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神醫技藝高超,女帝陛下已傾倒小說 第3章_安誥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摸着皇帝的良心,蕭雲以為自己搞錯了,又用力捏了捏,這手感..絕對錯不了,床上的皇帝是個女的!

怎麼回事?

為什麼會這樣?

蕭雲驚愕地看着旁邊的宮女。

宮女此時已經傻了,蕭羽的手在被子下動來動去,這…非禮啊!

「敢問這位姑姑,你叫什麼名字?」

蕭雲突然開口,宮女從驚愕中回過神來,囁嚅道:「我..叫碧玉。」

蕭雲又問道:「你是公主的侍女?」

宮女碧玉點了點頭,她見蕭雲的手還在被子下動來動去,簡直大逆不道、豈有此理、該誅九族!

大將軍梁驥在不遠處看着,碩大的手掌捻着鋼絲一樣的鬍鬚,呵斥道:「啰嗦什麼,快治病!」

蕭雲根據已有的記憶作出了大膽的推斷:

昨夜,大齊皇帝宇文泰和公主宇文淑飲宴,大將軍梁驥下毒,皇帝宇文泰當場中毒身亡,公主宇文淑狸貓換太子,假冒皇帝。

昨夜死去的不是公主,而是皇帝!

蕭雲瞬間想通了,可是…沒個鳥用,還是得死!

躺床上的是皇帝宇文泰,還是公主宇文淑,對於蕭雲來說,沒有任何區別。

甚至,事情變得更加棘手。

如果躺床上的是皇帝宇文泰,救活以後,宇文泰或許能救蕭雲一命。

可是,躺床上的是公主宇文淑,就算救活了,後續也很麻煩!

「蕭神醫,你一定要救活皇上啊…沒有皇上,奴婢也不活了..」

宮女碧玉緊緊抓住蕭雲的右手,把蕭雲的手從被子里抽出來,不讓蕭雲繼續摸。

「姑姑不用多說,我知道,治好了皇上,我們才有活命的機會,我再給皇上摸摸心跳。」

反正都要死,至少風流一下,死得不虧。

宮女碧玉死死抓住蕭雲的手,不讓蕭雲再摸。

「蕭神醫,你已經摸了這麼久,還不夠嗎?」

宮女碧玉恨不得砍死蕭雲。

床上躺着的的確不是皇帝宇文泰,而是公主宇文淑。

宇文泰和宇文淑一母同胞,長得很像,她們從小就互換衣服,假裝成對方玩遊戲。

昨夜,兄妹二人飲宴,席間,宇文淑和宇文泰玩小時候的遊戲。

宇文淑扮做皇帝,宇文泰扮做公主。

中毒後,扮做公主的宇文泰死了,扮做皇帝的宇文淑病危,抬進了寢殿,被大將軍梁驥當做了真皇帝。

碧玉一路跟來,其他人不許進入,梁驥沒在意這些細節,他覺得皇帝必死,碧玉留在寢殿可以幫忙作證,證明他請了神醫救治,不是他下毒謀害。

「治病需要望聞問切,皇上中毒太深,我必須摸清楚。」

蕭雲心中暗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讓我一次摸個夠!

碧玉死死抓住,說道:「治病講究望聞問切,沒見過望聞問摸的,你摸了這麼久,差不多行了。」

「你真的不想活命嗎?如果皇上救不活,你就得斬首!」

蕭雲回頭看了一眼梁驥,無奈地說道:「姑姑,我也知道救不了皇上我得死,可是救好了…又如何?」

碧玉不傻,她明白蕭雲的意思。

大將軍梁驥就是想謀反篡位,皇帝必須死!

「皇上是九五之尊、金口玉言,你救活了皇上,皇上可以免你不死。」

碧玉低聲哭訴,手死死拽住,絕對不允許再摸。

「皇上可以免我不死,可…她不是..」

蕭雲低聲嘀咕,碧玉驚得花容失色,低聲說道:「她就是皇上,你治好皇上,可以免死!」

碧玉眼神堅毅,蕭雲突然有一絲感動。

「好,我試試!」

蕭雲一咬牙,答應了碧玉的請求。

她說得沒錯。

如果床上的皇帝死了,大將軍梁驥一定會把黑鍋扣在自己頭上,到時候就是脖子一刀,走上黃泉路、登上奈何橋。

如果救活了床上的皇帝,可以讓皇帝開口,暫時保住一命!

只要有一線生機,就可以周旋,可以爭取活下去。

碧玉一個宮女尚且掙扎求生,蕭雲是醫學天才,豈能自暴自棄!

蕭雲突然站起來,深吸一口氣,變得從容自信。

碧玉擦了擦眼淚,她很高興,不管蕭雲是不是庸醫,總算有人願意嘗試,能有一絲希望。

手再次伸進被子下,蕭雲仔細摸了摸…

碧玉人傻了,這到底是神醫,還是淫賊?

應該是淫賊,這都摸了多久了!有完沒完!

再次查看公主宇文淑的情況,蕭雲吩咐道:「銀針,蒲地藍、貫眾…」

蕭雲說了一堆藥材的名字,碧玉急匆匆起身,對着梁驥恭敬地說道:「大將軍,蕭神醫需要一些藥材,請大將軍允許奴婢往太醫院抓藥。」

大將軍梁驥微眯着眼睛,慢慢走到蕭雲身邊。

「你真能治?」

梁驥語氣帶着威脅恐嚇,好像隨時要捏死蕭雲一樣。

「當然能治,我蕭家乃是神醫世家,皇上只是中了小毒,不打緊!」

蕭雲說得極其自信。

他知道梁驥想毒死皇帝,故意說得這麼自信,以此激將梁驥,博取一線生機。

「小毒?」

梁驥臉色微微詫異,心中暗道:莫非那妖僧騙我?

「你若是治不好…」

「治不好,砍我頭便是,我所需的藥材,還請大將軍為我準備!」

蕭雲回頭,挑釁地看着梁驥的眼睛。

「哼,好,你去太醫院抓藥,給最好的藥材!」

梁驥冷哼一聲,重新坐下,他不信蕭雲真能治好。

梁驥在菜里下的毒,來自西域妖僧,那妖僧說過,神仙也救不活。

碧玉狂喜,對着梁驥深深一拜,急匆匆開門往太醫院去。

「碧玉姑姑,一定記得給我帶新鮮的蜂蜜和花粉!」

碧玉應了一聲,兩個大將軍府的士兵緊緊跟隨,不許碧玉和其他人交談。

蕭雲又掀開被子,仔細感受公主宇文淑的良心跳動,好軟的心跳啊…

心臟的搏動很亂,而且很微弱,中毒太深了。

房門再次推開,碧玉掛着一個藥箱,身後兩個士兵抱着藥材和藥罐子、火爐進來。

「聽我的安排,立即煎藥。」

按照蕭雲吩咐的順序,碧玉就在寢殿角落裡開始煎藥。

大將軍梁驥眉頭緊鎖,看着碧玉一味葯一味葯往下倒。

蕭雲則排出一包銀針,將幔帳放下。

碧玉吃了一驚,問道:「蕭神醫,你要做什麼?」

蕭雲淡淡說道:「當然是針灸放血,你不想救活皇上嗎?」

碧玉手中的蒲扇停在半空中…

剛才摸良心,現在要脫了衣服針灸?

豈有此理…

「隨他去,你繼續煎藥!」

大將軍梁驥沒有看龍床上在幹嘛,他不在乎蕭雲針灸,他想知道什麼葯可以解西域劇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