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2章(2)

>蕭雲低聲嘀咕,碧玉驚得花容失色,低聲說道:「她就是皇上,你治好皇上,可以免死!」

碧玉眼神堅毅,蕭雲突然有一絲感動。

「好,我試試!」

蕭雲一咬牙,答應了碧玉的請求。

她說得沒錯。

如果床上的皇帝死了,大將軍梁驥一定會把黑鍋扣在自己頭上,到時候就是脖子一刀,走上黃泉路、登上奈何橋。

如果救活了床上的皇帝,可以讓皇帝開口,暫時保住一命!

只要有一線生機,就可以周旋,可以爭取活下去。

碧玉一個宮女尚且掙扎求生,蕭雲是醫學天才,豈能自暴自棄!

蕭雲突然站起來,深吸一口氣,變得從容自信。

碧玉擦了擦眼淚,她很高興,不管蕭雲是不是庸醫,總算有人願意嘗試,能有一絲希望。

手再次伸進被子下,蕭雲仔細摸了摸…

碧玉人傻了,這到底是神醫,還是淫賊?

應該是淫賊,這都摸了多久了!有完沒完!

再次查看公主宇文淑的情況,蕭雲吩咐道:「銀針,蒲地藍、貫眾…」

蕭雲說了一堆藥材的名字,碧玉急匆匆起身,對着梁驥恭敬地說道:「大將軍,蕭神醫需要一些藥材,請大將軍允許奴婢往太醫院抓藥。」

大將軍梁驥微眯着眼睛,慢慢走到蕭雲身邊。

「你真能治?」

梁驥語氣帶着威脅恐嚇,好像隨時要捏死蕭雲一樣。

「當然能治,我蕭家乃是神醫世家,皇上只是中了小毒,不打緊!」

蕭雲說得極其自信。

他知道梁驥想毒死皇帝,故意說得這麼自信,以此激將梁驥,博取一線生機。

「小毒?」

梁驥臉色微微詫異,心中暗道:莫非那妖僧騙我?

「你若是治不好…」

「治不好,砍我頭便是,我所需的藥材,還請大將軍為我準備!」

蕭雲回頭,挑釁地看着梁驥的眼睛。

「哼,好,你去太醫院抓藥,給最好的藥材!」

梁驥冷哼一聲,重新坐下,他不信蕭雲真能治好。

梁驥在菜里下的毒,來自西域妖僧,那妖僧說過,神仙也救不活。

碧玉狂喜,對着梁驥深深一拜,急匆匆開門往太醫院去。

「碧玉姑姑,一定記得給我帶新鮮的蜂蜜和花粉!」

碧玉應了一聲,兩個大將軍府的士兵緊緊跟隨,不許碧玉和其他人交談。

蕭雲又掀開被子,仔細感受公主宇文淑的良心跳動,好軟的心跳啊…

心臟的搏動很亂,而且很微弱,中毒太深了。

房門再次推開,碧玉掛着一個藥箱,身後兩個士兵抱着藥材和藥罐子、火爐進來。

「聽我的安排,立即煎藥。」

按照蕭雲吩咐的順序,碧玉就在寢殿角落裡開始煎藥。

大將軍梁驥眉頭緊鎖,看着碧玉一味葯一味葯往下倒。

蕭雲則排出一包銀針,將幔帳放下。

碧玉吃了一驚,問道:「蕭神醫,你要做什麼?」

蕭雲淡淡說道:「當然是針灸放血,你不想救活皇上嗎?」

碧玉手中的蒲扇停在半空中…

剛才摸良心,現在要脫了衣服針灸?

豈有此理…

「隨他去,你繼續煎藥!」

大將軍梁驥沒有看龍床上在幹嘛,他不在乎蕭雲針灸,他想知道什麼葯可以解西域劇毒。