有多少人發熱打擺子?」

龐龍不太清楚,轉頭那個長相普通的女子:「有多少?」

這個女子是龐龍的媳婦,名叫李木蘭。

「有五個,關在後院柴房裡。」

蕭雲剛才說龐李氏感染的是瘟疫,李木蘭被嚇到了。

瘟疫傳染極快,死亡以萬計。

在醫學不發達的古代,遇到瘟疫就是聽天由命。

「京師要爆發瘟疫了..」

蕭雲有種不祥的預感。

「馬上準備艾草、龍牙草,焚燒驅蚊,府上的水池、水缸全部給我清空,不能留水,這瘟疫通過蚊子叮咬傳播!」

蕭雲快速吩咐,龐龍半信半疑,問道:「你真的懂?」

蕭雲冷冷說道:「你愛信不信!」

龐龍想了想,下令府上的僕人照做。

蕭雲吩咐完畢,又拿出銀針扎了穴位,施針後,老夫人身體抽搐停止。

「老爺,葯好了。」

一個女僕端着葯進來,蕭雲接了葯,扶起龐李氏,用勺子慢慢喂進嘴裏。

「老夫人喝下這葯,能救命的。」

一碗葯餵了很久才喂完。

「再拿濕毛巾蓋住額頭降溫,記得多喝水,不能喝生水,必須是燒開的涼水!」

吩咐完畢,蕭雲收拾東西退出房間,李木蘭和女僕留在裏面伺候。

剛走出門,一個男僕急匆匆跑過來。

「老爺,大將軍府請您過去議事。」

「不去!」

龐龍一口回絕。

蕭雲心中暗道:梁驥的大兒子在聯絡舊部,龐龍不去,自己選對了。

男僕退下,龐龍客氣了很多,說道:「請到客房喝口茶。」

龐李氏還沒有治好,蕭雲不急着走,龐龍也不想讓蕭雲走。

「請。」

蕭雲笑了笑,在客房坐下,龐龍親自倒茶。

院子里很快飄來煙霧,混雜着艾草和龍牙草的味道。

「蕭神醫剛才說皇上的毒解了?」

一盞茶還沒喝完,龐龍關上門問道。

「對,梁驥把我抓進宮裡,我治好了皇上。」

蕭雲放下茶盞。

龐龍眼中帶着不可置信的神情,梁驥用的是西域劇毒,無葯可解,怎麼可能治好?

「龐統領是不是覺得很奇怪?為什麼皇上沒死?」

蕭雲笑了笑,說道:「西域劇毒確實很厲害,但我蕭家乃神醫世家,沒有我解不開的毒。」

「這些年朝政混亂,我蕭家故意遠離朝廷,沒想到還是被梁驥拖進了政治漩渦。」

龐龍狐疑地掃視蕭雲,問道:「所以,並非你蕭家醫術不行,而是故意裝作不行?」

蕭雲點點頭,笑道:「不錯,避禍而已。」

龐龍的臉一直繃著,因為他想不通,為什麼皇帝派蕭云為他母親治病?

「為什麼?」

龐龍沉聲問道。

「嗯?為什麼?」

蕭雲反問。

「我是大將軍的人,皇上為什麼派你來?」

這裡是龐龍的府邸,他可以隨時殺掉蕭雲,所以問得很直接。

「昨夜的西域劇毒是梁驥下的,他想弒君謀逆。」

蕭雲笑盈盈看着龐龍。

「所以,皇上為什麼派你來?」

既然知道梁驥下毒,龐龍是梁驥心腹,為什麼皇帝派蕭雲過來?

龐龍真的想不通!

「因為梁驥死了,皇上想拉攏你!」

蕭雲直接說明目的。

龐龍猛地起身,喝道:「什麼?大將軍死了?怎麼可能?」

梁驥權傾朝野,宮內宮外都是黨羽,武藝高強身體好,怎麼可能死了?

「剛剛死在宮裡,被毒蜂蟄死的!大統領可以派人去大將軍府打探,此事無法作假!」

蕭雲笑盈盈說道。

龐龍轉身開門,喝道:「來人!」

府上僕人匆匆跑過來,龐龍吩咐幾句,僕人立即出門。

回到房間,龐龍將門關上,冷冷看着蕭雲。

「大統領看我做什麼?又不是我殺了梁驥。」

龐龍本來沒這麼想,因為蕭雲看起來太柔弱,但蕭雲這麼一提,龐龍反而心生疑竇。

「你殺的?」

龐龍瞪大了眼睛,好像隨時要殺了蕭雲報仇。

「大統領不要亂說,我是醫者,只救人,不殺人!」

蕭雲不會承認,因為梁家還在,梁驥的黨羽還在,如果承認了,會死得很慘。

但是又必須故意泄露一點,讓龐龍知道蕭雲的厲害。

龐龍是禁衛軍大統領,如果蕭雲無能,不可能說服龐龍投靠。

龐龍站着,居高臨下俯視蕭雲,眼神狐疑、臉色陰晴不定。

「你到底想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