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神醫技藝高超,女帝陛下已傾倒小說 第4章_安誥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幔帳放下來,遮住了梁驥和碧玉的視線。

蕭雲掀開被子,慢慢解開龍袍…

宇文淑的肌膚滑膩,但膚色很差,這是中毒所致。

「遇到我這個醫學奇才,算你走運。」

一根根銀針扎入,宇文淑的嬌軀微微顫抖,黑血從針口慢慢滲出。

碧玉手中的蒲扇狂亂地扇着,葯香味慢慢騰起,她心裏卻在惦記龍床。

那小子會不會趁機把公主給…

不會的,他是神醫世家,不會做這種無恥之事..

可是公主那麼美貌,哪個男人見了不動心?

就算他忍住了,公主的衣服被脫掉,貞潔全沒了!

碧玉胡思亂想的時候,蕭雲已經從龍床出來,開始鼓搗箱子里的藥材。

大將軍梁驥眉頭一皺,大步走到蕭雲身邊,瞥了一眼龍床,問道:「你把方子說一遍!」

蕭雲笑呵呵說道:「大將軍也懂醫術嗎?就怕說了你聽不懂。」

梁驥微眯着眼睛,冷冷說道:「本將軍讓你說,你就說!」

蕭雲笑了笑,說道:「好,大將軍聽好了,皇上中的是膽鹼類劇毒,這類毒物應該生在西域,不知道為何會出現在中原…」

梁驥心頭巨震,眼中殺意愈盛。

蕭亮是個庸醫蠢材,蕭雲居然看出了所用的毒物來自西域,此子不可留!

要不要現在殺了他?

萬一他真的救活了皇帝,事情會變得麻煩。

心頭升起殺意,梁驥脖子上的青筋暴起。

「解毒很簡單,只需要先針灸出血放毒,然後佐以解毒之葯…」

蕭雲侃侃而談,絲毫不懼梁驥的威脅。

梁驥心頭突然閃過一個想法:如果蕭雲真能解毒,那這西域劇毒就不是必死之葯,還得找其他的毒藥殺人。

當時購買西域劇毒花了重金,梁驥打算拿着解藥,質問那個西域妖僧。

所以,暫時留着蕭雲的小命。

「好,你若是解不了,本將軍捏碎你的喉嚨!」

碧玉煎好了葯,端着一隻玉碗,邁着小碎步急匆匆過來。

梁驥回頭看了一眼,蕭雲手指勾起一滴蜂蜜,蘸了點花粉,屈指一彈,蜂蜜黏在梁驥的官帽上。

「蕭神醫,葯好了。」

碧玉驚恐地看了一眼梁驥,馬上收回目光,小心翼翼將玉碗遞給蕭雲。

「拿過來!」

蕭雲往龍床走去,碧玉端着玉碗小心跟隨。

「皇上喝下藥後,你馬上對着門外大喊:『皇上醒了』,一定要大喊!」

碧玉微微點頭,蕭雲接過玉碗,梁驥大步追上來,碧玉故意後退。

掀起幔帳,龍袍上沾滿了黑色的血跡。

蕭雲輕輕扶起,手指點在一個穴位上,宇文淑的嘴巴輕輕張開,湯藥慢慢喂進嘴裏。

碧玉看見湯藥入口,突然撞開寢殿大門,大喊道:「皇上醒了!皇上醒了!」

門外的士兵沒有防備,碧玉突然大叫,嚇得士兵慌忙按住。

碧玉拚命大喊,梁驥吃了一驚,起身怒罵道:「賤人!拖進來!」

士兵將碧玉拖進殿內,梁驥一腳狠狠踢在碧玉肚子上,罵道:「賤人找死!」

碧玉身子嬌弱,被踢得蜷縮成一團,身體微微抽搐。

「大將軍,皇上醒了!」

蕭雲回頭大喝。

梁驥吃了一驚,慌忙衝到龍床前,宇文淑已經睜開了眼睛,眼球帶着血絲。

「碧玉姑姑說得沒錯,皇上醒了!」

蕭雲冷冷盯着梁驥,呵斥道:「皇上面前,大將軍還不跪下!」

梁驥震驚地看着睜開眼睛的皇帝,許久沒有回過神來。

西域妖僧的奇毒,居然被解開了。

「呵,皇上醒了就好!」

梁驥回過神來,冷冷一笑,根本不把皇帝放在眼裡。

齊國的兵權在他手裡,朝中大臣是他的黨羽,皇帝形同虛設。

宇文淑靠在蕭雲懷中,身體非常虛弱,連話都說不出來。

但是,宇文淑的眼裡有恐懼,她知道誰下毒。

「大將軍,皇上醒了,你還想怎麼樣?」

蕭雲沒有直接說破,但意思很明顯,皇帝醒了,別想立即加害。

「蕭雲,你治好了皇上,本將軍要論功行賞!」

說完,梁驥大手一抓,將蕭雲拖出寢殿,就像老鷹抓小雞。

宇文淑倒在床上,碧玉眼睜睜看着蕭雲被拖出去。

砰!

寢殿大門再次封閉,梁驥喝道:「守住大門,任何人不得出入!」

蕭雲剛剛穿越,這副身體太弱,根本無力反抗。

梁驥就像老鷹抓小雞一樣,把蕭雲從寢殿拖走。

走過迴廊,蕭雲瞪大了眼睛,仔細看頂上的飛檐走獸…

宮女見到梁驥,紛紛躲避,不敢衝撞。

砰砰砰…

梁驥步伐沉重而憤怒,他重金購買的西域奇毒,居然只毒死了公主,卻未能毒死皇帝,功虧一簣!

西域妖僧可惡至極,蕭雲也該死,誤了大事!

蕭雲慢慢平復呼吸,心中默念:上蒼保佑…

生死就在這裡了!

嗡…

蕭雲突然聽到蜂鳴聲,心中大喜。

嗡嗡…

一群暗紅色的毒蜂突然飛來,將梁驥和蕭雲包圍。

「啊!哪來的毒蜂!」

梁驥的後脖子被蟄了一下,疼得慘叫,蕭雲被丟出去,滾落在樹下。

梁驥大怒,蒲扇大的巴掌橫掃,帶着掌風,一下拍死幾隻毒蜂。

但毒蜂非但不退,反而更加兇猛撲向梁驥。

毒蜂的巢穴就在樹上,蕭雲撞在樹下時,蜂巢晃動,更多的毒蜂飛出,圍着梁驥瘋狂攻擊。

「啊!來人!」

梁驥慌亂拍打,往前狂奔大喊。

聽到慘叫聲,禁衛軍衝進來,梁驥撞進人群,毒蜂衝進人群,對着禁衛軍瘋狂攻擊。

「啊…」

禁衛軍被蟄得亂跑,梁驥衝出花園,一頭栽倒在地上。

「火,拿火把!」

禁衛軍點起火把,毒蜂才散去。

「大將軍,大將軍…」

一個禁衛軍統領扶起梁驥,只見梁驥身體抽搐,口吐白沫,脖子和臉變成了豬肝色。

「太醫,快叫太醫!」

禁衛軍統領大喊,禁衛軍匆匆跑向太醫院找人。

蕭雲緩緩爬起來,慢慢往寢殿走去。

到了門口,侍衛拔刀怒喝道:「站住!擅闖者,殺無赦!」

蕭雲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淡淡一笑:「別喊了,你們的將軍梁驥死了,就在前面的花園,自己去看!」

侍衛吃了一驚,他們不相信。

「梁驥如果沒死,我敢亂說?自己去看吧!」

「我還要給皇上看病,你們讓開!」

蕭雲往裡走,侍衛想了想,覺得也有道理。

如果梁驥沒事,誰敢咒他死?

大門推開,蕭雲大步走進去,碧玉正跪在床前服侍宇文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